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嘭!

    凶残的鬼兵聚拢在一起,好似一个黑球重重的撞在城墙之上,士卒血气杀气形成的光晕不由一阵阵摇晃。

    血气摇晃,黑色的阴气也不是毫无损伤,漆黑如墨的阴气被血气燃烧蒸发不少,颜色明显有些变淡。

    碧清老道眼睛里流露出一丝肉疼,但是现在不是痛惜的时候。

    嘭!

    嘭!

    嘭!

    青铜战鼓的声音越发的高亢,鬼兵眼中的红光更甚。黑色的阴气发狂似的撞击血气,每一次撞击都发出吱吱之声。

    固然每一次撞击,阴气鬼兵都被血气燃烧不少。

    但是血气在累次撞击消耗之下越发的稀薄,看起来渐渐接近透明之色。

    看着越发稀薄,好似随时都会破碎崩裂的血气,每一个士卒的眼睛里都流露出担忧的神色。

    如果不是有军纪束缚,还有对杨寿的信任,恐怕这些士卒早就脱下军装,扔下兵刃,转身逃之夭夭。

    看着越来越近的鬼兵,杨寿眼睛微眯,铁胎弓更是被拉成满月,胳膊上的血管暴起,,好似一条条虬龙,全身气血更是旺盛到了极致。头顶热气升腾,好似白色的烟雾,眉毛发梢隐隐有红色的血珠渗出。

    赤红色的箭枝仿佛被赋予了某种特殊的力量,通体赤红,隐隐有一种灼热之感。

    就像是一条隐藏在草丛中的毒蛇,随时会发出致命一击。

    就在黑雾离城头只有百步之遥,血气即将被阴气消磨殆尽的时候,杨寿微眯的眼睛陡然睁开,手指松开,长箭瞬间刺破空气,化作一道赤色的流星。

    噗!

    长箭射穿领头鬼卒的胸膛,箭杆上那道奇怪的符号陡然亮起,化作一朵红色火焰。

    刀枪难伤,无形无质的鬼卒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膛,那一朵看似柔弱,随时都会熄灭的火焰竟然出奇的坚韧。任凭他如何拍打,都无法让它熄灭。

    轰!

    火苗落在鬼兵身上遇到黑色的阴气,就仿佛火焰落入汽油,瞬间暴燃。

    长长的火焰向上翻滚,舔食着一切,任凭鬼兵如何嘶吼挣扎打滚,都没有办法让火焰熄灭一丝,很快就将他变成一个巨大的火把,最后彻底的化为灰烬。

    彩!

    彩!

    彩!

    彩!

    看着被红色火焰烧成灰烬的鬼兵,城墙上的士卒都发出喝彩之声,心中的恐惧瞬间不翼而飞。胆气再壮,本来有些摇摇欲坠的血气,竟然奇迹般的稳固起来。

    原来,鬼兵也不是无所不能的,他们也是能够被杀死的。

    啾!

    啾!

    啾!

    一支支被赤色的箭枝攒射,一个个鬼卒被点燃击杀。

    就连那一面看起来鲜艳欲滴的战旗,都被多枝流矢射中。箭枝在旗面上留下一个个漆黑的圆洞,让本来就残破的战旗,看起来越发的破旧不堪。

    轰!

    轰!

    轰!

    碧清面色发白,一丝丝鲜血从他的嘴角滑落,他用手按着胸口,强忍着疼痛。

    这是鬼兵被射杀引起的道法反噬。但是他却顾不得擦拭嘴角的血液,拼命的捶打着青铜鼓面,

    鬼兵听到战鼓声,越发的疯狂,根本不惧伤亡,一个个鬼兵身体重叠依附在一起,好似黑色的蚁团,翻滚着,所过之处都被生机掠夺,变成一片荒芜。

    以阳破阴,用黑狗血泼!

    看着密密麻麻好似蚂蚁一般的鬼兵,杨寿果断的命令士卒放弃射箭,而是用混合着朱砂的黑狗血直接向城墙上泼洒。

    黑狗血和朱砂都是纯阳之物,适量服用,对阳人来说还有保健治病的效果。

    但是对阴气生灵来说,威力却好比硫酸。

    赤红的黑狗血被倾泻在城墙之上,一缕缕的顺着城墙向下蔓延,留下一道道挂痕,远远看去,好像在城墙上铺设了一张巨书包网.bookbao2。

    城墙的岩石被黑狗血朱砂浸泡,竟然在阴气重发出炽热的红光。一丝丝黑色的阴气好似白雪遇到骄阳,被瞬间熔化蒸发。

    凝聚成黑云,好似蚂蚁一样的鬼卒惊恐的看着泛着红光的城墙,眼睛里流露出畏惧退缩的神色。

    黑狗血和朱砂乃是纯阳之物,只要沾到一点,鬼兵身上就有黑烟冒出,看起来就好似是被泼洒了浓硫酸的猪肉,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恶臭。

    噗!

    碧清老道再也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精神有些萎靡的看着下方。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司徒府中会有兵家传人,而且凑巧的杨寿竟然懂得军队破邪之法。

    “真是可恨。”

    碧清老道顾不得擦拭,眼睛幽幽的看着下方人声鼎沸,灯火通明的司徒府。

    但是,更加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还在后面。

    “大乾立国三百载,国泰民安,是为大治。人道昌盛,神道兴盛,昔太祖曾有谕:神道不得干政,阴不得干阳,否则必遭龙气反噬,大乾追杀。”

    司徒刑身穿象征身份的青色的儒服,头戴博冠,面容清癯,手持用竹简记载的大乾律令,站在城墙之上,看着下方不停翻滚的黑雾,还有被吸干精血而亡的人畜,面色严肃,声音清越,一字一顿的说道。

    轰!

    随着他的声音落地,笼罩在知北县上空的龙气陡然惊醒,千里无云的天空中陡然传来一声炸雷。

    杨寿等人有些诧异的看着空中,他们有些疑惑,千里无云,晴空万里,怎么可能有雷霆落下?莫不是国生妖孽,天地示警?

    碧清老道面色古怪的看着空中,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司徒刑没有抬头,这声雷声不是示警,也不是国有妖孽,而是龙气复苏。

    雷声惊蛰,这是大乾龙气复苏的表现。

    “嗷!”

    人道气运化作一条身体蜿蜒,麟角分明的神龙。

    神龙厌恶的看着黑漆漆的阴气,龙眼怒张,无声的咆哮,一缕缕人烟升腾,血气勾连,黑气仿佛是遇到了天敌,不停的萎缩后退。

    龙气是人道气运所化,而阴气则是鬼蜮特有,对鬼蜮生灵有养护之能,对人来说,却是穿肠毒药,人只要吸上一丝,轻则病体沉珂,重则毙命。

    对人道损耗巨大,两者天生的对立,所以他有一种本能的厌恶。

    “按大乾律,神道不得干政,阴不得扰阳。如有违背,必遭大乾龙气反噬,天人共诛。”

    司徒刑将手中的大乾律摊开,一字一顿的诵道。

    象征大乾法度威严的巨书包网.bookbao2从空而降,大乾律令化作一个个斗大的文字,在法书包网.bookbao2中飞腾。

    滋!

    滋!

    法书包网.bookbao2中蕴含的秩序之力,落在阴气之上,仿佛是一个烧红的烙铁落在白雪之上,一丝丝的阴气瞬间被冲散蒸发。

    本就汹涌咆哮的龙气更加的炽烈,咆哮一声化作赤光落下。黑色的雾气遇到人道龙气,好似阳春白雪,瞬间被溶化于无形。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