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二十刑杖很快就被打完,毛小六的后背青肿,还时不时有鲜血渗出,说不出的可怖。

    四周奴仆无不心中惊惧,再无人敢以身试法

    司徒刑看了一眼,不由暗暗的点头。

    轻罪重罚,威慑人心。

    杨寿行刑很有分寸,毛小六的伤势看着可怕,但都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及筋骨,只要静养几日,等伤口结痂就能正常行动。

    毛小六被几个奴仆从板凳上搀扶起来,强忍着疼痛站起身形。

    向司徒刑行礼,谢过主家恩典,又向杨寿行礼,谢过手下留情之恩。

    看的司徒刑不由暗暗的点头,这个毛小六也不是一无是处。

    如果杨寿心胸狭小,歹毒心狠,二十刑杖足可以打断他的脊椎,或者是用暗劲震伤他的内脏,让他最后吐血而死。

    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所以很多犯人都会花重金买通衙役,只求他们行刑的时候手下留情。

    见司徒刑和杨寿微微点头之后,毛小六这才一瘸一拐的向外走去。

    和他素来交好的几人,看着他萧索蹒跚的背影,还有面无表情,威严日重的司徒刑,想要为他求情。但是嘴巴开合几下,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最后只能化作无奈的一声叹息。

    “今日之事,引以为戒。国法高悬,家法无情。”

    杨寿面色冷峻的看着四周的奴仆,声音冷冽,目光所视,不论奴仆还是丫鬟都下意识的低头,竟然无人敢和他对视。

    “诺!”

    “诺!”

    “诺!”

    有了毛小六这个前车之鉴,奴仆们心中哪里还敢抱有侥幸的念头。在杨寿的眼睛逼视,都低下头大声道。

    金万三看着一身粗布,背后带伤,神态拘谨的毛小六,无奈的叹息一声。

    “金爷,让您失望了。”

    毛小六强忍着背后的疼痛,脸色尴尬,有些讪讪的说道。

    “按照府里的规矩,被辞退遣散的都有五两银子安家费。”

    金万三从怀里掏出一封银子,交给毛小六,语重心长的说道。

    “如果你不想再当下人,做那伺候人的营生,可以用这些银钱做点小买卖。攥上几年,再讨一房媳妇,小日子也会过的和美。”

    “金爷。。。”

    毛小六脸色发红,手里拿着银子,期期艾艾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拿着吧,这是老爷仁义,不愿意看你们流落街头。”

    金万三伸手对着主厅方向作揖,感慨的说道。

    “这样仁义厚道的主家真不多见。”

    “金爷,小的以前是被鬼迷了心窍,才能做出那样混账的事情。我真的知道错了,您能不能替小的在老爷那求求情。”

    毛小六盯着手里的银子,脸上流露出悔恨的神色,看着金万三眼睛里流露出希冀的神色,小声哀求道。

    “家法难违。”

    金万三看着可怜巴巴的毛小六,心中多少有些不落忍。

    但是想到耸立在院内铁画银钩描着朱漆,法度森严的石碑,家法铮铮,岂容违背。

    心中的一点不忍瞬间被他强行压了下去。

    “小六,不是金爷不帮你,而是家法无情啊。”

    毛小六面色瞬间变得苍白,心中的一点念想尽去,只剩下一脸的苦涩。嘴巴张合,但却是仿佛被什么堵住一般,竟然发不出一丝声音。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看着寂寥的毛小六,金万三无奈的叹息一声,喃喃的说道。

    毛小六顺便如同被雷击一般,身体陡然发僵。

    是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

    司徒府的角门慢慢的打开一条缝隙,毛小六背着一个粗布包袱,一瘸一拐的走出司徒府,几个和他相熟的家丁站在角门处向他挥手,祝他一路顺风。

    等毛小六走了一段距离,再过头,打开的角门早已经关上,丫鬟仆役也没了踪影。

    毛小六内心不由的抽搐一下,顿时有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被就萧索的背影变得更加的孤单。

    看着紧闭的朱漆大门,还有高悬在门楣之上的司徒字样,他的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悔恨。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做出盗窃主家财物的事情。

    “但愿老爷早日高中,光大门楣。”

    虽然知道,司徒刑肯定看不到,就算看到也不会在乎。

    但是,毛小六还是跪在大门前叩了几个头。内心默默的向漫天神灵祈祷。

    司徒刑虽然惩罚了他,但是不仅给他纹银谋生,更让他明白了做人的道理。

    所以他的心中对司徒刑不仅没有怨恨,反而有着浓浓的感激。

    从大门缝隙中,看着毛小六萧索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外,和他同时来的杂役,都是一脸的唏嘘。

    但是却没有一个对他的遭遇表示不满。

    就连平时和他私交莫逆的,也不认为司徒刑和杨寿的处置有什么问题。

    “水滴石穿,绳锯木断。”

    “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

    这两句话被众人刻在石碑之上,防微杜渐的理念更是被他们记在心里。

    没有人再胆敢以身试法。府邸内的风气也为之一正。

    司徒刑静静的坐在大厅之中,奴仆们小心谨慎的围绕在四周,他能感觉到众人心中对家法的畏惧。但是,他并不认为着有什么不好。

    法家,本来就是刑名之术,严刑峻法威慑人心。

    对家规国法保持敬畏之心,在司徒刑看来并不是坏事。

    人们对国法家规一旦没了敬畏之心,那就是动荡的源头,混乱的开始。也意味着乱世的降临。

    经过毛小六事件,司徒府的仆役,对家法的认知度大幅度提高,更是有了敬畏之心。

    不论为人还是做事,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司徒刑对此不由暗暗的点头,如此家风,何愁家门不兴?

    “老爷,根据道法司的王真人推算,明日就是良辰吉日,最利于神主归位。”

    金万三现在全心辅佐司徒刑,自然会把他吩咐的事情做到极致,就连每一丝细节都给做的非常完美。

    这也是司徒刑最看重他的地方,心细如发,所有事情都想在司徒刑前面。

    为了让祠堂落成,神主归位更加完美,金万三花了重金,特意请道法司的王真人进行择日。

    “既然明日是良辰吉日,那就明日恭请神位归位。”

    司徒刑正在翻动页的手指,陡然一滞,这么多日的谋划,总算到了收获的时候。只要家族神主灵位顺利归位,得到朝廷赐额,香火祭祀,祠堂在阴间会形成一座三进院子大小的灵界。不论是司徒刑已经亡故的先父,还是三代祖宗,只要没有逆反大罪,都会被龙气所赦,在灵界中享受祭祀。

    而司徒刑也会获得祖宗气运加持,从而突破命格限制,在郡试中一举成名,获得龙气垂青,从而鲤鱼跃龙门。

    想到这里,司徒刑不由的用满意的看了一眼金万三。

    金万三收到司徒刑满意的眼神,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窃喜。

    得到司徒刑的首肯,在金万三亲力亲为之下,整个司徒府都好似一台高速运转的机械。整个府邸都知道家族祠堂即将落成,为了迎接神主归位,不仅宅院被重新修缮,奴仆也都得到了主家的恩惠赏银,不仅改善了伙食,更给发了新的衣服,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上笑容,一脸的喜气。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