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看着大眼瞪小眼,针锋相对的两人,司徒刑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鼻子,自己好像才是正主,怎么此时却有一种局外人的感觉。

    “好诗,好字,本神却之不恭了。”

    就在两人谁也奈何不了谁的时候,虚空中陡然出现一个圆洞,仿若白玉的手掌陡然伸出,重若千钧的文稿在他手中仿佛稻草,根本没有重量一般。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给老夫留下!”

    傅举人见诗稿被抢,怒声喝道。

    随着他的怒喝,他头顶的文气陡然聚集变成一根黝黑的戒尺对着白玉一般的手掌打了下来。

    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微眯,他在傅举人戒尺上感受到一丝丝戒律之力。

    啪!

    戒尺狠狠的砸在玉手之上,留下一道乌黑的痕迹,玉手明显的一顿,而且司徒刑也听到了一声疼痛的闷哼。但是玉手并没有因为疼痛松开,而是以更快的速度缩。

    “傅老头,脾气怎么还是这么的大,小心气大伤身。”

    冷哼之后,圆洞内传来一声轻笑。司徒刑隐隐看到,一个身穿大红色朝服,脚踏黑底朝靴,头戴官帽,面如金箔,头顶有青气倒垂,面容若隐若现的神灵。

    司徒刑瞳孔收缩,一脸的难以置信。

    竟然有鬼神敢在县城的流觞诗会上,冒天下之大不为,在龙气法书包网.bookbao2,还有大儒儒生的眼皮子底下强抢文稿。

    不说傅举人身为一方学政,文气积累雄厚,就是大乾龙气法书包网.bookbao2象征着一国的威严,也不是一般鬼神能够抗拒的。

    “真是不知死活。”

    司徒刑心中暗暗的冷笑道。

    “放肆!”

    “大胆!”

    “该杀!”

    “休要放肆!”

    其他儒生看着被抢走的文稿,不由的勃然大怒,随着他们的呵斥,一丝丝文气化成刀剑棍斧的形状向神灵斩去。

    司徒刑眼睛幽幽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儒生们不论位格还有文气积累都差上不少,所以文气化作的刀兵要显得透明虚化不少。

    但是架不住数量惊人。

    “哼!”

    看着满天的刀兵,隐藏在圆洞内的神灵不由的冷哼一声,白玉一般的手掌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方金色的官印。

    刺目的神光,还有赤色的龙气变成一团云霞,不论是文气所化的刀兵,还是傅举人的戒尺都被这团看似柔软的云霞所阻挡,再也没有办法落下。

    “神气,龙气,这尊神灵必定是获得朝廷敕封的正神。否则不会有龙气护体。”

    “就是不知是哪位神灵敢冒着得罪知北县文坛的风险强抢文稿?”

    司徒刑看着赤色的龙气,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杜城隍,留下文稿!”

    “否则,老夫带人封了你的庙宇,砸了你的神像。”

    看着刀兵戒尺被官印化作的云霞所挡,司徒刑亲笔所的陋室铭文稿被夺,傅举人的面色陡然变得赤红,顾不得形象,仿若泼妇一般指着圆洞内的城隍,大声威胁喝骂道。

    “竟然是知北县神道的主宰,也只有获得大乾王朝敕封公祀的城隍。城隍是大乾王朝统一敕封,统领一县鬼神,官阶比阳世的县令还高,怪不得此神不惧大乾龙气!”

    司徒刑听到傅举人的声音,心中暗暗说道。

    “哼!”

    杜城隍对傅举人的威胁丝毫不放在心上,他生前可是朝廷三品大员,半步大儒,死后获得圣上追封为知北县城隍尊位,享男爵气运。

    庙宇岂是傅举人说封就封,说砸就砸的?

    也怪不得杜城隍根本不将傅举人的威胁放在心上。

    “真是气煞老夫。老夫定然要告知朝中御史,在人王面前参你一本,削了你的爵位。”

    看着不为所动的杜城隍,傅举人顿时被气的的面色黑如锅底,眼睛崩裂,咬牙切齿的说道。

    “嘿嘿!”

    看着面色发黑,眼角崩裂的傅举人,杜城隍不由的冷哼几声,神道虽然在人道的管辖之下,但是神道自古以来在民间都有很大的影响力,拥有无数的信众。

    他们本身的力量也十分强大,掌握着丰收,雷霆,雨露等诸多权柄。

    所以不论人主还是朝臣,为了社稷稳定,轻易不会斩杀贬斥神灵。以免引起神道自危,反噬人道。

    古往今来朝廷更替,固然有气运衰败,天灾人祸接踵而至,但是和神道的推波助澜也有不小的联系。

    就算为了安抚神道。

    只要城隍不犯忤逆不赦等重罪,就算傅举人上,杜城隍也只会被象征性的申斥。根本不会伤到根本。

    “文灿兄,把小儿的文稿留下。”

    “以大欺小,可不是长辈所为。”

    一个巨大,有常人手臂粗细,沾满墨汁,被星光缠绕的毛笔陡然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向圆洞。

    咔!

    刚才还坚固无比的圆洞陡然出现一道道裂痕,也因为圆洞的破碎,杜城隍那约隐约现的身躯大半暴露在众人眼中。

    黄子澄听到声音,看到熟悉的毛笔之后,眼睛陡然亮了起来。

    “黄兄,以众欺寡,有失厚道。”

    “不只是你们人多。”

    杜城隍看着破碎的圆洞,还有成犄角之势,虎视眈眈盯着他的黄傅二人,面色微微的有些难看,冷冷的说道。

    “李射虎,现在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啪!”

    众人耳边好似响起了一声炸雷,两支飞箭从破碎的圆洞中陡然射出。

    嘭!

    嘭!

    傅举人的戒尺,黄文峰的毛笔和箭矢撞在一起,两人被巨大的力量撞击,身形不由的倒退。

    圆洞内,一个身穿铠甲,皓首老将放下蛟龙筋做成的巨弓,一脸的淡然不屑。仿佛刚才的神射对他来说只是随手为之。

    黄文峰和傅举人两人手脚发凉,瞳孔收缩成针孔大小,惊惧的看着全身肌肉隆起,皓首白发,手持蛟龙弓箭,鬼气冲天的李射虎。

    “阴司中竟然有此猛将。”

    “此鬼将生前定然修为深厚,有万夫不当之勇。”

    再看鬼将身上不时化作龙形咆哮撕咬的黑色劫气,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心中陡然同时想到了四个字。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