<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该死,司徒刑定然是故意如此,裹挟民意,要挟本官,真是该杀。”

    胡不为想到外面黑压压的人群,眼睛里怒火更加炽热,有些愤恨的说道。

    “如此年龄就有如此的心机,如果再历练几年,那还了得?”

    “定然要找个机会夺了他的功名,剥了他的青衣,让他永远没有机会踏足官场。”

    胡学智听着胡不为愤恨的抱怨,理智的没有插嘴。

    司徒刑可不是一名普通的秀才,一首陋室铭传唱天下,以名养望,命格定然由白转青,踏足官场只是时间问题。又得傅学政器重,功名利禄岂是胡不为能够一言可以夺之?

    就算胡不为侥幸能够成功,也必定会得罪傅学政,以强权迫害文人,必定会被天下学子唾弃,士林所忌惮。

    在胡学智看来,这样做是下下策,无疑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非智者所为。

    胡不为也不是愚钝之人,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小声嘟囔几句后,有些无聊的收住嘴。眼神幽幽的看着案,显然是一时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如果本官手下,有苏秦,张仪之辈就好了。”

    胡不为绞尽脑汁,也没有想破局之法。

    司徒刑用的乃是阳谋,堂堂正正,却比任何鬼蜮伎俩都高明。岂是他仓促之间能够破局的。

    也许只有苏秦张仪之辈,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才能够破此危局吧。

    胡不为叹了一口气,莫名有些感慨的说道。

    苏秦张仪是先秦名士,两人同在纵横家鬼谷子门下学习,一个擅长纵,一个擅长横。

    一个身兼六国相印,聚集六国强兵攻到函谷关,逼迫秦国主动霸占,签订条约。

    一个奉王命,出咸阳,凭借三寸不烂之舌,用计谋将六国联盟分崩瓦解。

    这两人虽然学术观点相左,而且互相敌对,但是两人都是一时俞亮。

    “大人尽管放心,学生虽无苏秦张仪之才,但是也有三寸不烂之舌。学生必定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让那司徒刑知难而退。”

    胡学智被胡不为话语所激,脸色有些发红,嘴唇紧抿,眼睛圆睁,射出不服输的神色。

    “学智,本官果然没有看错你,关键时刻只有你能靠的住。”

    胡不为神色激动,轻轻的拍打胡学智的臂膀,一脸感慨的说道。

    “学生必定为大人效死。”

    胡学智被胡不为情绪所感染,眼睛中流露出感动的神色,激动的大声说道。

    “壮哉!”

    “壮哉!”

    “壮哉!”

    胡学智端起案牍上的青铜酒樽,痛饮一杯美酒,擦也不擦胡须上的酒水,面色赤红,神情豪迈,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县衙。

    胡不为眼睛冰冷的看着胡学智雄赳赳气昂昂的消失在月亮门当中,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

    司徒刑在众人的拥簇下来到县衙。

    县衙还如以前一般巍峨,青石堆砌,尽显历史的沧桑,朱漆大门,浑圆的大鼓,还有石头雕刻的狮子狰狞霸道。

    真是世事无常。

    司徒刑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竟然有一种恍如昨世之感。

    “哎!”

    司徒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感触抛却,眼睛重新恢复了清明冷静。

    “司徒先生,县尊大人今日偶感风寒,不处理政务,如果。。。”

    县衙的角门打开,翘着山羊胡,穿着一身灰色布衣的胡学智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司徒刑和傅学政等人,有些讪讪的说道。

    “县尊大人真的是偶感风寒?”

    司徒刑盯着胡学智的眼睛,声音冷冽,一字一顿的质问道。

    “这是自然。”

    胡学智脸上的表情不由一僵,表情有些不自然,眼神躲闪的说道。

    “哦,知道了。”

    司徒刑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淡淡的应答了一声。

    胡学智来之前想了司徒刑无数种反应,或者愤怒,或者激昂,并且针对各种答都做了足够的准备。

    他有信心,不论司徒刑如何反应,他都能够从容应付,让他无功而返。

    “司徒先生,县里政务繁忙。县尊爱民如此,事必躬亲,亲力亲为,故而因劳成疾。郎中说必须静心修养,不宜过度操劳。县尊是一县之父母,我等子民自然应该为他分忧。此乃孝道也。。。”

    胡学智嘴巴大张,露出喉咙,欲学那苏秦张仪,以三寸不烂之舌,力挽狂澜。

    傅学政和胡庭玉脸色瞬间变得古怪起来,真是不要脸皮。

    大乾崇尚忠孝,君主视天下百姓为子民。天下子民视他为君父。

    上有所好,下有效。

    地方官员,也慢慢的以父母官自居,以治下百姓为子民。

    但是虽然一直在讲父母官。很多官员也以父母官自居,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却不会有官员真的把自己当做百姓的衣食父母。

    胡学智如此不要脸皮,竟然以孝道压制司徒刑,真是让人不齿。

    不过也不得不说胡学智老道,司徒刑一个应付不当,就会被扣上一顶忤逆不孝的大帽,要知道清誉对官员是十分重要的,如果操行有亏,甚至会影响到司徒刑以后的仕途。

    真是狠毒!

    傅举人瞳孔收缩,面色中隐隐有怒气升腾。

    司徒刑面色不变,眼神幽幽的看着胡学智,就在他神情有些尴尬的时候,才淡淡的说道。

    “哦,知道了!”

    胡学智有些得意仰着头,他的话语看似软绵绵,但是却暗含杀机,只要司徒刑一个应付不当,就会被他抓住把柄,就算不能给司徒刑知罪,也要让他疲于应付。

    县尊胡不为眼前的危机自然就会迎刃而解。

    “围魏救赵!”

    胡学智的处事手段,其中竟然有几分兵家三十六计影子。

    但是胡学智想了无数种可能,或者激烈,或者阴柔,或者借助傅举人的权势,并且一一设计了应对方案。

    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司徒刑最终的反应竟然如此的淡然。

    举重若轻!

    真是举重若轻,胡学智的诸般算计,竟然被司徒刑轻轻的一推,瞬间化为无形。

    本想说话瞬间被堵在喉咙里,胡学智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胸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憋闷之感。

    最后只能咳嗽几声,表情古怪的看着司徒刑。

    “胡师爷,还有什么事情么?”

    司徒刑脸色被憋的通红,好似煮熟的大虾一般的胡学智,有些明知故问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