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嘎吱!

    嘎吱!

    嘎吱!

    城东门外传来一阵车轱辘碾压地面的声音。

    司徒刑身穿青衣,腰跨宝剑,眼帘下垂,面无表情端坐在牛车之上。

    十多名全身煞气腾腾,眼睛有些发红,好像要择人而噬,形似魔兵的甲士护卫在他的前后左右。

    只要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是新兵初见血,杀人的后遗症,等过段时间,心中的暴虐消失,就会恢复正常。

    一辆更加巨大的牛车亦步亦趋的跟在在十多个甲士之后。

    上面横七竖八的放着几十具尸体,这些尸体有被箭镞射杀的,也有被刀兵砍杀的,更有摔死烫死的。

    不论隐藏在城头上的士卒,还是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的壮汉,看着牛车上面容可怖的尸首,一个个都张大嘴巴,胆子小的更是流露出恐惧之色。

    更有甚者,一时间竟然大小便失禁,骚臭味冲鼻。

    “可怕,实在是太可怕了。”

    “太可怕了。”

    “闹匪了,闹匪了,真的有匪徒夜袭司徒家。幸亏司徒家墙高人多,才没有被攻破。”

    “真的假的,这可是多少年没发生的事情。”

    “还能骗你不成,牛车上都是死尸,少说也有得有十几个。”

    “也就是司徒家,如果是平民百姓,遇到这种事情,哪里还有活路?”

    傅举人站在城头,看着安然无恙的司徒刑,心中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有些僵硬的脸颊慢慢变得松弛。

    胡庭玉心中也是长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关注更多的则是牛车上的尸首。

    “司徒年纪轻轻,但是允文允武,今日斩杀匪徒,护一方安定,老夫定然要上奏朝廷,为你请功。”

    傅举人面上带笑,有些兴奋,若有所指的说道。

    “我辈深受朝廷恩泽,自然要为人主分忧,此乃君臣之道也。”

    “这是自然。”

    “我等自然要为朝廷鞠躬尽瘁,方不负圣人教诲。”

    傅举人身后的儒生,低头弯腰,有些受教的说道。

    司徒刑看着头花花白,面容清癯的傅举人站在路边,正用期许的眼神注视着他。急忙从牛车上跳下,上前一步弯腰行礼,给傅举人长长的做了一个稽。

    “夜深寒重,老师要多多保重身体才是。”

    “没事,老夫身体硬朗着呢。保境安民,此乃大丈夫所为。为师以有你这样的弟子为荣。”

    看着谦虚有礼,神情真挚的司徒刑,傅举人的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慰贴,仿佛是猪八戒吃了人参果,全身四万八千个毛孔都透着舒爽。

    胡庭玉没有管司徒刑和傅举人的寒暄,他的眼睛就从来没有离开过牛车。确切说是牛车上的尸体。

    皮肤紧密,骨节粗大,手掌和手指上都有老茧,对于这些老茧,胡庭玉看的越发仔细,甚至将一些紧握着的拳头使劲强行的掰开。

    也许有人会说,务农的,做工的,只要不是富贵人家养尊处优的,日久天长,手上都会生出老茧,有什么稀奇的呢?

    但是,在胡庭玉这种经验丰富的人面前,手上的老茧能够透露出很多信息。

    至少能够证明,这些人生前都不是务农,或者做工的,而是长期舞枪弄棒的,这种人要么是行伍之人。

    要么就是打家劫舍的匪徒。

    “没想到在知北县,竟然真的盘踞着这么一群强梁。”

    胡庭玉看着车上的尸首,眼睛越发的冰冷。手掌下意识的抚摸着长枪,仿佛是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

    随着拉着尸体的牛车在县城中缓慢移动,一传十,十传百,看热闹的百姓越聚越多,不大一会功夫,全县城的人都知道了。

    司徒刑也不阻止众人围观,反而有几分纵容默许,等牛车到达县衙的时候,后面围观的百姓已经超过百人。

    傅举人对司徒刑的作为有几分不理解,在他的心中,这种事情尽量要控制在小的范围内。

    让百姓知道的太多,除了造成恐慌之外,没有任何益处。

    而司徒刑的纵容,明显是反其道而行之。

    不过出于对司徒刑的信任,也有锻炼他的想法,傅举人但是他并没有出言反对,而是默许了司徒刑的做法。

    胡庭玉眼睛有些发冷,他掌管巡检司衙门,见多了尔虞我诈,是天生的阴谋论者。

    他从司徒刑不同寻常的举动中,闻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只是不知道谁会因为这件事倒霉?

    谁又会在这件事中获得利益呢?

    事情好像越发的有意思了。

    胡庭玉用余光打量了一眼面色淡然,仿佛魏晋名士的司徒刑,不知道为什么他不仅没有阻止,反而心中竟然有一种隐隐的期待。

    大幕即将拉开。。。。就是不知司徒刑想要唱一出什么样的大戏。

    县尊胡不为早早就得到消息,但是他并没有让人立即打开衙门,而是面色古怪的端坐在那里,手指不停的敲打着桌面,显然有些犹豫不决。

    “县尊可是为闹匪的事情忧心?”

    师爷胡学智是一个落地的秀才,有几分谋略。又因为两人有一些远亲,所以关系要比一般主仆亲厚不少。

    这时候,也只有胡学智敢上前询问。

    “正是此事。”

    胡不为看了一眼胡学智,揉了揉自己的脑门,有些头疼的说道。

    “这个司徒刑,真是灾星转世。上次严捕头的事情本官已经被训责,如果再爆出匪徒袭城,治安堪忧的丑闻,再被有心人攻讦,恐怕老爷头顶上的乌纱就要换人了。”

    “老爷可以避而不见,我出去对司徒刑讲老爷骤感风寒,需要静养。”

    “石子落入湖中,自然会生出一圈圈的涟漪,但是再过一会,湖面还是光滑如镜。。”

    胡学智捻了捻自己下巴上的鼠须,眼神一转,若有所指的说道。

    “避而不闻,以退为进。”

    胡不为也不是愚钝之人,否则也不会担任一县主官,瞬间明白了胡学智的意思。

    既然不好处理,那就搁置一段时间,等这件事的风头过去,自然也就没有人再去关心,到时候想怎么处理,还不是他的一句?

    “我听衙役汇报,随同司徒刑前来的,不仅有傅学政,胡巡检,更有诸多学子,上百布衣,而且此事在知北县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恐怕不出一日,全城百姓都会知晓此事。”

    “如果不处理,很难服众,恐生民怨。”

    胡不为面色阴沉,眼睛里隐隐有怒火升腾。

    “裹挟民意,这是裹挟民意。”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