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拿着吧,你有好手艺,在北郡开个酒楼,只要好好做,定然能够糊口,也能让绣娘衣食无忧,不必风餐露宿。”

    司徒刑没有将银票收,一脸诚恳的说道。

    鲍牙还在犹豫,但是眼睛已经柔和,明显的心动,司徒刑紧接着说道:“我信得过你的手艺,这一百两纹银就当我入股。”

    “鲍牙以鲍氏历代祖先之灵起誓,今日愿做大人帐下走狗,如有违背,天人共诛,请大人给酒楼赐名。”

    鲍牙看着司徒刑真诚的眼神,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没有任何犹豫,跪倒在地,以头触地,撕下一片衣襟,咬破手指写了卖身契,面色肃穆好似宣誓一般的说道。

    绣娘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眼睛圆睁,有泪花浮动,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鲍牙的祖上本是御厨,后来因得罪权贵而被发配边疆。固然如此,鲍氏子孙的骨子里都流淌着骄傲的血液。

    以追求烹饪之道为己任,不为奴,不为婢,宁可饿死也不吃嗟来之食。

    司徒刑看着鲍牙手中的契约。眼中也充满了震惊之色,奴籍在大乾地位最是低贱,奴仆是家主的私人财产,就算被打死,官府也不会追究。

    司徒刑是法家弟子,对法则之力最是敏感,他能感受到契约上浓浓的规则之力。

    他知道,只要契约在手,利用法家神通,鲍牙的生死都在他一念之间。

    司徒刑急忙上前伸手,想要将鲍牙从地上拉起来。但是鲍牙的态度要比他想象的坚决。两条腿好像牢牢的长在地上。

    “请大人收留,鲍牙定然不负大人所托。”

    鲍牙的态度很清楚,这是要卖身为奴,替司徒刑打理酒楼生意。

    司徒刑本想劝鲍牙打消想法,但是实在拗不过他,抬头望天,看着天山云卷云舒,竟然想到了一副非常应景的对联。

    味美招来云外客。

    酒香引出洞中仙。

    “酒楼的名字就叫仙客来。”

    司徒刑斟酌之后,声音肯定的说道。

    “味美招来云外客,酒香引出洞中仙。”

    “真是好对,好对!”

    鲍牙咀嚼了一会,眼睛里流露出奇光,一脸赞叹的说道。

    “谢大人赐名!”

    瘦弱的黑驴拉着破旧的木车,在嘎吱嘎吱的响声中越走越远。

    一直低头未曾言语的绣娘,心中仿佛放下了什么,突然扭头展颜一笑。

    司徒刑眼中的阴郁尽去,斩仙飞刀不再颤动。司徒刑不是圣人也不是圣母,虽然只是一个弱女子,但如果绣娘最后还是放不下怨恨。

    为了不留隐患,司徒刑肯定会出手斩杀。

    合抱粗的柳树,枝干张开,好似一把大伞,为来往行人遮阳挡雨,换来一丝难得的清凉干爽。

    行脚的商人,过路的旅人,都喜欢坐在这棵大柳树休憩片刻。

    司徒刑坐在牛车的芦苇秸秆之上,看着鲍牙和绣娘的背影彻底消失,思索半晌,将手中用鲜血写成的契约撕成碎片,扔在风中,这才若有所失的叹息一声。

    “大人,你这。。。”

    金万三看着风中的契约碎屑,有些震惊难以理解的看着司徒刑。

    “大人仁慈。”

    老把式低头,衷心的说道。

    “遇到大人,是他们的福分。”

    “从法理的角度,重判绣娘,驱除出境,终身不得返乡。以刑法束缚人性,准备县风气为之一靖,这是对的。但是从人情方面来说,驱除一个孤女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谋生,可能面临被贩卖,杀害,流落风尘等,是为不仁,是错误的。”

    “以重刑明法典是为法,送她百两纹银,让她能够生存下去,是为情,这就是法理之外,不外乎人情。”

    司徒刑眼神幽幽,淡淡的说道。

    “法理之外,不外乎人情。”

    金万三如同雷击,心中仿佛想明白了什么,想要抓住这一丝灵感,但又好似什么都不明白。

    虽然他没有想明白什么,但是心中对司徒刑的敬重之情更重。

    。。。

    车轮再次启动,在绿油油的草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车辙。

    司徒刑身体笔直的端坐在牛车之上,养气之后的司徒刑,不论眼界和格局都提升不少,身上有一种难言的气度。

    没有别比较就没有差距。

    金万三虽然略有资产,气质非凡,但是和司徒刑比起来,却要差上不少。

    他跪坐的姿势看起来有几分拘谨,带有小家子气的感觉。

    两人同时跪坐在那里,好似富豪和乞丐,显现出的气度却截然不同。

    金万三用眼睛的余光偷摸的打量司徒刑几眼,竟然有一种自惭形愧的感觉。

    “啪!”

    老把式摇晃着鞭子,打着鞭花,发出清脆的响声。吃饱喝足的老黄牛力气明显的大了不少,车轮转动的速度也跟着提升。

    牛车从南城门入城,通过青色石路,穿过人烟鼎沸的市场,走过几个幽静曲折的巷子,等司徒刑在抬头,牛车已经到了东城门。

    几个士卒有些松散的站在那,随意的检查着过往车辆和人群。

    几个挑着担子走南闯北的货郎正在讨好的笑着,不停的说着好话,想要士卒高抬贵手,放他们进城。

    穿着铠甲,手持红缨枪的士卒仰着头,一脸的爱答不理。

    还有几个挎着腰刀的士卒在随意的翻拣货郎的担子,针头线脑,面具玩具,调料食盐五花八门,什么都有,看到自己中意的就往腰间塞。

    看的货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僵硬,眼角更是直跳。

    “呸!这帮兵痞,吃人不吐骨头。”

    司徒刑的牛车在众人的后面,所以一时检查不到。看着前面兵痞欺压良民,老把式心有戚戚,使劲的吐了一口浓痰,小声咒骂道。本想多骂几句,但是他突然想到端坐在马车上的司徒刑也是贵人,面色微变陡然收住,显得特别的突兀。

    司徒刑只是笑笑,示意老把式将牛车赶到车门。

    前面几个商贩,见有牛车从后方驶来,直愣愣的岔道最前方,眉头不由微微皱起,显得十分反感,更有脾气暴躁的想要咒骂几句。

    但是当他们看清司徒刑身上的青衫时,瞬间如同被掐住脖子一般,嘴巴大张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