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白公子,李公子,看在以往子谦为你们当牛做马的份上,帮我和学政大人求求情。。。”

    绝望的刘子谦转头看着坐在上首的白子聪和李承泽,眼里再次燃起希望,声音凄厉的哀求道。

    白子聪和李承泽怎么可能为了他惹怒傅学政,只能眼观鼻,鼻观心,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

    “李公子,看在慧娘的份上,你也要拉我一把。”

    刘子谦见两人不为所动,心中顿时感到阵阵绝望,有些疯狂的喊道。

    黄子澄听刘子谦提到发妻慧娘,不由的轻笑一声,脸上不屑鄙夷之色更浓。

    显然这件风流韵事知北县并不是只有黄子澄一人知道,不少人面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刘子谦卖妻求荣,真是无耻。

    而这位仪表堂堂,年轻有为的主簿公子李承泽,竟然有恶趣味,好人妻,也让很多人对他重新刷新了认知。

    “疯狗,疯狗,真是疯狗。”

    李承泽感受到众人玩味的目光,面色有些发白,眼睛里掩饰不住的羞怒和恐惧,站起身形指着刘子谦,大声怒喝道。

    “将他给我拖出去,不要污了老夫耳朵。”

    傅举人看着眼前的闹剧,也有一种颜面扫地的感觉。心中对李承泽的好感也是大减。须发怒张,大声喝道。

    两个卫士见老大人发怒,哪里还敢敷衍,双手使劲,像拖死狗一样把刘子谦拖了出去。

    任凭刘子谦如何挣扎,最后终究避免不了身败名裂,被扫地出门的下场。

    傅举人看着李承泽的表现,以他的智慧,怎么可能想不明白,心中不由暗暗的失望。

    看着傅举人失望的眼神,失去学政的支持,他的仕途会变得暗淡,想到这里心中仿若刀割一般,毁人前程,如同杀人父母,对造成这一切的司徒刑和刘子谦怨恨愈重。

    就连那个被养在别院,颇受他宠爱的慧娘,也因为此事被记恨上。

    司徒刑目光幽幽的看着刘子谦头顶的气运,本就涣散的气运,因为得罪了傅学政还有李承泽,不仅彻底的消散,而且还有一丝丝黑色的劫气升腾。

    看着眼睛阴郁的李承泽,还有毫无察觉,眼睛呆滞空洞的刘子谦,司徒刑心中不由替他的人生感到悲哀。

    这样的心性,这样的谋略,还敢以谋主自居,着实可笑。

    最可笑的是,事到如今,他还没有搞清状况。李承泽现在是自身难保,怎么可能冒着得罪傅举人的风险替他求情?

    “纸上谈兵之辈,不堪重用!”

    看着眼睛呆滞,被像死狗一样拖走的刘子谦,司徒刑在心中给他暗暗贴上标签。

    见傅举人重新坐在主位,众人也跟着跪坐在文案前,因为是诗会,笔墨纸砚随处可见。

    司徒刑也没有客气,捏过侍女润好的狼毫笔,在光滑的纸张上,字迹工整的写到。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

    随着司徒刑的笔墨落下,一寸寸的文气在众人的注视中陡然升起。

    一寸!

    两寸!

    三寸!

    四寸!

    五寸!

    到达五寸之后,文气仿佛到达了某种极限,不再上升,众人有些遗憾的摇着头,还有一丝隐藏的说不出的窃喜。

    文气达到六寸之后,文钟自响,鸣州。

    这样的文章,铁定会被文以载道刊登,名扬诸国。

    知北县已经百余年没有出过,傅举人有些遗憾的看着五寸文气,就差一点。

    如果能够达到六寸文气,这次诗会必定会被传唱天下。

    作为诗会的组织者,傅举人也会获得不少名望。可惜了。。。

    傅举人面色肃穆,目光炯炯的看着司徒刑,他总感觉诗词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憋的他难受,但是他又不敢贸然上前,生恐惊了司徒刑。

    傅举人有这种想法,其他人自然也是如此,一个个都紧闭着嘴巴,眼睛睁得的老大。

    司徒刑仿佛正在思考,眯着眼又好似假寐,但是他手中的毛笔一直没有放下。

    难道,这篇文章还没有结束?

    想到一种可能,众人的心不由的又提了起来。

    “孔子曰:何陋之有?”

    仿佛有一种巨大的阻力,让司徒刑最后几个字写的非常缓慢,甚至犹蚁爬,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抱怨,更不敢惊动。

    不论是傅举人,还是其他的士子都抻着脖子,试图让自己更靠近一点。

    司徒刑手中的笔仿若千钧,每一个字落下,身前的文案都发出一种不堪重负的嘎吱声,仿佛随时都会散架一般。

    “字若千钧!”

    “一字千斤!”

    “只有法文章到达了一定境界,才会出现这种异象。”

    “何陋之有!”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司徒刑身前诗筏仿佛有千钧之重,案再也不堪重负,彻底的崩塌。

    傅举人胸中抑郁之气尽去,眼睛中流露出狂喜。

    点睛之笔,这几个字落下,整首诗不论是格局还是文才都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涨了!”

    “涨了!”

    “涨了!”

    “真的涨了!”

    本来已经停滞的文气,竟然再次拔高。

    五寸半!

    五寸八分!

    六寸!

    六寸五分!

    六寸八分!

    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陋室铭的文气腾空六寸八分,才堪堪止住。

    “真的过六寸了!”

    看着空中的文气,傅举人眼睛有些湿润,多少年了,知北县没有诞生鸣州的诗文了?

    没想到,司徒刑厚积薄发,竟然能够写出如此诗文。

    想到这里,傅举人不由暗暗的庆幸,当年如果不是恻隐之心发作,恐怕真要和如此大才失之交臂。

    知北县文庙,高高的钟楼之上,一丈多高,五人合抱的巨钟,钟身以青铜为原料,整体铸造而成,钟身之上更雕着圣人教化,古今文训。

    每当有知北县子弟成人,都会被长者带到此地,为他束发戴冠,并告知圣训。

    一代又一代人的传承,巨钟已经融入了知北县人的血脉当中。

    可以说这一口巨钟是知北县精神的寄托,文化的象征。

    就算战乱灾荒年,十室九空,老百姓更是易子而食,也没有人打他的主意。

    庙祝和往常一样用干净的白布擦拭着钟身,眼睛里不由流露出缅怀的神色。

    为了将这一口巨钟安装到钟楼之上,知北县当时发动了全县的男丁,筑土成丘,洒水成冰,又以滚木,巨钟被运到土丘之上,又将整个土山一点点的移走。

    前后整整用了大半年光景,知北县才有了这口悬挂在钟楼之上的巨钟。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