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小人真的不知,大人饶命啊!”

    “小人真的不知,大人。。。”

    “大人,您就放过小的吧!”

    麻衣汉子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佝偻的趴在地上,仿佛是一只没有脊椎的软体动物,声嘶力竭的大声哀求道。

    “大胆,竟然敢谋害学政大人,左右,给我拖出去杖刑三十。”

    李承泽看傅举人面色难看,极力想要挽形象,主动站出人群有些讨好的大声呵斥道。

    “真是岂有此理,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

    “竟然如此马虎。”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其他的儒生见傅举人受辱,也都义愤填膺的大声说道。

    麻衣汉子本就惊惧,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下更是害怕,全身颤抖,看起来竟然好似衰糠一般。

    “司徒,这件事你如何看?”

    傅举人并没有立即做出决定,而是有些考校的看着司徒刑,面色和煦笑着问道。

    李承泽的手攥的发白,有些嫉妒的看着司徒刑。

    这一切本来应该是自己的。

    该死的刘子谦,该死的司徒刑,这笔账迟早要和你们清算。

    李承泽在心中暗暗的发誓道。

    “学生认为这人该死!”

    司徒刑走出人群,躬身行礼之后,面色肃穆的说道。

    麻衣汉子听到司徒刑的话,面色更加的灰败,眼睛中充满了绝望。如果不是两个甲士押着他。他定然要起身质问司徒刑,究竟有何冤仇,竟然想要如此害他。

    刚才还群情激愤,想要置厨师罪责的人群诡异的安静下来,每个人都用眼神交流,有一种难掩的震惊之色。

    惊讶,难以置信,震惊,每一个人的脸上都仿佛开了燃料铺,各种颜色都有。

    罪不至死!

    真是歹毒!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胡龙画虎难画骨。

    没想到司徒刑长的一表人才,满脸正气,却是那投机取巧趋炎附势之辈,可惜了大好的才华。

    “司徒刑,汝的心肠怎么如此歹毒。这厨师虽然有过错,但是罪不至死,按照大乾律最多杖刑二十。。”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汝为了一己之私,竟然书包网www.bookbao2.com顾大乾国法,陷老大人于不义,真乃不忠不孝之徒。”

    李承泽挺直腰板,怒声呵斥道。

    其他儒生虽然没有讲什么,但是表情中已经透露了他们的想法,在这件事情上,他们是和李承泽站在一起的。

    傅举人有些狐疑的看着司徒刑,希望能够他能够解释一二。

    司徒刑面色不变,拱手向傅举人行礼之后,清了清自己的嗓子,朗声说道:

    “跪在地上的厨师听仔细了,你有三宗死罪!”

    “如果你有一条认为不合理,不该杀。我愿意承受诬陷之罪。”

    傅举人有些震惊的看着司徒刑,其他儒生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诬陷,在大乾律令中可是重罪。

    会承受同样的惩罚,也就是说,如果今日司徒刑的理由不能让大家心服口服的话,就要承受被斩首的惩罚。

    李承泽眼睛里流露出狂喜的神色,真是不知死活。

    司徒刑,司徒刑,既然你不想活,那么就别怪我心狠。

    只要司徒刑诬告之罪成立,定然要借助父亲的权势将他弄死在牢狱之中。

    “请公子直言,吾究竟有何罪过,竟然会背负三宗死罪。”

    跪在地上的厨师知道必死,心中反而没有了畏惧,昂起头,一脸不服气的吼道。

    “咳咳!”

    “老夫偶感风寒,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结束吧。”

    傅举人清清嗓子,咳嗽几声,有些性质缺缺的说道。

    众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知道这是傅举人在保护司徒刑。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但也不敢忤逆学政。

    毕竟学政掌握评卷科举的权利,对儒生求取功名来说是无上大杀器。

    所以没有儒生敢轻易得罪当地学政。

    “老大人,我不服!”

    李承泽好不容易抓住司徒刑的把柄,就算傅举人张口,他也不想轻易放过。

    傅举人面色清冷,静静的看着李承泽,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李承泽顿时感到一股压力铺面而来。如果不是他有自己的骄傲,还有父辈作为靠山,恐怕瞬间就会被傅举人的气势压倒。但就是这样,李承泽的脸色也比刚才苍白了几分,嘴巴发干,强忍着心跳加快,李承泽一字一顿的说道。

    “老大人,司徒刑轻言杀戮,不处理,公理何在?学生不服!”

    “老师,学生有话讲。”

    看着悲情博取众人同情的李承泽,司徒刑躬身说道。

    “讲!”

    傅举人冷冷的看了李承泽一会,见其他人脸上多同情愤慨之色,不好再强行压下,免得惹出更大的事端。

    “老师,此人有三宗罪,当杀!”

    “你将厨刀磨得锋利异常,能够轻易的切断骨头,但是却没有办法切碎一根毛发。”

    “这是你的第一宗罪,该杀!”

    “你可心服?”

    司徒刑面色严肃,大声喝问道。

    趴伏在地上的厨师本想本能的反驳,但是听到司徒刑的喝问之后,他的面色竟然说不出的诡异。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诡异之中还带着一缕喜色。

    “我认罪!这的确是小的错,该杀!”

    “你将火炉的炭火烧的通红,能够将牛肉烤熟,但是却没有办法烧毁一根毛发!”

    “这是你的第二宗罪,该杀!”

    “你可心服?”

    司徒刑面色冷酷的喝问道。

    “小的心服!”

    麻衣汉子脸上喜色更浓,以头触地,声音颤抖,大声说道。

    “小的真是该杀!”

    “你将细小好似蝼蚁的骨头残渣剔除,但是眼睛却没有看到这么大的毛发。”

    “这是你的第三宗罪,该杀!”

    “你可心服?”

    “小的心服,这三宗罪,小的确实该死!”

    麻衣汉子趴在地上,以头触地,心悦诚服的大声说道。

    李承泽和众多儒生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傅举人虽然感到有些意外,但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看向司徒刑的眼睛中却有掩藏不住的满意。

    “公子,小的犯了三宗大罪,真是该杀!”

    麻衣汉子跪在地上,神色坦然的看着司徒刑。

    “你可曾和谁结怨?”

    傅举人到现在再不明白司徒刑三个该杀是什么意思,那就是实在太愚钝了。

    面色如水的看着麻衣汉子,低声问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