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从现在开始他们就是你的兵,有你全权负责,需要什么尽管告诉我,我会给你如数准备。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给练出一队精兵。”

    司徒刑满意的看着精气神明显异于常人的士卒,转头看着杨寿一脸郑重的说道。

    “诺。”

    杨寿低着头,眼睛里流露出感动和兴奋的神色。

    龙科多看着手中厚厚的银票,就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他虽然掌控帮派,垄断努力交易,日进斗金,看似盈利颇多,但是上下打点,左右逢源,开销也是不少。

    像司徒刑这样大方,出手阔绰的主顾,他一年也见不了几个。自然不敢怠慢,本来心中因为杨寿而产生的一点点不悦,也在银票面前变得烟消云散。

    他现在恨不得司徒刑天天都来光顾。

    司徒刑文章练达,但是对蓄奴等后宅之事懂得并不是太多,杨寿只知练兵习武,更是如此。

    好在有金万三在旁辅佐。他的眼睛甚是毒辣老道,一个个身体强壮,神色机灵的丫鬟小厮被选中。

    司徒刑身后的队伍也越来越长,一张张银票被交接,龙科多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真诚。

    司徒刑又在龙科多那里买了足够多的家丁丫鬟,又从车行雇了几辆马车,在老把式的带领下,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到了新买的府邸。

    惹得不少好事人围观打趣,很快知北县的人都知道,写出陋室铭大才子司徒刑搬离旧宅。在城东侍郎府邸温习诗,全心准备府试。

    黄子澄等和司徒刑相熟的,得知司徒刑喜迁新居,都派人送来贺礼,唯恐司徒刑人手不够,更另外派出得力人手,来帮助司徒刑打扫卫生,整理内务。

    等司徒刑一行人浩浩荡荡到达府邸的时候,老侍郎的遗孀,那位九品诰命老夫人早就在丫鬟小厮的陪同下驾车远去,只留下一座孤零零的空宅。

    本就阴气重的府邸,看起来更加的阴森。

    好在司徒刑人手足够,又有黄子澄等人帮忙,在丫鬟小厮,还有护院武士齐心协力之下,府邸很快就被打扫出来。

    不仅是野草,枯败之木被拔出,就连漂浮在湖水上的落叶都被清理,黑色的淤泥被翻在湖畔的花丛中,滋养着草木,明年的花草必定越发的旺盛。

    大厅,房,还有卧室等被擦了一遍又一遍,在阳光照射下,原木雕琢的板凳有一种瓷质的油光。

    清水泼洒在地面之上,不仅让整个环境看起来多了几分清爽,更减少了诸多浮尘的腐朽味道,让空气闻起来更加的清新。

    府邸初建,一切都没有章法。不论司徒刑还是杨寿对经营府邸都没有经验。

    好在金万三这人八面玲珑,尤其擅长经营打理。又有黄子澄等府中老人帮衬,不过几日功夫,司徒刑的府邸竟然被打理的有模有样起来。

    但是司徒刑知道,这些都是表面功夫。只有建立自己独特的家规,形成门风,才是真正的成功。

    因为外宅事物繁杂,杨寿虽然不是有勇无谋的莽夫,但是他最擅长排兵布阵,沙场杀敌。

    将他困在府中,那是明显的大材小用,明珠暗投。

    司徒刑肯定不会做那种有眼无珠的蠢事。他自己对这些更是没有兴趣,他现在最大的目标,也重中之重的是在府试上一举夺魁。

    从而获得龙气垂青,气运加身,最终获得官身。

    最后司徒刑索性高薪聘请金万三,将所有的事情都托付给他。

    金万三也不负众望,将外府的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条。和杨寿,一个掌管外宅,有一个打理内宅,司徒徐获得这一文一武的辅佐,新生的司徒家瞬间变得蒸蒸日上,不论是士卒还是丫鬟身上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活力。

    “老爷,按照你的吩咐,祠堂已经建好,就等神位入主。”

    “辛苦了,一会去领十两银子。”

    司徒刑听闻祠堂建好,端着茶碗的手一顿,眼睛里流露出狂喜的神色,只要神主入了祠堂,就能福荫后人,对自己的气运定然会有很大的补益。

    “谢老爷赏!”

    金万三听到赏银,顿时变得眉开眼笑,就连脸上的疲惫之色也变淡不少。

    司徒刑虽然很少插手府邸内的正常事物,但是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处事公平公正,不偏不倚,不论是金万三还是其他的仆役都暗暗的心折。

    也因为这个原因,不论是金万三还是府邸中的小厮杂役,做事都非常用心,人心渐渐变得安定。

    “你还有什么事情?”

    见金万三汇报完还没有退下的意思,司徒刑放下手中的籍,有些诧异的问道。

    “家主,这里有几份请柬,都是要邀请家主参加诗会的。”

    金万三拿出几个请柬,询问道。

    “都给我推了。”

    司徒刑接过来,随意的翻看了一下,发现都是一些私人性质的邀请,不由兴致缺缺的摇了摇头,毫不犹豫的推辞道。

    司徒刑一篇鸣州诗陋室铭名震北郡,无数的达官贵人对他趋之若鹜,以邀请他参加诗会为荣。

    司徒刑也懂得饥饿营销,将所有的请柬都以备考为名拒绝。但是邀请的人不见丝毫减少,反而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金万三因为是司徒刑的外府管家,和知北县的高门大户多有往来,身份地位也跟着提升不少。至少走到哪里,没有人再叫他商贾之徒。

    “府中诸多事情已经步入正轨,赏赐固然能够收拢人心,但是却没有形成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

    司徒刑眼睛看着远处的云脚,眼神幽幽的说道。

    “家主说的是。”

    金万三低头躬身站在那里,低声应道。

    “一斗米的恩人,一石米的仇人。给予太多,有害无益。”

    司徒刑眼神幽幽。

    金万三有一种如芒在背之感,心中暗暗的反省。是不是自己最近得意忘形,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这个找人刻成碑文,立在大厅显眼处。此乃司徒家家规,虽非国法律令,但我司徒氏子孙,还有司徒家仆役,必须遵守,否则轻则训斥,重则驱逐。”

    司徒刑将一张写好的纸筏交给金万三,上面是借鉴了前世江南郑氏家范,结合现实的实情,综合考虑,用来弥补大乾律令不足而编纂的家规家法。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