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转过一个院落,走过一个半圆形的月亮门,又在曲折的走廊里绕了几圈,壮汉这才把他领到一个装修典雅,雕梁画栋的堂屋。

    这个堂屋是整个院落的核心,知北县最大的奴隶商人帮派龙头龙科多平时就在这里办公。

    这位龙科多,龙四爷在常人眼中可是一个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坊间更有传闻,知北县白天归县尊管辖,到了夜晚就是四爷的天下。

    体型富态,头戴员外帽的龙科多正坐在太师椅上翻看着账簿,几个小厮打扮的下人站在身后。

    还有两个面容姣好,身材修长的侍女轻柔的挥舞着扇子。

    金万三面色恭敬的给龙科多行了一个礼,有些讨好的笑着说道:“四爷好!”

    龙科多没有起身,只是用斜了金万三一眼,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龙科多早年只是一个讨江湖的,因为身体好,敢打敢拼,不怕死,聚拢了一帮苦出身,跟着人混了帮派。又因为排行老四,讨江湖的都喊他四儿,或者是龙四。

    时光流逝,随着他在帮派里的地位越来越高,称呼也四儿变成了四哥,几年前接任龙头之后,所有人见他都得尊称一声四爷。

    “四爷,这位是陋室铭司徒老爷,想要在这里买一些奴仆。”

    金万三见龙科多把头埋在账本之中,怕怠慢了司徒刑,急忙小声介绍道。

    刚才还是风轻云淡,稳坐钓鱼台的四爷顿时面色大变,就算他势力再大,也不过是一介白身,地位低下,他敢在金万三面前摆架子,那是因为金万三不过是商贾之徒,但是司徒刑是正儿八经读人,还是有功名在身的,给他几个胆子也不敢怠慢,急忙起身抱拳有些文绉绉的说道。

    “龙科多见过司徒先生,先生光临,让这里蓬荜生辉”

    “幸会!”

    司徒刑看了龙科多一眼,神态傲慢,下巴微点,算是打过招呼。。

    至于说,四爷不四爷的,在司徒刑看来只是一个笑话。龙科多虽然势大,号称知北县最大的奴隶商人,别人当他是一个人物,但是在司徒刑看来他不过是县衙圈养的狼犬。如果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县里的贵人想要收拾他不过是抚掌之间。

    “不知道司徒先生打算要什么样的奴仆?”

    能够成为龙头,掌握奴隶贸易,固然有官府在背后支持,但是龙科多也不是常人,他一脸谦卑的站在那里,丝毫没有刚才的颐气指使。

    “身体强健的武者,如果在军队待过,带过兵,见过血更好。”

    司徒刑很自然的端坐在上首,也就是龙科多刚才坐着的位置。仿佛主人一样打量着四周,见龙科多的脸上没有任何尴尬和不满之色,心中不由暗暗的点头。

    能屈能伸,识时务者为俊杰。

    怪不得他能和官府达成默契,成为龙头,掌控知北县的奴隶市场。

    “嚯,还真巧了,昨天我这里刚来了这样一位爷。”

    龙科多眼睛一转,使劲的一拍自己的大腿,大声笑着说道:

    “这位本来是大乾边军中的校级军官,一身本事没的说,不论是行军打仗,还是武艺都是好样的。”

    “只因为脾气太臭,得罪了人,被同僚算计,吃了败仗。朝廷怪罪,这才被削了职,入了奴籍。”

    “哦!”

    司徒刑有些感兴趣的看着龙科多。

    “喊来看看。”

    “这位爷的身价可是不菲,有几位大人都想要把他收到麾下。”

    龙科多眼睛一转,有些试探的说道。

    司徒刑没有说话,嘿嘿冷笑几声,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也不气恼,随手从怀里掏出一把大额银票放在桌子。

    “好嘞。”

    看着桌子上的银票,龙科多的眼睛陡然一亮,转头吩咐几句。

    “这位爷虽然是落了毛的凤凰,入了奴籍,但是脾气却是不小,爷还是要当心些。”

    龙科多见司徒刑品着茗茶,一脸的淡然,主动上前小声提醒道。

    “无妨。”

    司徒刑斜了龙科多一眼,毫不在意的说道。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一个身高过丈,全身肌肉隆起,怀里抱着一口宝刀,好似雄狮一样强壮的汉子走进屋子。

    因为体型实在太过壮硕,屋子里的光线顿时就是一暗。

    “何事?”

    杨寿头发有些松散,一缕缕长发垂下,正好遮着他的脸颊。看也不看司徒刑和龙科多,语气冰冷好似钢刀一般。

    龙科多看着面色倨傲的杨寿,被他的气势所慑,本能的感到一阵恐惧,面色说不出的古怪,看起来好似便秘一般。

    感受到铺面而来的煞气,司徒刑的眼睛微眯,这种气息他很熟悉,只有真正在战场上杀过人,见过血的老兵身上才有这样的煞气。

    想到这里,眼睛中顿时流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杨寿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司徒刑还是从他下垂头发缝隙中看到了一丝青色的痕迹。

    墨刑!

    也叫黥面,就是在犯人的脸上刺字,然后在涂以墨炭,表示犯罪的标志,以后再也擦洗不掉。

    刑徒,只有刑徒的脸上才会被刺青。这块刺青会跟随他一生,将会是他耻辱的象征。

    杨寿以乱发遮面,真实的原因就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脸上的刺青。

    司徒刑以望气之法看之,只见杨寿头顶气运成青色,更有一尊白狼仰天长啸。

    贪狼入命!

    按照命格来说,杨寿未来的作为甚至在原来的司徒刑之上。

    司徒刑的眼帘下垂,好似老神在在,但是眼睛里却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喜色。

    贪狼星主,而且武学境界并不是很高,如果获得兵家秘法资源,修为肯定会一日千里。

    如不早亡,必定会能成为武道宗师,甚至是武圣一般的存在。

    有这样的人辅佐,未来的道路会少很多障碍。自身的气运也定然会提升不少。

    “司徒老爷想要聘请一名护院。”

    龙科多有些发憷的看了一眼杨寿,默默的说道。

    “没兴趣,不去!”

    杨寿面色冰冷,看也不看龙科多和司徒刑,转身就要离开。

    “千金易得,一将难求。”

    司徒刑看着想要转身离去的杨寿,不由站起身形,声音洪亮的说道。

    “将军就想如此自甘堕落,蹉跎一生不成?”

    杨寿的身体陡然一僵,锐利冷酷的眼睛里陡然多了一丝暖色,但是好似想到了什么,化作一声重重的叹息,声音中带着说不出的苍凉悲怆:

    “败军之将,何以言勇?”

    “如果不是某家贪功冒进,也不会中了敌人埋伏,以致跟随某家的大好儿郎埋骨他乡。”

    “魂兮,归来。魂兮,归来。”

    说到其中悲伤之处,杨寿脸上的悲色更浓,虎目中更隐隐有泪光闪烁。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