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过,碧清道人现在顾不得那么多。

    形象固然重要,但是和身家性命相比,却是不值得一提小事。

    他现在只想早点摆脱司徒刑的追杀。

    如果这次侥幸逃脱性命,他必定调动一切资源,雄狮搏兔,对司徒刑发动雷霆一击。

    这次就是大意了,低估了司徒刑的实力,轻敌之下,才会有此劫难。

    如果苍鹰搏兔,用尽全力,怎么可能如此狼狈不堪。

    司徒刑,吾必杀之。

    碧清老道再次跃起,堪堪躲过刀锋,心中愤恨的想到。

    “杀!”

    司徒刑的长刀再次向前一递,刀尖划过碧清老道的身躯,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深可见骨,好似婴儿嘴巴似不停开合的伤口。

    赤红的鲜血瞬间涌出,染红碧清老道的衣衫。

    碧清老道因为剧烈疼痛不由的闷哼一声,但是奔跑速度不仅没有降低,,反而加快不少。

    司徒刑不想让碧清老道这么快的绝望,更担心碧清老道狗急跳墙,采取以伤换伤,或者是同归于尽的法术,所以逼迫也不是太紧。

    两人一前一后,追追赶赶,竟然不知不觉的跑出数里。碧清道人毕竟年老体衰,又被龙气反噬,全身实力十不存一,现在更被司徒刑长刀斩伤,气血损耗大半。

    只所以没有被司徒刑斩杀,纯粹是恐惧激发了潜力,还有一丝运气成分在内。

    他的全身也都被刀锋所伤,赤红色的鲜血染红道袍,浸湿靴子,好像刚从血里捞出来一般,之所以没有昏迷过去,全凭一股子求生意志。

    司徒刑看着身形踉跄,仿佛随时都可能跌倒的碧清,眼睛里不由的升起一丝戏虐,已经报复的快感。

    碧清老道面色绝望,眼睛中隐隐有后悔之色。

    苍鹰搏兔尚用全力,这次他实在是太过大意,否则焉能被司徒刑如此逼迫,更是深陷险境,命悬一线。

    如果,这次他能够脱身,定然要重新谋划,力求一击毙命。

    两人的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水流跌宕的轰鸣声,而且随着两人的靠近,轰鸣声越发的响亮。

    有水!

    碧清老道本来已经绝望的眼中陡然出现了一丝希冀。

    前方必定有大河通过,只要能够潜入河中,就算司徒刑本事冲天,也难以寻得他的踪迹。

    想到这里,碧清老道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决断,双手没有任何犹豫的快速在身体上的几个穴位重重的按了几下,他本来苍白如同白纸的脸色竟然诡异的变红,一丝丝气血升腾,已经枯竭的体力,竟然瞬间充沛了不少,步伐也因此加快不少。

    司徒刑看油尽灯枯,却诡异加速不少的碧清老道,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诧异之色,这怎么可能?按照碧清老道现在的身体状况,除非他立即兵解转世,否则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而现在他的体力竟然诡异的恢复了不少,定然是用了某种刺激性的法术。

    碧清老道这是真的拼命了。

    这种短时间透支身体潜能的办法,各门各派都有记载,但是因为副作用太大,不到性命攸关的关键时刻,没有人会轻易动用。

    碧清老道现在的状态,就是如此,利用穴位的刺激,让身体短时间内恢复,但是后遗症爆发的时候,他的身体会损耗更加严重,甚至瞬间垮掉,被活活的消耗而死。

    碧清老道这是在搏命!

    不成功则成仁!

    “杀!”

    司徒刑的脸色也隐隐有些潮红,全身气血翻腾奔涌,脚步重重的踏在湿润的土地上,留下一个个深邃的脚印,身体的移动速度也是瞬间提升不少,面色有些狠辣的说道。

    “求仁得仁,今天我就送你去兵解转世。”

    “闪光术!”

    碧清老道感受到刺骨的寒气,大喝一声,瞬发法术,只见凭空出现一道刺目的白光。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的明亮。

    司徒刑的眼睛被强光照射,下意识的眨了一下眼睛,因为视线受到影响的关系,碧清老道的身影竟然有几分模糊,他只能凭着感觉挥出长刀。

    噗!

    长刀上传来砍中肉体特有的触觉,但是司徒刑的脸上却没有喜色,反而有着说不出的懊恼。

    因为他知道,这一刀并没有削掉碧清老道的首级,更没有刺中要害部位。

    而依照碧清老道的狡猾老练,这一个微小,看似微不足道的疏忽,就有可能被他抓住造成翻盘。

    如果不是自己想要保留足够多的底牌,怕有心人通过战斗的痕迹发现自己是法家的秘密,完全可以凭借斩仙飞刀取其首级。

    司徒刑的眼睛再度恢复光明,碧清老道果然如同所料一般,已经彻底的消失,地上只留下了一摊温热的鲜血,还有河边几枚凌乱的脚印。

    司徒刑眼神幽幽的看着奔流不息的大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一切都只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

    打蛇不死,必遭其害。

    这次真是大意了。

    碧清老道下次反扑,必定会更加的狠毒难防。

    不过,这些的前提是,碧清老道能够从湍急的河水中生还,毕竟他年老体弱,身受重伤,有因为遭受龙气反噬,道法的力量十不存一。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从湍急危险的河水中逃生,也不是一件易事。

    。。。

    知北县王家是方圆数百里的大户,也是最大的粮商,有五六个大型粮仓,灾荒之年,就连官仓都经常到那调度粮食应急。

    王家家主王满仓和往常一样坐在大厅中,眉眼堆笑的逗着刚买的八哥,听他学舌,说着各种讨喜的吉利话,下人们见主子心情愉悦,也都跟着高兴,,进进出出忙忙碌碌,十分麻利的打扫着厅堂。期望能够入得老爷眼,获得几个铜钱的奖赏,或者是换一个清闲的营生。

    但是这一切祥和,都被一封十分突兀的拜帖打乱。

    “丙申年秀才司徒刑拜见!”

    李家也是知北县的大户,以商队为营生,走南闯北的贩卖,据说和北郡的大人物有着姻亲,就连县尊也得给几分颜面。

    但是今日李家老太爷的脸色就没有开朗过,坐在大厅中央,用手指敲打着桌面,眼神幽幽的看着一封拜帖。

    城西的胡家是一个暴发户,因为根基浅薄,不知礼仪,一直被知北县大户人家所诟病。但是胡家却出了一位巡检胡庭玉。常言道,县官不如现管。胡庭玉在知北县的权柄很大,很少有人敢得罪,胡家的地位自然跟着水涨船高。

    但是今日的胡家家主脸上却挂满了愤怒之色,眼睛深处更有隐藏着一丝不易被发现的恐惧。

    他仔细琢磨半晌之后,这才站起身,将桌面上的拜帖揣在袖子中,在家丁的陪同下去了巡检司衙门。

    。。。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