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将为兵之胆,将强强一窝,将熊熊一窝,将领的能力如何,直接关系一个队伍的战斗力。

    现在有了贪狼星主杨寿这员猛将,司徒刑的心思去了大半。

    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没有精兵,就算是杨寿这员猛将也不会有太大作为。

    “再准备几十名身强体壮,练过武的家丁,我有大用。”

    “稍等!”

    龙科多见事情已经成定局,根本没有他反悔的余地,而且司徒刑财物颇丰,出手大方,自然不愿意现在横生波折,恶了主顾。

    在下人耳边轻声吩咐几声,不大一会就听院内传来一阵脚步声,几十名上身裸露,肌肉隆起,身强体壮的家丁组成长队,迈着整齐的步伐雄赳赳气昂昂的跑了过来。

    看的整齐划一的队伍,龙科多用眼角斜了一眼杨寿,眉宇带笑,心中暗暗想到。

    “想来,军中精锐也不过如此吧?”

    杨寿好似一块万年不化的玄冰。目光冷冽的看着眼前的壮汉。脸上无悲无喜,根本让人看不出他真实的感情。

    有道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司徒刑也有心想看看杨寿的练兵之法,索性把士卒选拔,全权委托给杨寿。

    “诺!”

    杨寿没有推让,痛快的答应下来,他刚才还有些为难,担心司徒刑不通兵事,购买的士卒,不符合他的要求,犹豫是否想要进言。

    但是没有想到,司徒刑给予了他超乎想象的信任,就连选拔士卒这样的大事,都全权委托给了他。

    “只要和我对视能够超过三十息,就算通过!”

    杨寿的头发下垂,遮挡着面部的青印,但是全身上下却有一种刺骨的寒气,真有真正上过战场,见过血的老兵,身上才会有这样的煞气。

    胆子小的人,哪怕只看一眼,都会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龙科多和金万三面露诧异的看着,这样儿戏的选拔,真是令人大开眼界。金万三下意识的看了司徒刑一眼,希望他能够阻止这场闹剧。

    但是,他注定要失望了。

    司徒刑的面色没有任何变化,一脸微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根本没有阻止杨寿胡闹的意思。

    龙科多则是面色古怪,虽然他不通兵事,但为了带好队伍,也请教过行伍之人,了解过几个大宗之法。像杨寿如此选拔,真是为所未闻,再看着仿佛标枪一般挺拔的杨寿,眼睛里就隐隐有不屑之色。

    原来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五息,淘汰!”

    一个体格壮硕,肌肉隆起的汉子,见前面的人被轻易的淘汰,不由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真是软蛋,竟然不过五息就全身汗如雨出。

    目光对视,比凶狠谁不会啊?如果是自己来,定然能够轻易通过考核。

    但是他很快就知道这个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可笑。

    他本来认为这个考核对他来说只是走走形式,根本不会有任何难度。

    但是当他和杨寿目光对视之后,才真正了解到其中的困难。

    杨寿的眼睛好似两把匕首,具有刺穿人心的效果,全身的杀气聚而不散,仿佛是一头来自远古的巨兽,让人有一种胆战心惊之感,不过五息,他就两股战栗。

    十息过后,他的裆部已经隐隐有了几分湿气。

    杨寿嘴角升起一丝不屑的笑容,真是天真的可爱,比凶狠,就是看谁把眼睛睁得大么?如果真是这样,大乾边疆和邻国就没必要连年征战了,只需要比比将士的眼睛大小就可以了。

    “将军,我的身体强壮,近身搏斗,可以以一敌三。”

    被淘汰的士卒有些不甘心,露出自己全身坚硬的肌肉,试图让杨寿改变想法。

    杨寿面色不变,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屑。

    这样的士卒即使身体再强壮,没有胆气,上了战场也会当逃兵或者是叛徒,淘汰。杨寿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坚硬:

    “十息,淘汰!”

    一个个士卒在杨寿目光逼视下,面色煞白,冷汗直流,更有的被当场吓得大小便失禁,丑态百出,被杨寿直接淘汰掉。

    “三息,淘汰!”

    杨寿的眉头皱着,因为眼前的士卒竟然被他身上的煞气,吓得小便失禁,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子尿骚味。

    又是一个,这些士兵的素质真差。

    这样的士卒上了战场,被煞气一激,恐怕瞬间会丧失理性,或者到处乱冲扰乱大军,或者是两股发抖,倒在地上装死。

    根本不会形成战力,还会累赘大军,这样的人杨寿说什么也不会招进自己的队伍。

    司徒刑看着大小便失禁,全身抽搐,丧失意识的士卒,摸着自己的鼻子,有些古怪的看了一眼龙科多。

    刚才心中还满是不屑的龙科多只感觉被人在脸上狠狠的打了几巴掌,面色看起来有些阴沉,随手招来一人吩咐几句,不大一会昏迷的几个士卒被像拖死狗一样拖了出去。

    又有几个仆役用清水冲干净地面,臭气瞬间减轻不少。但就这样龙科多看向地面的眼神也是充满了厌恶,心中暗想这里的地面是不是要重新换上一换?

    过了一会,又一批几十个壮丁被拉了过来。

    “二十息,淘汰!”

    杨寿身上的煞气仿若实质,仿佛寒冰一样刺骨,没有见过血的家丁被他盯上,就有一种被洪荒猛兽盯上的感觉,头皮本能的发紧,全身皮肤长出一片片疙瘩,尽管他们提前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杨寿的杀气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抵御的,就算他们用了紧咬牙关,或者是分散注意力等取巧之法,但是在杨寿面前都没有任何作用,他们只比第一波的人多支撑了几息,或者全身颤抖,或者神智错乱,或者是屎尿横流,各种丑态百出,看的龙科多眉毛一阵阵上挑,恨不得将这些丢人现眼的东西都扔进河里。

    “五息,淘汰!”

    “十五息,淘汰!”

    “二十息,淘汰!”

    随着杨寿冷酷的声音响起,一个个壮汉被人拖走,几个家仆手持清水,打扫擦拭地面,后面的人自动补上。

    “三十息,通过!”

    一个身形略显消瘦,脸色有几分苍白的少年,在杨寿的狼眼逼视下,虽然全身冒汗,但是丝毫没有退缩,直到杨寿冷酷的声音再度响起。

    “三十息,通过!”

    杨寿选拔士兵,淘汰率堪称恐怖,龙科连着多换了三批人,大约一百人,最后实在无人可调,一共才有十个人通过考验。

    “这十个人我全要了!”

    司徒刑笑着抚掌,直接站起身,把银票往龙科多手里一塞,语气霸道,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说道。

    “这!”

    龙科多也不是傻子,被杨寿以这种堪称变态手段选出的士卒,自然是精锐中的精锐,想到这里心中难免有些不舍。

    但是他看到杨寿那双充满杀意的眼神,全身不由的一僵,到嘴的话不得不咽了去。他也算想明白了,北郡的那人大人肯定是得罪了,如果再得罪了司徒刑和杨寿,那才真是自寻死路。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