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静静的感受着,想到这里,司徒刑对科举之事更加的上心,毕竟在大乾,想要做官,除了推举之外,就是在科举中取的好的名次,获得举人业位,从而获得大乾龙气垂青,正式成为大乾官僚体制中的一员。

    大乾的律令之力,在司徒刑看来,就像是后世的书包网.bookbao2络程序,而法家弟子就是程序维护的管理员。

    随着在大乾龙气垂青,地位的提高,管理员手里的权限也会随之提升。

    但是程序的最终权限,永远掌握在程序的制定者还有帝国的主宰手中。

    司徒刑现在还是秀才业位,属于大乾官僚体系中最低级的存在,借用法书包网.bookbao2的能量有限,想要获得法书包网.bookbao2更高的权限,通过科举,获得业位,最终入朝为官。

    按照司徒刑的预计,成为大乾王朝正式官员之后,他的法家等级也会从一级法徒升为二级法士。

    “司徒老爷,我不服!”

    司徒刑正在,时不时的用毛笔在本上写上自己的见解,注释。

    外面陡然传来争吵声,司徒刑放下稿,有些诧异的走到大厅。

    只见杨寿面色漆黑的站在大厅当中,一个年岁尚轻,但是面有油滑之色的奴仆跪倒在地上,正在大声的喊冤。

    不少奴仆围在大厅周围,或者同情,或者愤恨,虽然没敢进入大厅,但是眼睛的余光一直注视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司徒刑脸上没有悲喜,静静的坐在那里,仿佛是一座大山,压在众人的心中。就连正在喊冤的奴仆,脸色也不由的一滞。语气和表情都收敛不少。

    “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如此吵闹?”

    司徒刑看也没看那个奴仆,看着杨寿,淡淡的问道。

    “禀家主,这个奴仆偷窃主家财物,被现场抓住,人赃并获,按照家法规定,理应杖刑二十,驱逐出府。”

    杨寿见司徒刑面色阴沉,有几分不渝之色,急忙拱手道。

    家规制定,规矩之力笼罩府宅。司徒刑对法家体悟加深,威严日重,别说普通的仆役,就连他有时候面对司徒刑的时候,心里都有惴惴之感。

    “人赃俱获,按照家规,理应如此。汝可有话说?”

    司徒刑面沉如水的看着跪倒在地的奴仆。

    毛小六看着司徒刑冰冷的眼神,不由的咽了几口唾沫,才压下心中的恐惧,这才战战兢兢的说道:“禀司徒老爷,我是偷窃了主家财物,但是只偷了一枚铜币,而且也是第一次行窃,罪不至此,请老爷开恩。”

    “就是,只不过是一个铜币,杨将军实在是太较真了。”

    “就是,一个铜币,怎么能算是偷窃呢?”

    “一个铜钱,判处杖刑二十,驱逐出府,实在是太严厉了。”

    “真是让人心寒。。。”

    外面的家丁看着跪倒在地的毛小六,陡然升起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偷摸小声议论道。

    杨寿听着外面的议论声,脸色不由变得更加难看,毛小六也听到了外面的议论声,眼里闪过一丝庆幸,心中畏惧之情大减。

    “不过是一枚铜钱,就要判处二十杖刑,驱逐出府,实在是太严苛了。”

    “真是如此么?”

    司徒刑端坐在上首,自然也听到了外面的议论声。但是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让人看不出心中所想。

    外面的奴仆见家主没有反对,胆子愈发的大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就连厅堂内的杨寿等人也能耳闻。

    “是的,老爷!”

    毛小六得到同僚声援,又见司徒刑脸上没有厌恶反感的神色,壮着胆子说道。

    “真是大胆!府宅中还有无规矩,是谁给尔等这么大的胆子?”

    司徒刑面色陡然变得阴冷,音调虽然不高,但是却有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毛小六只感觉心脏被人狠狠的攥了一把,再也不敢如刚才一般放肆,就连外面的奴仆也是心中惴惴:

    “一日一钱,千日千钱,水滴石穿,绳锯木断。“

    “小恶不罚,必出大祸!”

    “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

    见众人声音一静,司徒刑的声音再度响起,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听在众人的耳中,却如同炸雷一般,有一种说不出威严。

    “水滴石穿,绳锯木断。”

    随着司徒刑话音落地,众人的心中十分自然的出现了一副画面,一根根石笋倒挂在洞窟上方,石笋的尖部,有一滴水慢慢的滴落。在水滴下方,是一个坚硬,仿若铁石的磐石,柔软的水滴落在磐石之上,瞬间飞溅四射。

    日久天长,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月,坚硬的石头,被柔软的水滴磨平,洞穿,石头平面上出现成一个深邃,不知所长的黑洞。

    “呼!”

    众人有些心惊的看着眼前的画面,谁能够想到,最柔软的水滴,竟然能够洞穿最坚硬的磐石。

    呼!

    真是可怕!

    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

    “这个毛小六,被打的还真不冤枉。”

    想到这里,众人对毛小六的同情之心尽去。

    毛小六也想到了那一幕,被吓得面色苍白,两只眼睛发直,司徒刑仿佛是一座高山,压得他喘不过气。

    一肚子的花花肠子,一心的鬼蜮伎俩,在司徒刑威严之下,竟然都不敢使出。更不敢为自己进行狡辩。

    “你还有什么话说。”

    司徒刑看也不看,继续冷声问道。

    “奴才无话可说!”

    毛小六面上带着虚汗,欲要张嘴辩驳,但是又发现无话可说,最后只能低头认罪。

    “既然无话可说,触发了家法,就要受罚。杨寿,你今日亲自行刑。”

    随着毛小六认罪,外面刚才为毛小六求情的奴仆,脸上都露出不好意思,悔悟的神色。司徒刑低声吩咐道。

    “诺!”

    杨寿眼睛里闪过一丝冷光,低头答应道。

    武士早就摩拳擦掌,准备好。司徒刑刚吩咐完,两个武士就上前将毛小六按到在地上,杨寿手持刑杖,在众人注视之下,对着毛小六的臀部狠狠的打了下去。

    随着刑杖落下,毛小六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前面他还能紧咬牙关死死的忍住,到最后实在是忍不住,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声嘶嚎起来。

    杨寿不会因为他痛苦嘶嚎就手软,浑圆的木棍重重的落下,没有几下他的后背就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有几个胆小的奴仆都转过头,再也不敢再看一眼。

    围观的奴仆眼中或者是流露出不忍,不安,愤恨,或者害怕的神色,但是不论是丫鬟还是小厮,心中对家规家法都有了足够的敬畏,轻易不敢碰触。

    司徒刑静静的端坐在主位之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以酷刑震慑人心,这也是司徒刑最想看到的。

    一丝丝秩序之力在虚空中交织,更加的稳固牢靠。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