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老爷,可是没有满意的么?”

    金万三察言观色能力很强,见司徒刑脸色有些不满,悄悄上前一步隔开几个体型粗壮言行粗鄙的奴隶主,小声问道。

    “恩!”

    司徒刑看着两边眼神空洞,心神已失的奴仆,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些奴仆都是下等货色,真正好的奴仆,是那些罪官子女,战场军官,还有异族。”

    金万三将围上来的奴隶主驱散,这才压低声音说道。

    “我认识其中一个很大的奴隶主,不论是罪官子女,还是战场军官,甚至是异族的勇士都应有尽有。爷如果信得过我,我们可以去他那里看看。只是价格上有些。。。”

    金万三看着司徒刑,压低声音,眼神飘忽有些故作神秘,又有些为难的说道。

    “只要能让我满意,银钱不是问题。”

    司徒刑看着故作为难的金万三,毫不在意,一脸土豪,财大气粗的说道。

    “好嘞!”

    金万三只感觉自己被金元宝砸中,眼睛里冒出的都是金光,一脸欢喜的答道,主动挪到老把式身旁,帮他指着道路。

    老把式扯着缰绳,挥舞着鞭子,老黄牛在他的指挥下穿梭在大街小巷之内。

    牛车三拐四拐就远离了大路,进了幽深狭窄曲折的巷子,因为房屋之间距离太窄,阳光不能直射,巷子看起来十分的阴暗。老把式下示意的紧了紧身上的麻衣,让自己暖和一些。

    又转了几个弯,如果仔细观察不难发现,牛车的路径并不是直线,而是在绕弯子。

    看着四周熟悉的环境,金万三的眼睛越来越亮,牛车最终进了一个阴暗狭长的胡同。牛车越走越偏僻,四周人烟渐渐的稀少,到处都是残垣断壁。

    老把式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四周,下意识用余光询问了一下司徒刑。

    司徒刑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现,正在闭目假寐,让人想不明白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爷,奴隶商人大多会做一些见不得光的生意。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老巢会非常的隐蔽,没有熟人带领根本找不到。”

    金万三怕司徒刑有别的想法,急忙小声解释道。

    “无妨。”

    司徒刑下垂的眼帘动都没动一下,毫不在意的说道。

    他是袖揣青蛇胆气粗,别人眼中的龙潭虎穴,但是在他看来,不过是一堆土鸡瓦狗,不值得一提。

    “前面干什么的?”

    就在牛车即将拐弯的时候,从巷子的两头窜出几个穿着粗布,全身肌肉隆起,手持兵刃的壮汉。警惕的打量着车上的众人,仿佛有一个应对不当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我是金万三,这次有大买卖找四爷。”

    金万三知道规矩,急忙从车上下来,非常隐晦的作了一个手势,清了清自己的桑子,笑着说道。

    “既然认识四爷,那就是自己人,请!”

    壮汉没有立即答话,而是等后面放哨的人给他一个安全的眼神,这才笑着说道。

    “老乡,就送到这里吧,你去吧,记住,不该说的话不要乱说,小心给自己惹祸。”

    司徒刑这才睁开眼睛,看也不看四周的壮汉一眼,在怀里随意抓了一把铜子扔给车把式,小声叮嘱道。

    车把式接过铜钱,轻轻的一颠,就知道少说也有三十枚,比车钱多的多,本来紧张发白的脸色瞬间变得生动起来。

    “晓得了,晓得了。”

    “爷。。。”

    这些壮汉一个个脸上长着横肉,看起来的穷凶极恶,而且手上有老茧,身上有明刀疤,显然不是正经来路。车把式有些担心的问道。

    “不妨事,记住我说的话,病从口入,祸从口出。”

    “出去不要乱讲话,否则容易招惹祸端。”

    司徒刑看了看四周一脸凶相的壮汉,轻蔑的撇撇嘴,毫不在意的说道。

    “还是这位大人识得大体,知道规矩。老梆子,这里你从来没有来过,也从来没有见过我们,更什么都没有听到。不要给自己家人招惹祸端。”

    带头的汉子咧嘴一笑,脸上的伤疤格外的狰狞。眼神凶巴巴的瞪了老把式一眼,威胁的说道。

    老把式只是一个老实巴交有点滑头的车夫,哪里见过这种阵势,顿时被面色发白,嘴唇发抖,一句话也不敢说。

    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表示记住了。

    司徒刑眉头微微皱起,有些不渝的看了这几人一眼。

    这几人身上都有黑色的怨气,显然是手下有过人命。

    “休要耍横欺人,不过是一老迈车夫,你吓唬他作甚。”

    领头的汉子被司徒刑训斥,明显的一愣神,脸上有几分挂不住。眼露凶光,就想要威吓教训司徒刑一番。

    “管好自己的嘴巴,小心给自己惹灾。”

    司徒刑的眼神冰冷,那壮汉顿时有一种被远古巨兽盯上的感觉,全身汗毛扎立,一丝丝白毛汗被排出,瞬间湿透。好似一条被打断脊椎的野狗,再也没有往日的威风。

    见壮汉体若衰糠,眼睛中有着难掩的恐惧,司徒刑不屑的冷笑一声,把目光移走。

    “四爷是这一块最大的奴隶主,也是一个手眼通天的主。只要有银子,就连妖族的俊男秀女都能搞得到。”

    金万三见司徒刑在凶神恶煞一般的大汉环绕之下,面不更色,谈笑自如。不由的暗暗心折,要知道,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差一点就被眼前的阵仗吓尿裤子。

    两人在几个大汉的带领下,在小巷子里又绕了不知道多久,最后才在一个非常普通的院落前站住。

    “爷,您别看这个院落普通,里面可是别有洞天,面积大着咧。”

    金万三担心司徒刑看不上,小声说道。

    司徒刑和金万三被请进了宅院,里面果真如同金万三所说,面积大着呢。

    转过一个普通的影壁,里面豁然开朗起来,不仅有亭台楼阁,还有假山飞瀑,湖泊上方有曲折的廊连接。

    一个个年轻俊美的奴仆,婢女在专人的带领下,正在学习各种礼仪规矩。

    还有一些身强体壮的奴仆,正光着身子,在教头的带领下打熬力气,锻炼筋骨。一滴滴滚烫的热汗从脊背,胸腹滑落,摔在地上湿了一片。

    这些奴仆的质量,比北市的强了不止一筹,看的司徒刑不由的暗暗点头。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