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杨寿带着几个士卒在墙头上巡逻,火把被寒风吹的倒卷,火星乱窜,差点烧到头发。

    但是士卒并没有一人躲避,也没有慌乱,而是强忍着迎面而来的灼热,面不改色的继续巡逻。

    看的杨寿暗暗点头。经过这些时日的训练,这些士卒总算有了几分强兵的样子。

    因为担心墙下阴影处有埋伏,士卒时不时用绳索吊着灯笼放下。

    柔和的灯烛光芒,虽然没有日光炽烈,但也足以照亮下方阴影。

    “都打起精神,这里远离城池,小心野兽贼人袭击。”

    杨寿抬头看了一眼清冷的月亮,手放在腰间按着冰凉的宝刀,声音清越的说道。

    “诺!”

    “诺!”

    “诺!”

    几个跟随巡逻的士卒大声答应道。

    为了防备野兽妖兽袭击,侍郎在这个宅院防御上下了不少功夫,很多部位甚至借鉴了军队碉堡的工艺,不仅有三尺厚能够让士卒在顶上通行的外墙,而且在四个角落都建有隐蔽的暗堡。

    士卒不仅可以在暗堡中观察外面动静,而且还可以借助孔洞向外面射箭,投掷短矛射杀敌人。

    杜老三眼睛阴郁的看着下方,还别说,经过长时间的观察,还真让他看出了一点门道。

    司徒府的士卒以五人为一伍,被杨寿分成了两拨,互相交叉,对司徒府进行无死角巡逻。一旦有人试图攻击,就会被发现。

    两个队伍会快速的合二为一,借助地利,还有暗堡进行守卫。

    但是,士卒人员太少。杜老三不相信,这些士卒能够不知疲惫,仿佛机械一般永远不间断的交叉巡逻。

    时间在焦急的等待中,一分一秒的度过。巡逻的队伍仿佛也感到疲惫,一伍下了城头,过了大约半个时辰。

    另一伍上来换岗。不过他们巡逻,而是停在墙头阴影处。

    天空慢慢有了几分光亮,帮众又抱怨骚动了几次,但是都被杜老三许以威利,强行压了下去。看着墙头上的士卒没有丝毫疲惫离去的意思。

    杜老三的耐心也被消耗殆尽。顾不得其他,豁然站起身,活动了几下有些僵硬的身体,等身体气血畅通之后,这才给身后的帮众打了几个隐蔽的手势,嘴里叼着刀,带着人趁着黑向司徒府摸去。

    杜老三的动作十分的小心,黑漆漆的天空,还有随处可见的树木阴影也给他提供了不小的便利。

    楼上的士卒仿佛太过疲惫,根本没有刚才的机警。

    就连杜老三等人摸到墙下阴影处,都没有任何觉察。

    杜老三看着站立在墙头上的士卒,眼睛里流露出嗜血的光芒。

    噌!

    噌!

    噌!

    噌!

    随着杜老三的手势,几个身穿麻衣的武徒仿佛狸猫一般的灵巧,瞬间从阴影中窜出。高大数丈的城墙,在他们面前更如同平地一般。

    这几个武者是帮派中的精锐,都是练皮的武徒,身手灵敏远超常人。

    “杀!”

    “杀!”

    “杀!”

    寒冷的刀锋斜刺而出,站在城楼上的士卒瞬间被划破喉咙,没有发出一声声响。

    但是冲上城楼的武眼里却没有欣喜之色,反而有着几分疑惑。

    有古怪。

    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要顺利的多。

    而且他们的刀锋并没有割破喉咙的畅快之感,反而有一种砍在草木败革之上的阻塞。

    士卒被砍杀,到摔落城头,竟然都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这个现象十分的不正常

    “是草人。”

    “不好,我们中计了。”

    几个武徒借助城墙上的灯光,仔细辨认,这才发现,被他们砍翻在地的,哪里是司徒家的护院,分明是一具具稻草扎成,穿着皮甲的草人。

    杀!

    一道银白色的刀光闪过,一个武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刀两半。内脏混着血液瞬间洒满城头,说不出的可怖。

    “杀!”

    几根长矛从城头隐蔽之处刺出,一个靠近城楼的武士下意识的想要躲闪,但是几杆长枪封住了他的前后左右,任凭他武艺高强也被瞬间洞穿。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身上不停有鲜血冒出的伤口,还有身体瘦弱的士卒,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最后竟然会被普通人斩杀。

    “前进,有我无敌!”

    杨寿看着一个武徒被士卒斩杀,有些兴奋的大声吼道。

    “有我无敌!”

    士卒被杨寿感染,五个人为一组,按照平常训练,互相配合,同进同退,长矛狠狠的向前刺杀。

    “有我无敌,杀!”

    五根长枪好似五条毒龙,从不同的角度刺来,黑衣武徒虽然反应敏捷,但也手忙脚乱。

    “前进,杀!”

    杨寿看也不看,冷冷的说道。

    五个士卒毅然的向前一步,长枪再次刺出。

    “前进,杀!”

    城头上的士卒在杨寿的命令下,机械般的前进刺杀。这样的套路虽然古板,但却有着意想不到的奇效。

    冲到城墙上的武徒强者,竟然大多数伤在众人看似简单的刺杀之上。

    “怎么可能?”

    “我可是武徒境强者,怎么可能被几个普通人刺伤。”

    一个武徒看着胸口不停冒出鲜血的伤口,一脸的难以置信。

    “杀!”

    看着一个个武徒被众人联手刺伤,刺杀,士卒们的士气不由的大涨,不论是步伐还是刺杀力度都提升不少。

    本来就疲于应付的黑衣人,瞬间又被刺伤几个。

    “不好,我们中埋伏了。”

    看着城头上跌落的尸体,杜老三本能的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啪!

    啪!

    啪!

    几个圆形的陶瓷罐从天而降,瞬间碎成粉末。黑色的油脂迸溅流淌的哪里都是。有一个倒霉的帮众被从天而降的陶罐砸中脑袋,身体直挺挺的摔倒在地,瞬间昏死过去。

    “是黑油。”

    闻着刺鼻的味道,杜老三的脸色大变,有些惊惧的看着地上黑黝黝的液体。其他帮众拼命的向后倒退,试图离开黑油笼罩的范围。

    至于那个为陶罐砸晕的倒霉蛋,早被众人抛到脑后。

    呼!

    呼!

    呼!

    一个又一个点燃火把被从城头上撇下,好似一朵朵美丽的火流星,黑色的油脂被瞬间点燃,赤红色的火焰仿佛是小蛇一般在地上蜿蜒爬行。

    所过之处,不论是油脂还是草木都被他瞬间点燃。赤红色火焰,黑色的浓烟的火在寒风中摇摆,将下面照射的仿佛白昼一般。

    杜老三和帮众虽然没有被烈火灼烧,但是身形却完全暴露在火光之中,变成了移动的箭靶,形势瞬间发生逆转。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