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亡父得到祭祀,摆脱罪籍,有了感应。

    但碧清并不感到担忧,阴世不能干扰阳间,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

    别说司徒先父刚刚获得敕封,灵力并不是很强。

    就算是享受祭祀千年的大神,也不敢轻易干涉阳间,否则必定会被人道气运反噬。

    “如果你在城里好好的待着,做你的风流才子,我尚且没有办法,但是来着荒郊野岭开府,那就不要怪老道无情。”

    看着静静趴伏在那里,好似一头巨兽的司徒府,碧清道人的眼中都流露出嗜血的光芒。

    “此子屡次坏了公子好事,在城中有衙役兵卒守卫,更有人道气运加持,我等一直没有机会下手,今日机会难得,必定要将其斩杀。”

    “杜三,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件事是公子吩咐的,必定要做的漂亮。”

    须发洁白,一身青色道袍的碧清站在远处的高山上,从高空俯视司徒府的一切,眼睛阴郁的说道。

    “诺!”

    被称作杜三粗壮汉子摸着自己手头的长刀,下意识的点头答道。但是随即反应过来,眼里露出犹豫之色。

    “道爷,司徒刑的诗词天下传唱,素有文名,又是学政傅举人的学生,深的器重。如果在这里被斩杀,朝廷必定震怒,到时候不仅兄弟们要亡命天涯,龙气反噬之下,恐怕就连道爷恐怕也脱不了干系。。。”

    身穿黑衣,体型壮硕的杜三看着下方的府邸,还有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下人,心中有些担忧的说道。

    “司徒刑虽然有几分浮名,但是终究不是官身。而且跟县尊胡不为关系恶劣,只要公子上下打点,定然不会有什么大的干系。”

    “至于傅举人,你难道没听说过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道理么?”

    “别说他只是知北县的学政,就算他是北郡的学政,又有什么权利干涉地方政务?”

    碧清眼睛幽幽的看着杜三,在他全身有冷汗冒出,有些坚持不住的时候,面色有些阴郁的说道。

    “莫不是你想要违抗公子的命令,还是说有了什么别的心思?”

    “属下的命是公子救下的,如果不是公子抬举,属下也不会成为黑虎帮的魁首。只要道爷和公子有命,属下定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杜三面色有些发白,嘴唇发干,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竟然有一种被洪荒巨兽盯上的感觉。

    他有一种直觉,刚才碧清老道已经对他起了杀心。

    想到这里,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强压下心头的惊惧,面色有些讪讪的说道。

    “那样最好。”

    碧清看着刻意讨好的杜三,撇了撇嘴,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屑。

    “如果有人胆敢惹公子不高兴,是要死人的。”

    碧清表情阴鸷的看着杜三,真是人心易变,昔日不过是一介走狗,做帮主日久,竟然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碧清的话好似三九的寒风,想到公子的冷酷手段,杜三不由自主的全身哆嗦了几下。

    “属下不敢。”

    杜三将头颅压的老低,仿佛想到了什么,双股战栗,一脸恐惧的说道。

    “不敢最好,否则。。。”

    碧清老道面色阴鸷,声音如同寒冰一样,言下之意不言而喻,让人瞬间不寒而栗。

    杜老三面色发白,在碧清老道的逼视下,眼睛里充满了畏惧,身体更是仿佛衰糠一般。

    。。。

    日头很快就西斜,最后的一丝余热也在夜色中消失殆尽。

    斗大的星斗挂在空中,射下一丝丝光柱,让树林看起来格外的斑驳。几棵上了年岁的老树,枝丫蔓延,树干怪异扭曲,在星光下好似千年老妖,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司徒府早早的就点上了灯笼,用红绸做的灯笼十分的精致,挂在门楣两侧,说不出的光亮。

    山间谷地的夜风很大,可以吹得草木唰唰作响,可以将拳头大小的石块吹的到处乱飞,但是却吹不灭那黄豆大小的灯心。

    这样的灯笼,因为不怕风吹,当地人给它起了一个外号,叫做“气死风灯”。

    司徒府门前挂的,就是这样的“气死风灯”。

    火红色的灯笼在风中摇曳,洒下一丝丝温暖的光芒,把朱红色的大门照的锃明瓦亮。

    几个家丁提着灯笼,在花园走廊等地认真的巡视着,时不时敲锣提醒用火安全。

    杨寿带着几个兵卒在院墙上来走动,防备有野兽袭击宅院,一切都看起来都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

    杜三带着几十个帮派人员埋伏在山丘之上,隐藏在树荫草丛之中,借着微弱的星光,仔细的观察着司徒府中的一举一动。

    初春的晚上还很是寒冷,趴在地上没有多久,身体就被寒气侵入,说不出的僵硬难受。

    但是他们却不敢生火,只能时不时的灌上一口烈酒,让自己的身子暖和一些。

    “真想生火烤一烤,全身都冻僵了。”

    “这鬼天气,真是贼冷,在这样下去,恐怕一会不是砍人,而是被人砍。。”

    一个手持长矛的帮众,哈了一口白气,搓了搓自己的手掌,试图让自己暖和一些,从藏身之处站起,有些骂骂咧咧的说道。见有人站起,也有人跟随,站起身活动手脚,让气血变得更加畅通。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仿佛传染一般,几十个身体强壮的武者从藏身之地走出,活动着全身的筋骨,嘴巴里不干不净的嘟囔着。

    “老大,我们直接杀过去就是。这个庄子里不过十个护院,兄弟们过去一刀一个。”

    “就是,这样真是不爽利。”

    几个帮众见杜老三没有吱声,有些抱怨的说道。

    “老子的球都要冻掉了。”

    “这次去,老子定然要去飘香院好好的乐呵乐呵。”

    杜老三看着一脸抱怨,到处活动的众人,面色陡然变冷。有些阴仄仄的说道:

    “都给老子趴好,如果谁误了大事,老子杀他全家。”

    刚才还骂骂咧咧的众人瞬间好像被掐住脖子,有些惊惧的看着眼睛发红的杜老三,心中虽然有埋怨,但是却在再也不敢到处乱窜。

    好不容易压下众人,杜老三有些烦躁的站起身,从空中俯视看着灯火通明的司徒府,心中暗暗的发狠。

    等老子攻进去,一定要杀个痛快,一个不留,否则对不起今晚遭的罪。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