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牛车从田间小路横插过去,虽然难走,但是走的是捷径,速度快了不少。没用多长时间,牛车就从田垄间的绿纱帐里钻了出来。

    在河岸边又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知北县用青砖堆砌的南城门已经隐隐可见。

    “吁!”

    “吁!”

    老把式扯着牛车缰绳,嘴里轻轻的打着号子。老黄牛早就通人性,将牛车缓缓的停泊在一株一人合抱粗壮的大柳树树荫之下。

    阳光透过树冠,落在地上,显得格外的斑驳。清风吹过,下垂的柳枝仿佛南国佳人的细腰随风摇摆,说不出的美丽。

    几只不知名的小鸟站在树梢之上,叽叽喳喳的叫着,静谧中多了一丝灵动。

    金万三看了一眼闭眼假寐的司徒刑,有些厌恶的挥手,树梢上的黄雀受到惊吓,扑楞拍打着着翅膀窜上云霄,隐隐有几只白色绒羽落下,被风一吹,不知飘到哪里。

    本在享受的司徒刑眉头微皱,心中有些不悦,但是他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更没有指责金万三什么。

    老把式将牛缰绳缠在大柳树之上,就近拔了一些新鲜碧绿的蒿草,放在老黄牛的嘴边,任它咀嚼。

    看着吃的正香的老黄牛,老把式有些欣喜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黄牛的脸颊。老黄牛也十分享受这种爱抚,伸出粗厚长满倒钩舌头,轻轻的舔着老把式粗糙的手掌。

    咕噜!

    咕噜!

    咕噜!

    轮毂和车轴之间摩擦,发出一阵阵令人感到牙酸的声响。

    远远的,只见一人牵着一头瘦弱的毛驴,毛驴拉着一辆破旧仿佛随时都能散架的木车。

    走到近前,老把式和金万三才发现,牵驴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那位麻衣汉子,绣娘目光呆滞的斜倚在驴车之上,脸色说不出的苍白。

    “难道司徒老爷要等的人就是他?”

    两人心中不由暗暗的合计道。

    “恩人。”

    在老把式看见麻衣汉子的时候,麻衣汉子也看到了大柳树下的几人。本以为是几个过路的商客。

    但当他看到司徒刑的时候,脸上顿时流露出感激之色,没有任何犹豫的上前跪倒在地,给司徒刑叩了几个头,才站起身激动的说道。

    “如果不是恩人仗义执言,我鲍牙必定会遭贼人暗害,生死不知。”

    司徒刑缓缓睁开眼睛,也许因为闭目养神的关系,他的眼睛出奇的明亮。看了一眼一脸感激的鲍牙,他将目光落在神情呆滞,好似木偶一般的绣娘身上。

    “你可曾怨恨?”

    “大人,您可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小的岂能不知好歹。”

    鲍牙脸色发白,急忙摆着手,急速辩解道。

    “我问的不是汝。绣娘,我识破了汝情郎的诡计,更让汝身败名裂,永世不得返乡,可曾怨恨?”

    司徒刑没有看鲍牙,而是眼睛死死的盯着蓬头垢面,全身臭烘烘的绣娘。

    “大人,绣娘神智有些不清,她怎么可能怨恨大人。”

    鲍牙看着眼睛毫无光泽,面目呆滞,好像行尸走肉一般的绣娘,眼睛里流露出难过的神色,声音哽咽的说道。

    “我没有问你,绣娘你对今日的处罚可曾怨恨不满?”

    司徒刑目光如刀,逼视绣娘空洞无神的眼睛。在他的逼视下,绣娘下意思的躲闪,眼睛中竟然有了一丝情绪。

    “你是否认为判罚过重?”

    司徒刑言语如刀,直指人心,绣娘呆滞的脸上浮现出挣扎的神色。

    “怨,还是不怨?”

    司徒刑声音宏大,仿佛是有一种特殊的魔力。

    “奴家不敢!”

    绣娘空洞的眼神中有了一丝神采,目光复杂的看了司徒刑一眼,跪倒在车上,脑袋低垂,喏喏的说道。

    “不敢,那还是有怨。”

    司徒刑腰板挺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绣娘的眼睛,声音好似三九寒风,瞬间不寒而栗。

    “小的用性命和大人保证,绣娘必定不会怨恨大人。”

    鲍牙急忙上前,扯着绣娘的衣袖,有些焦急的说道。

    “绣娘,你快告诉大人,你心中没有怨。”

    绣娘看着面色仓皇焦急的鲍牙,她的眼睛里流露出犹豫挣扎之色。嘴巴颤抖,想要说点什么,但是那话语就像是被堵住了,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汝是不是认为这次判罚过重?”

    司徒刑仿佛没有看到绣娘眼里的犹豫和彷徨,看着碧绿的柳条,自顾的说道。

    绣娘眼中的神采更重,想到今生再无机会返乡,更无机会见到白发苍苍的高堂,不由的悲从心起。眼睛中有泪光闪烁。

    “人心本恶,不施以重刑,不足以驯服。”

    “轻罪重判,也是无奈之举。”

    司徒刑静静看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惆怅的说道。

    绣娘听着司徒刑无奈的叹息声,仿佛如同雷击一般,心中的怨恨不知为何,竟然少了许多。

    “这是一百两银子,你收着,到北郡后可以盘个宅院,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司徒刑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不由分说的塞到鲍牙的手里,郑重的说道。

    “恩人,这可使不得。这可使不得。你对我家有大恩,哪能再要你的银两。”

    鲍牙看着手中的白两银票,急忙摆手,一脸焦急的说道。

    “休要多言。”

    司徒刑眼神坚定的把银票塞进鲍牙的手中,异常认真的说道:

    “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有了这个银票,至少能让你和绣娘过的舒服一些,不至于没有片瓦遮头,流落异乡。”

    “这。。。”

    见鲍牙还想推辞,司徒刑声音清冷说道:

    “汝总不会想,让绣娘这个弱女子陪你露宿街头吧?”

    司徒刑这句话好像是一把钢刀瞬间插入鲍牙的心脏,又好像点中了他的死穴,鲍牙的眼睛余光在绣娘娇弱的身子上滑过,想到想到没有片瓦遮身,流落异乡的苦楚,他的心不由的一缩,就连推让银票的手也是一滞。

    绣娘见鲍牙因为自己犹豫,急忙上前说道:

    “奴家本是农家女,日夜耕作,什么样的苦没有吃过,身子哪里有城里千金小姐那样子金贵。”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