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巡检胡庭玉得到士卒禀报后,顾不得穿着甲胄,提着长枪就带着十多个厢兵浩浩荡荡的向东城门杀去

    “真是该死。大乾鼎盛,法度森严,在知北县这等民风淳朴之地,竟然还敢有人通盗,真是不知死活。”

    想到这里,胡庭玉眼睛异常冰冷,全身都被一种煞气笼罩,仿佛是一把即将饱饮人血的妖刀。

    真是不知道死活!

    当今可不是乱世,反王并起的年代早就过去。

    大乾已经立国三百载,国力鼎盛,百姓思定,气运如同油烹一般。

    在这种环境下,任何蛟龙都没有出头之日,最后都会被乾帝盘以怀柔之策,慢慢的磨掉自身气运,失去逐鹿天下的资格。

    历代以来,真龙起于草莽。

    大乾太祖就是草莽出身。

    太祖登基后,担心草莽之中再孕育蛟龙,破开金锁,走脱蛟龙。

    故而太祖对草莽打压力度远超历代。

    不仅大范围的剿匪,凡有从匪者,如数诛杀,更罪及三族,子女不是被流放就是在监禁。

    人头京观,随处可见,杀得天下竟然无有敢从匪者。

    太祖临御龙归天之前,尚担心草莽死灰复燃,影响后世子孙的万年基业。更亲自数次下旨,更修改大乾律,将从匪定为重罪,各级官员但有隐匿不报者,株连。

    因为太祖出身的缘故,大乾各级官员对盗匪的打击最为严厉,只要确定从匪,不仅自身要被枭首示众,就连家人也会受到牵连。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大乾固然有匪徒,但是却无大匪。

    “巡检大人到!”

    身穿猩红色斗篷的胡庭玉,整个脸颊都藏在毡帽之下,但是全身上下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阴翳。

    这种阴翳仿佛会传染一般,所有的士卒都全身紧绷,身体挺直,好似标枪一般刺向空中。

    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巡检大人暴怒即将杀人的前兆。

    “闹匪,匪徒在哪里?”

    “我看是有的人太平日子过久了,不想活了。”

    巡检胡庭玉眼睛猩红,声音冷冽,靠近他的几个人瞬间有一种全身血液被冰冻的感觉。

    离他稍远的,则感觉全身被鸡毛拂过,陡然起了一层疙瘩。

    “大人,大人,匪徒攻击了城东司徒府,死尸躺了一地。”

    “城东司徒府!”

    巡检胡庭玉的瞳孔陡然一缩,身上杀意瞬间比刚才浓郁了数倍。咬着牙齿,挤出足以让春水结冰的声音。

    “好,很好,不仅从匪,而且还攻击有功名在身的秀才。真是好大的胆子。”

    “就是不知道是他们的脖子硬,还是本大人的刀硬。”

    “闹匪了,匪徒在哪里?”

    一身儒服的傅举人手持长剑,在几个儒生的陪同下来到城门口,正好和胡庭玉等人撞个正着。

    眼睛私下打量一圈,没有发现匪徒的身影,这才有些好奇的问道。

    巡检胡庭玉对于傅举人的到来并不感到奇怪,儒生除了有文胆,能够用唇枪舌战,诗词杀人之外,大多有武艺傍身。

    儒家讲忠君爱国。

    按照大乾律,儒生举人享受朝廷的禀生待遇,但是也有守土安民职责。

    知北县被匪徒所袭击,于情于理,傅举人等人都得过来。

    “老大人,并非县城受到匪兵劫,而是城东的司徒府遭了匪。”

    巡检胡庭玉急忙道。

    “城东,司徒府!”

    傅举人的眼睛陡然一滞,然后瞬间像是打开的万花筒,震惊,担忧,难以置信,愤怒,杀意等诸多情绪相互交杂。

    本来对匪徒袭城傅举人并不放在心上。他官职虽然不高,但是却是清流,和朝中诸公私交深厚。

    自然知道朝廷对匪徒的态度,更知道在朝廷累年镇压打击之下,草莽的力量已经衰弱到极致。大乾境内根本就没有大的匪首,就算偶尔有几个占山为王的荤人,但也大多是活不下去的百姓。

    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勇气去攻击县城,而且就算真有人不知死活。

    那么厢兵和府兵瞬间就会将他们镇压。

    所以,带儒家弟子前来支援,更多是一种姿态,也是一种流于形式的工作。

    但是,当他听说被攻击的不是县城,而是位于城东的司徒府的时候,一切都变得截然不同了。

    “老大人,司徒先生可是我们知北县百年难出的俊杰。天妒英才啊,天妒英才啊!”

    那几个以读人自居的乡民,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做出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声音悲戚的大声狂呼。

    傅举人看着这几个言行举止中透露着粗鄙,动作表情矫揉造作的乡人,眉头不由微微皱起,心中感到一阵厌恶。

    “你等是什么人?何人座下弟子,那年获得功名?”

    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丝毫印象,傅举人有些诧异的问道。

    “这。。。”

    捶胸顿足,悲痛欲死,满口之乎者也的几人脸上的表情顿时的一僵,在傅举人的逼视下,有些讪讪的低下头,一脸的尴尬之色。

    “我等曾在族学中学过蒙学,但是我等一直都歆慕圣人教化。。。”

    傅举人面色有些,有些诧异的看一眼几人。围在四周的人,眼睛中也流露出恍然鄙夷的神色。

    有不少人看着狼狈的几人,嘴巴大张,眼睛中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但是随即眼中又流露出被欺骗,愤怒的情绪。

    原来这几位竟然是滥竽充数之人。

    以前凭借识文断字,以孔圣门人自居,借助百姓对儒家弟子的敬畏,没少做欺男霸女的勾当。

    没想到他们竟然想要通过司徒刑的事情,和傅举人攀上一丝关系。

    但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表演实在是太浮夸滑稽了,瞬间就被傅举人识破。

    “将这几个照样撞骗,辱没我儒家名声的骗子拉下去。”

    看着那几个面色苍白,全身哆嗦,好似被水泡过,汗臭味冲鼻的酸儒,傅举人瞬间失去了和他们在讲话的欲望。

    给身边的人轻声交代几句,就有甲士上前,扭着几人的臂膀,像是拖死狗一般拉走。

    曾经被几人狐假虎威欺负敲诈过的农户,不由在心中暗暗拍手,大声叫好。

    “该,真是活该!”

    “这样的人,就应该重重的判决,让他们再也不敢欺辱百姓。”

    “真是该杀。”

    傅举人像是被人碰触到逆鳞,眼睛发冷,声音冷冽的说道。被拖走的几人,听到傅举人那包含杀意的话语,只感觉心胆具颤,裆部一阵湿热。

    众人不由自主的用手捂着口鼻,更有人刻意的看着最早报信汉子的裆部,眼睛乱跳,眉毛轻耸,一脸的戏虐。

    只看的那汉子脸上羞赧之色更浓,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下去。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