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因为有事,司徒刑早早的的起床,在丫鬟仆役的服侍下,用清水沐浴净面,洗尽全身的污垢之后,这才穿上祭祀专用的礼服。又在青铜镜前面正好衣冠,仔细打量一番,见没有任何失礼不当之处,这才轻轻的推开房门。

    青色的儒服配上高高的博冠,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肃穆威严。

    不怒而自威。路上遇到的奴仆丫鬟,都心如惴惴,不敢直视。

    家里的奴仆也知道今日是主家大事,自然不敢偷懒,早早的就起身,用笤帚打扫院内的枯枝败叶,因为担心尘土飞扬,恶了神灵,故而提前用净水洒地,黄沙铺道。

    金万三身为外宅总管,自然更加的忙碌,他仿佛是一个不停旋转的陀螺,一时半刻都不停歇。

    族祠是司徒家祭祀先人的地方,被安排在后院幽静之处,整个祠堂都是用青石垒砌而成,朱红色的大门两旁放着两尊石狮,说不出的庄严肃穆。

    在廊前耸立着很多大腿粗细的红色的木柱,好似肉嘟嘟的粉红色的手指,又好似擎天玉柱一般,木柱上方则是拼接的木质结构。

    整个建筑雕龙画凤,飞檐斗拱,说不出的美丽精妙。

    看的司徒刑不由暗暗点头,心中对金万三越发的满意。

    金万三不知道司徒刑已经到来,正指挥着奴仆在族祠四周拉上红布,插上彩旗,更吆喝着几个人将供桌等物摆放整齐。

    最后更是抬来一尊青铜色雕刻看铭文,种种异兽,三足双耳,重达千钧的香炉。

    这尊香炉可是很有讲究的,圆盖方身,三足两耳,分别代表了天圆地方,阴阳三才。

    可见祭祀有多么的重要。

    所以,有人说,国之大事,唯祭和兵。

    在国家里能够称的上大事的,只有祭祀和战争这两件事。

    当然战争和祭祀也脱离不了关系,因为每次战争发动之前,国家也会公祭鬼神,祈求战争胜利。

    在一个家族里,祭祀也是一件了不得大事。祭祀祖先,不仅能够获得先祖庇佑,更重要是能够将孝道家风进行传承。

    在司徒刑看来,祭祀是礼法的一种体现。

    “轻点,轻点,都小心一点,向左移动一点,一定不要磕碰。”

    几个奴仆用碗口粗的绳子把香炉捆绑牢固,打上活结,五六个人团团围绕在四周,在金万三的吆喝声中慢慢的站起,青铜香炉的三足也慢慢的离开了地面。

    因为香炉实在是太过沉重,几人肩膀上的扁担已经被压弯,时不时发出嘎吱嘎吱之声,仿佛随时都会折断一般。

    也因为香炉太过沉重,家丁身体重心不由自主的下沉,腿脚弯曲,佝偻着身体,抬着香炉一点点的向前蹭。

    “诺!”

    几个仆役不敢大声应答,唯恐泄了力气,嘴巴紧闭,面色赤红,有些闷声闷气的说道。

    金万三也不着恼,眼睛紧紧的盯着青铜香炉,生恐出现一丝纰漏。

    “嘿呦,嘿呦!”

    “嘿呦,嘿呦!”

    “嘿呦,嘿呦!”

    几个仆役扛着扁担,身体下蹲,在号子声中一寸又一寸的向前挪动。

    重达千斤,体型巨大的双耳香炉慢慢的被放在祠堂的正前方。

    嘭!

    随着最后一次调整之后,重达千钧的香炉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被轻轻的放下,但就是如此,众人都明显感觉地面为之一颤。

    呼!

    金万三看着安全落地的香炉,内心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不知什么时候他的额头已经一片光亮,手心更是见汗。

    “老爷,吉时已到,可以祭祀了。”

    金万三刚喘了一口气,见司徒刑早已经等候多时,急忙上前小声说道。

    “恩!”

    司徒刑抬头望天,见太阳已经升到最高,地上的日晷只有一点淡淡的影子。这才轻轻点头。

    “仪式开始,恭迎神主归位。”

    得到司徒刑的首肯,一个经常主持主持祭祀的老人扯着嗓子,大声吼道。

    “大乾鼎盛,圣人有道,神道有灵,庇佑苍生。大乾北郡司徒府列位先人,长享祭祀,万古长存。”

    司徒刑捧着一块用红布包裹的神位,在老人抑扬顿挫的声音中慢慢的向族祠走去。

    杨寿,金万三等人自发护卫在他的两侧。

    “长享祭祀,万古长存。”

    “司徒府君,神道有灵。”

    分列在两旁的仆役在老人的带领下,大声的唱喏道。

    司徒刑走的很快,不过须臾之间就来进了族祠。

    轻轻的将神位安放在神龛之上,在众人的注视中。司徒刑将覆盖在神位之上的红布取下,露出里面古色古香的神位。

    先父司徒府君明之神位。

    司徒刑又从怀里取出一张黄纸,上面写着朝廷赐予的恩封。

    “上谕,北郡司徒氏忠厚传家,多出贤良。特允许四时祭拜,冥土有应。”

    司徒刑面色肃穆,一字一顿的诵道,随着他的朗诵,有了这道敕,司徒家的族祠就脱离了淫祀的范围。

    不仅不会被官府打击,而且还会获得龙气的护佑。

    司徒刑的声音清越,但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空中的法书包网.bookbao2陡然震颤,一丝丝龙气翻滚。

    只见一道赤色的龙气陡然从天而降,黑漆漆的冥土中陡然见了一丝光亮,龙气化成一道土陇,土陇之上出现一座青石堆砌的宅院。

    在宅院大门上空,有一个门楣发出耀眼的金光。

    四周的黑气,阴气在金光的照射下,瞬间蒸发了不少。

    在金光的照射下,一个身穿青衣,面色清癯,和司徒刑模样有着几分相似的鬼神周身黑色的怨气陡然一清,身上更不知何时多了一件赤红色的官袍,连忙向空中龙气拱手拜谢。

    这个青衣鬼神不是别人,正是司徒刑的亡父。大乾龙气赐封,不仅免了他以前的罪责,还让他获得官身,灵力大增。

    光耀门楣,光宗耀祖。

    司徒刑以前早知道这两个成语,但是今日方知真意。

    “礼成。”

    随着老人的话音落地,鞭炮声陡然响起,酒水,肉食,还有蔬菜,瓜果被下人仿佛流水一般送到神案前方。

    这些都是用来祭祀先人的。

    手臂粗的高香被点燃插在香炉之中,一丝丝青烟升腾。

    一身朱红色官衣的司徒先父趴在烟雾之上,有些贪婪的吃着贡品,吸着香火,全身的灵光越发的璀璨。

    他的眼光幽幽,脸上写满了欢喜之色。再看向仿佛青松一般挺拔的司徒刑,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果司徒刑再获得朝廷的功名,获得朝廷的敕封,作为先人也会获得种种好处。

    想到这里,司徒先人没有任何犹豫,大手一挥,一道青色的气运陡然从天而降,和司徒刑的气运练成一片,这是来自家族气运的庇佑。

    司徒刑气运所化的锦鲤得到家族气运之助,更加的灵活,时不时兴奋的跳跃起来。

    “家族气运反哺。”

    “不枉费自己花费这么多的心思。”

    感受着自身气运的提高,司徒刑眼底有着难言的喜色。

    “恭喜老爷,贺喜老爷。”

    奴仆见司徒刑面有喜色,一个个都讨喜的说道。

    司徒刑心情大好,出手自然大方,命金万三给每人都发了几枚铜钱,算是打赏。高兴的奴仆工作越发的卖力。

    司徒府后山之上,道人碧清居高临下,目光幽幽的看着司徒府,他看到了司徒家族祠冥土的建立,还有龙气的下垂。更看到了司徒氏获得朝廷的赐额,身穿官衣,摆脱淫祀范畴。

    但是,他眼里的杀气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愈发的浓烈。

    司徒刑定然有大气运在身,否则也不会一二再再而三的坏了公子好事,现在更是得到朝廷赐额,先人得到祭祀,今日一定要将他斩杀,日久必定生变。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