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嗡!

    嗡!

    嗡!

    嗡!

    嗡!

    嗡!

    在庙祝震惊的眼神中,久未发声的知北县文庙巨钟,在没人撞击的情况下,自己鸣叫起来,浑厚的钟声传遍整个知北县城。

    一声!

    两声!

    三声!

    四声!

    五声!

    六声!

    整整六声,在没有人撞击的情况下,知北县城的文钟发出六声钟鸣!

    但是这种事情并没有停止,知北县临近的县城文钟也跟着自鸣起来,到最后就连州府北郡的文钟也发出浑厚的钟声。

    整个北郡都被钟声笼罩,就算在愚钝的人也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鸣州诗,鸣州诗,知北县有人写出了鸣州诗!”

    庙祝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难以置信过后,将手中的抹布扔到一边,有些发疯似的冲去文庙,兴奋的大声呼喝道。

    空中的文气没有丝毫消散的迹象,反而灿若朝霞,每一个知北县人都仰着脖子,抬头望天,天上的云锦变成纸张形状,浮现出一个个巨大的文字。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司徒刑的最后一句堪称点睛之笔,借用孔圣的威仪,把整个诗的格局和意境都拔高了好几个档次。

    文庙中的孔圣神像受到诗词所激,自己震动起来,发出嗡嗡之音。一丝丝白色的文气升空,在白气当中隐隐有一个个身穿儒服,带着头巾,面色古朴的儒圣大声朗诵。

    孔子曰:何陋之有!

    孔子曰:何陋之有!

    孔子曰:何陋之有!

    这句话仿佛契合了某种法则,声音出奇的宏大,不仅知北县的人能够听到,就连整个北郡都笼罩在圣音之中。

    “孔圣震动,百圣齐诵!”

    真是百年难得的盛况,真有文章诗词符合深谙孔圣之道,获得孔圣认同,才会出现这种奇观。

    众人在看向司徒刑的目光已经截然不同,本来还有几个想要以“诋毁圣贤”为名发难的儒生,现在都死死的闭着嘴巴,因为心情波动太大,一个个都脸色憋的赤红。

    “鸣州,竟然真的鸣州!”

    傅举人仰头看天,在天成字,这是鸣州诗独有的气象,嘴唇哆嗦着,一滴滴浊泪控制不住的从眼角滑落。

    “这是我知北县百年前所未有之盛事。”

    “当贺!”

    “彩!”

    “彩!”

    “彩!”

    一个个儒生都站起身形,对着司徒刑伸出大拇指,面色激动的喝道。

    彩!

    彩!

    彩!

    有的生不顾形象的端起案上的酒杯,仿佛贩夫走卒一般大口的牛饮,一丝丝酒水顺着嘴边滑落,打湿衣襟,如果以前定然会有人说他这样的行为不符合礼法,但是现在却没有人指摘。

    因为每一个儒生都神色亢奋。更有甚者抱着肩膀,互相拍打。

    黄子澄看着呆若木鸡的众人,又看了看散发着文气,仿如玉雕一般的诗稿,鸣州诗的原稿,这可是难得的传家之物,就算北郡的豪族都未必拥有一块。

    想到这里他的眼珠不由的转了转。胖乎乎的身体仿佛脱兔一般,瞬间蹭了过去。

    可是他那肥胖的大手还没有捞到诗稿,一个黑黝黝的戒尺就砸了下来。黄子澄的胖手不由的一滞。

    也就是这一滞,他的手和诗稿的距离变成了咫尺天涯。

    “真是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傅举人手持戒尺,怒目圆睁,看着试图检漏的黄子澄,不由的怒气勃发,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一般。

    黄子澄见自己的行为被傅举人发现,傅举人更是将陋室铭原稿视为己有,怒目圆睁的看着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的笑着,但是那胖乎乎的手却根本没有缩去的意思。

    “这个流觞诗会是老夫主持,司徒刑更是老夫的学生,诗会上他所作的诗稿自然应该归老夫所有。”

    傅举人紧盯着诗稿,戒尺轻轻挥动,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傅举人身旁的秀才,听闻傅举人近乎无赖的话,都下意识的抬头看天,或者是以纸扇遮着脸庞。

    真是斯文扫地,不当人子。

    不过,如果有机会,自己肯定也不会放过,毕竟这可是鸣州诗的原稿。

    日夜欣赏,受文气滋养,必有所得。

    更何况,这首陋室铭,一看就是修身的经典,对后人的启蒙,也大有好处。

    为了鸣州诗,丢点面子又算的了什么?

    就算传到儒林文坛,那也是一段佳话,偷诗不算偷。

    如果不是地位不够,距离太远,自己恐怕也会忍不住伸手。

    黄子澄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傅举人,虽然没有反驳,但是那眼神,还有肉呼呼的手,都表明了他的态度。

    就算你这个老匹夫说下大天来,也别想将这首鸣州诗占为己有。

    白子聪面色灰败,在写出鸣州诗的司徒刑面前,他还有什么颜面以知北文魁自居?

    恐怕用不了半日,司徒刑写出鸣州诗的事情就会传遍知北县,这知北县文魁的称号就要拱手让给别人。

    想到这里,他脸上灰白之色更浓。

    仿佛有一块巨石,压的他根本喘不过气。

    胸口更是传来隐隐痛,口腔内也多了一种淡淡的血腥味。

    白子聪看着四周疯狂的学子,还有仿佛斗牛一般的傅举人和黄子澄,苦笑一声,有些灰溜溜,身形踉跄的从侧门走出。

    和诗会刚开始时繁星环绕截然不同,现在竟没有一个人注意到白子聪提前离场。

    就算有几个人发现,也是仅仅扫视一眼,就把眼睛重新放在场中。

    白子聪的嘴角升起一丝冷笑,世态炎凉,古人诚不欺我!

    “黄家的小子,老夫和汝父是世交,汝确定要和老夫抢这幅诗稿?”

    傅举人双目如刀,恶狠狠的盯着黄子澄。

    “我爹在这里也会这样做。”

    “如果我爹在这里,只会速度更快。”

    黄子澄面对傅举人的威胁,面不改色,胖乎乎的大手缩的意思。

    “孺子不可教也。”

    “孺子不可教也。”

    傅举人看着针锋相对的黄子澄,心中不由暗骂,但是却没有丝毫办法。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