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老爷,城东有一块合适的土地,宅主也愿意出售。”

    金万三等司徒刑喝完茶水,神智清醒之后,才有些讨好巴结的说道。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势力,现在整个知北县,不,整个北郡,谁不知道司徒老爷是文曲星下凡,诗会一鸣惊人,写出鸣州诗词。将来必定会获得举人文位,受到朝廷的重用。

    如果做事入了司徒老爷的眼,提携一二,绝对是破瓦翻身,前途似锦。

    所以对司徒刑的事情,他格外上心,找到合适的地块之后,第一时间就来到司徒刑的住处,又在院门外足足站了一个时辰。

    但是金万三心中没有任何不满,反而甘之如饴。

    为何?名望也!

    这也是司徒刑想要养望的原因。

    只有有足够的名望,不仅能够获得朝廷的敕封,还能获得万民的认同拥护。

    司徒刑看了一眼金万三,对他心中所想,司徒刑心中如同明镜一般,但是他并不认为金万三做错了什么。

    金万三因为是商人的缘故,为人处世圆滑,但是因为格局眼界的关系,还带有一丝小老百姓特有的市侩。

    所以,金万三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并不足为奇。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补有余。自己现在有了一定的名望,自然会有很多人靠拢,或者是提前投资。这是常理,没有什么可惊讶的。

    司徒刑的目光扫过,金万三顿时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不由的收起小心思,认真的介绍道:

    “土地面积够大,房舍情况也不错,不用修缮,就能直接入住。就是远离县城,容易被妖兽侵扰。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卖家的价格出奇的便宜。”

    司徒刑看过金万三的气运,青色气运,更凝聚成一锭锭金元宝,日后定然富甲一方。这样的人自然有常人不具备的能力。

    猫有猫道,鼠有鼠路,金万三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寻得不错的土地卖家,也是不易。

    如果金万三能力,品格上佳,可以将他招募为食客,加以培养,定然能够独当一面。自己很多不方面操作的事情,也可以让他出面周旋。

    蓄士,圈养门客的想法,司徒刑早就有之,昔孟尝君,门客三千,虽然多是鸡鸣狗盗之徒,但是也助其脱难。

    自己有望气之能,可以提前发现人才,加以培养,定然能让明珠破土。

    要是获得良才辅佐,气运反哺之下,对自己的命格也有很大的裨益。

    金万三的气运不一般,而且在商业方面有很高的天赋,值得拉拢培养。

    金万三不知道司徒刑心中所想,见司徒刑陡然止住话头,眼睛幽幽,还以为他对自己的表现不满意呢?心中不由惴惴。

    “这块地面积多大,有何建筑?”

    司徒刑坐在太师椅上,面无表情的说道。

    金万三用眼睛的余光偷着打量司徒刑,见他脸上没有任何不渝之色,这才将心放下。房屋图纸,周边地图等金万三都准备的十分齐全,让司徒刑足不出户就能对田地,房舍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能拥有这等华宅,自然不是常人,为何会被区区妖兽侵扰?”

    司徒刑看了一会,有些好奇的问道。

    “老爷,这里的主人曾经官拜八品侍郎,也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可惜福薄,家中没有男丁,唯一的女儿也远嫁他方,侍郎老爷去世后,家道也就落败了。”

    金万三对这个房子深入了解过,自然张嘴就来。

    “房屋依山傍水,主家曾重金请阴阳家堪舆,风水格局上佳,配以风水阵法,吞纳山水灵气,滋养自身,更无疫病之忧。”

    “三水汇流之地,土地肥沃,而且因为妖兽的关系,少开垦,地力足,在这里耕种,必定连年丰收。”

    “看着不错,明日咱俩一起去实地观看。这是赏你的!”

    司徒刑看着图纸,眼睛里闪过一丝满意,但是具体如何,还是要实地观看之后再做决定。随手打赏了金万三一块碎银子。

    “谢司徒老爷赏。”

    手里得有三四两重的碎银子,金万三脸上的笑容,不由多了几分真实。

    “用心做,银子少不了你的。”

    司徒刑挥手让金***下,自己则坐在油灯前面温习。

    第二日,天还没有大亮,金万三就恭敬的站在司徒刑的院门外。

    司徒刑也没矫情,在金万三的带领下来到县城内最大的一家车马行,虽然武道昌隆,先天武者可以腾空而立,修者度过阴神,成就人仙之后更是飞天遁地,千里之外,须臾即至。墨家也有木牛流马,不食草料,不知疲惫,日行千里。

    但是百姓出行,最多的还是用马车,牛车。

    马车是小车,速度虽然快,但是颠簸,牛车是大车,速度慢,但是坐着舒服。

    因为马匹为战略物资,十分珍贵,很少用来运输。所以士大夫,百姓出行,多会选择牛车。

    司徒刑对牛车的价格并不是很了解,但是好在有金万三,他上前和车行老板交涉了一会,最终以五十个铜钱的价格,雇佣了一辆铺着干草,被褥,看起来十分干净的牛车,还有一个满脸沟壑,皮肤黝黑,手上布满老茧,一看就是经验丰富的车把式。

    司徒刑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车把式也知道,车上端坐的是贵人,攥着鞭子的手很稳,宽敞的牛车非常的平稳,根本没有颠簸的感觉。

    车轱辘压着车辙,很快就出了泥土路,上了一条青石铺成的繁华。

    城中的街道都是青石铺成,两旁店铺林立,各种吆喝之声不绝于耳,车把式仿佛十分享受这种吆喝,时不时的用眼睛的余光打量店里耸动的人头。

    “真是盛世。”

    “宁做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大乾已经立朝三百载,一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真是小民福气。”

    司徒刑有些感慨的说道。

    “老爷说的是,只要能吃饱,能穿暖,我等小民就知足了。”

    车把式点头应道。

    “就是听说东南沿海倭寇一直在闹,只是希望这样的太平光景在长一些。”

    老把式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有些担忧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