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看着面色悲怆的杨寿,司徒刑能够感受到那种发自内心的自责和悲伤。

    但是,他并不认为,这是杨寿自我堕落,不能自拔的理由。

    “往事不可追,将军可想为儿郎们报仇?”

    “报仇?某家现在不过是一个奴仆,又有什么能力为儿郎们报仇。”

    杨寿的瞳孔慢慢的有了焦距,但想到自身的处境,不由咧了咧嘴,一丝苦涩爬上脸颊,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胜败兵家事不期,

    包羞忍辱是男儿。”

    司徒刑微微一笑,走上前在杨寿的耳边轻声朗诵了半阙七言小诗,如果黄子澄在这里一定又会大喊吐槽道司徒半阙。

    “胜败兵家事不期,

    包羞忍辱是男儿。”

    “包羞忍辱是男儿。”

    “包羞忍辱是男儿。”

    随着读诵,杨寿仿佛想明白了什么,眼睛越来越亮,心中仿佛有一团寂灭的火焰被重新点燃,全身上下释放出令人感到夺目的光辉。

    他头顶青色的气运越发的浓郁,白色的贪狼对天长啸,一颗斗大的星辰挂在空中,一丝丝星光垂下,滋润着他的命格。

    天人交感。

    重新找自我的杨寿,气运和虚空中的贪狼星发生共振,才形成了眼前的奇特景象。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金万三和龙科多仿佛听到一声凄厉的狼嚎。等他们竖起耳朵想要听真切些的时候,一切都归于平淡,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兵家子弟杨寿,拜见家主!”

    杨寿仿佛是一把出鞘的宝剑,眉宇之间有一种难掩的锋芒。但是这样英雄盖世的人物却衷心的跪倒在司徒刑面前。

    “哈哈,我今日得将军,犹如昔日高祖得韩信!”

    司徒刑也没有矫情,急忙伸手将杨寿从地上搀扶起来,嘴角上扬,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最后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把杨将军的契约拿来。”

    司徒刑眼睛余光看到龙科多,不由的大声喝道。

    “这。。。”

    见司徒刑真的能将杨寿折服,龙科多的嘴巴大张,眼睛中更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最奇怪的是他的脸上竟然没有一丝喜色,反而有说不出的沮丧和弄巧成拙之感。

    他做梦也想不到,司徒刑竟然真的能够将杨寿降服。

    现在主仆名分已定,司徒刑让他将杨寿的契约取出。

    龙科多顿时有一种被架在火上炙烤的感觉,感到左右为难,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司徒老爷,杨将军早已经被大人物预定,小的不敢不从。要不您再看看其他勇士,我可以出售给您一位异域的百夫长,身体强壮,力大无穷,弓马娴熟。”

    虽然知道这样说会往死里得罪司徒刑,但是想到那位大人物的权势,龙科多不由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上前一步躬身声音有些发涩的说道。

    “你想毁诺?言而无信,可不是大丈夫所为。大人物你得罪不起,难道你就认为我好欺辱不成?”

    司徒刑没有接龙科多的话茬,眼睛好似两把尖刀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

    龙科多只感觉自己被一头洪荒巨兽盯上,全身上下都有一种战栗惊惧之感。以胆大不要命出名的龙四爷在司徒刑的注视下,两条大腿竟然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杨寿眼睛微眯,看着司徒刑的目光再次发生变化。如果说刚才是感激,那么现在就是找到了同类。

    他在司徒刑的身上闻到了铁血的味道,还有无边的杀戮。

    司徒刑之所以有这种气质,完全得益于心魔所创建的杀戮空间。司徒刑化身大乾将军,亲身经历过生死战场,骨子里自然而然的具备了这种铁血之气。

    “竟然敢戏弄于我,真是好大的狗胆。”

    司徒刑面色阴沉,眼睛冰冷,龙科多竟然有一种置身冰天雪地的感觉,全身忍不住的哆嗦了几下。

    “你是认为我不敢杀你?还是认为我的剑不够锋利?”

    司徒刑的手缓慢的放在剑鞘之上,龙科多看着剑鞘中露出的一丝寒芒,全身战栗更重。生死之间的直觉告诉他,司徒刑是认真的,只要他一个答不当,司徒刑手中的宝剑必定出鞘。

    “小的不敢。”

    龙科多看着司徒刑手中的长剑,眼睛中流露出挣扎的神色,最后还是求生的本能战胜了对大人物的恐惧。

    “既然不敢,那就速速办理。”

    司徒刑看着面色苍白的龙科多,不屑的冷笑一声。

    “大人,北郡的大人赏识杨将军,准备将他招致麾下。”

    龙科多看了面无表情的杨寿,转头看向司徒刑,试图陈述厉害,让他改变想法。

    啪!

    司徒刑的剑鞘狠狠的抽在龙科多的嘴上,一颗洁白的牙齿被拍飞,赤红的鲜血瞬间从龙科多的嘴角涌出。

    “真是呱噪。”

    司徒刑站起身,在如刀的目光逼视下,不论是龙科多还是他手下的奴仆,都感觉阵阵胆寒,就连堂屋的温度都好像瞬间下降了不少。

    “我再说一遍,杨将军我要定了。谁再敢呱噪,这就是下场。”

    龙科多用手捂着自己的腮帮子,眼神阴郁,但是当他看到司徒刑冰冷眼神的时候,顿时感觉有一股寒气从尾椎升起,全身皮肤瞬间布满了鸡皮疙瘩。

    心中刚有的一点勇气,瞬间被兜头浇灭,剩下的只是浓浓的恐惧。

    杨寿抱着宝刀站在厅堂中央,一脸不屑的看着惊慌失措的龙科多,还有面色发白的家奴。

    他用手捂着鼻子厌恶的看了角落里的几个奴仆,他们的裆部明显有浸湿的痕迹,地上还有一些黄色痕迹。

    杨寿认得他们,正是跟随教头训练的那几个壮汉。

    “真是一群废物,徒有其形,没有其神,胆气如此衰败,上了战场都是逃兵。”

    在司徒刑的铁血手腕下,手续办理的十分顺利,不过盏茶功夫,杨寿的契约就出现在司徒刑的手上。

    司徒刑的目光落在契约之上,他能够明显感觉到秩序特有的波动,一根根锁链穿过空间将杨寿捆绑的严严实实。

    而锁链的另外一头则在契约之上,不论是谁得到了这张契约,都能够号令指使杨寿。

    “这张契约真是原件,并不是伪造的。”

    不过司徒刑并没有收起来,而是不屑的冷笑一声,就当着杨寿的面把契约撕成碎片。

    还恐怕撕碎的不够彻底,最后更是找来火盆,取了易燃之物,用火折子点燃,等到全部彻底化为灰烬。

    感受着属于秩序特有的波动彻底消失,杨寿身上的看不见的锁链一根根的崩裂,身心彻底恢复自由,司徒刑这才满意的站起身形。豪迈中带着不屑的说道:

    “杨将军这等英雄豪杰,岂能被这一张废纸束缚。”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