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和两人同席的士子向旁边挪了挪,有些鄙夷的看着司徒刑。

    “真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司徒刑看也不看那个酸儒一眼,自顾取酒,流觞诗会上的酒都是四方酒楼的陈年佳酿,上等酒水,酒质清澈,口感柔顺,被河水冷却之后,更有一种河水的冷冽。

    夭夭面色发红,羞涩的为司徒刑斟酒,因为洞藏的缘故,酒水呈琥珀色,粘稠的酒浆,好似丝绸一般一丝丝挂在杯壁之上,说不出的漂亮。

    “好酒!”

    喝到兴处,司徒刑吐出一口酒气,忍不住大声喝道。

    “司徒兄真乃妙人,子澄此行不虚。”

    黄子澄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微眯着眼睛,脸上露出味之色。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

    司徒刑举起手中的酒樽,美酒特有的清香扑鼻而来,有些微醉的吟诵道。

    “下一阙是什么?”

    黄子澄和夭夭一脸期盼的看着司徒刑。等他吟唱下半阙。

    但是司徒刑说完上半阙后,竟然开始饮酒,一点也没有将诗词补全的意识。

    黄子澄看着打着节拍,自娱自乐的司徒刑,表情难受的好似便秘一般,但是也知道这种事情没有办法强求,只能愤愤的喝了一大碗酒水。心中的烦躁难受才略微减轻。

    “司徒半阙!”

    “司徒半阙!”

    “司徒半阙!”

    看着自娱自乐,神色安泰的司徒刑,黄子澄有些愤愤的小声嘟囔道。

    看着好像小孩子斗气一般的黄子澄,夭夭不由的掩嘴轻笑。这位黄公子虽然做事有些荒唐,但是却要比那些掉在袋里,整天之乎者也的酸秀才可爱的多。

    “真不知道你整天都在担心什么。”

    黄子澄摸了一下嘴巴边上的酒渍,有些悻悻的说道。

    司徒刑正在打节拍的手指陡然一滞,闭着的眼睛睁开,看起来格外的深邃。

    黄子澄志不在科举,故而有的事情还欠缺考虑。

    声名固然能够养望,但是也会让人心生妒忌,忌惮,给自己的仕途平添波折,荆棘遍地。

    神童为什么大多伤仲永,王安石曾作伤仲永一文叹息,但是在司徒刑看来,固然有教育的因素,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少年成名,被名望所累,导致命格被损。

    “金溪民方仲永,世隶耕。仲永生五年,未尝识具,忽啼求之。父异焉,借旁近与之,即诗四句,并自为其名。其诗以养父母、收族为意,传一乡秀才观之。自是指物作诗立就,其文理皆有可观者。邑人奇之,稍稍宾客其父,或以钱币乞之。父利其然也,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不使学。

    余闻之也久。明道中,从先人还家,于舅家见之,十二三矣。令作诗,不能称前时之闻。又七年,还自扬州,复到舅家问焉,曰“泯然众人矣。”

    王子曰:仲永之通悟,受之天也。其受之天也,贤于材人远矣。卒之为众人,则其受于人者不至也。彼其受之天也,如此其贤也,不受之人,且为众人;今夫不受之天,固众人,又不受之人,得为众人而已耶?”

    司徒刑闭目斜倚在夭夭柔软的身上,低声诵道。

    “这次你竟然没有只讲半阙。司徒半阙有些名不副实了。”

    黄子澄有些调侃的说道。

    但是他细细品味,竟然发现这一个小短文中竟然蕴含哲理,言之有物,不觉痴迷进去。目光幽幽,再也不复刚才的疲赖之象。

    一身白衣刘子谦在青衫扎堆的文会上,显得格外的刺目,很多士子都有些鄙夷的看着他。

    但是刘子谦这人脸皮极厚,不以为耻,反而腆着脸,仿佛家仆一般跟在白子聪,李承泽等家族子弟等人身后,弓着腰,竖着耳朵,脸上时刻挂着谄媚的笑容。

    白子聪和李承泽等人吟诗作赋,他在旁边时不时的拍手叫好,脸上更是流露出享受的神色。

    “小人前几日,偶得一诗句,请几位才子扶正。”

    腆着脸,笑了半天,脸部的肌肉都有些酸痛,刘子谦才抓住一个机会,有些希冀的说道。

    白子聪是本届的文魁,李承泽是知北县主簿之子,如果诗作得到二人肯定,对刘子谦的名声会有不小的帮助。借助二人之势,未尝没有下届问鼎的可能。

    “真是小人行径,斯文扫地。”

    “犬儒!”

    在座的秀才见刘子谦在权贵面前,毫无读人的气节,卑躬屈膝,状如家仆,心中不由暗暗的不喜,有的人脸上更是露出厌恶之色。

    有脾气急躁的人,更是想要站起身怒声呵斥,被旁边的人急忙拉住,这个刘子谦不过是摇尾之犬,不足为虑。

    但是打狗尚要看主人,白子聪和李承泽,一个是少年得志,本届文魁,一个官宦子弟,非常人可以招惹。

    刘子谦也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才敢如此下作。

    “兄乃大才,弟不如也!”

    突然一个声音压过所有人的声音,整个诗会也是突然一静,不论是傅举人还是在座的商贾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

    只见司徒刑神色泰然的盘膝坐在案之前,黄子澄一脸郑重的站起身,躬身行礼。

    就连白子聪和李承泽的目光也被黄子澄吸引过去,哪里还有心思听刘子谦读诗。

    看着一脸恭敬佩服的黄子澄,还有敞着怀,举杯痛饮,放浪形骸,颇有魏晋之风的司徒刑,刘子谦不由的升起一阵无名之火,故意的,司徒刑一定是故意的。否则怎么会如此凑巧?

    挡人前途,如同杀人父母。

    想到这里,刘子谦脸上谄媚之色尽去,本来弓着的身子挺直了起来,倨傲说道:

    “吾道是谁如此放肆,原来是司徒年兄。”

    “列位同年可能有所不知,这位司徒同年,十岁通过童生试,十五岁得秀才,是远近闻名的才子。可否以手中酒为题,现场赋诗一首。”

    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眯,看似把司徒刑捧得很高,实际上却是一种捧杀。

    但是这个说话的士子他并不认识,更没有交集。怎么会有这么深的敌意。

    “此人是谁?”

    司徒刑转头看着黄子澄,有些惊讶诧异的问道。

    刘子谦洋洋得意的脸不由的一僵,在众人嘲笑的目光中瞬间变得通红,仿佛承受了巨大的羞辱一般。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