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没有想那么远,他现在想的是怎么利用这几个权柄,提升自己的气运。

    凭借这个令牌,司徒刑获得了几个不错的特权。

    其中最让他重视的,就是获得了并购土地,建立庄园,豢养门客的权利,凭借这些优势,只要他愿意,司徒刑完全可以成为知北县地方上的一方强豪。

    大乾立国之后,为了防止土地被大规模兼并,出现豪族并起,诸侯割据,威胁中央集权的局面。

    大乾太祖颁布大乾律,对每个人能够拥有土地规模,按照爵位进行了明确划分,没有功名的人是没有资格获得土地并购权的。

    司徒刑有秀才功名,又获得武道司承认,这有资格并购二百亩良田,如果想要再多的土地。除非司徒刑考的举人功名,或者是成为先天武者。

    第二则是,建立祠堂,获得赐额,祭祀先人得到国家承认,不属于淫祀。

    大乾王朝重礼数。

    礼数,首先是定名分,定尺度,以正人心。

    正祀和淫祀,是很重要的一个部分。

    朝廷正祀划分为:淫祀,赐额,赐爵,官方祀典。

    赐额是合法,允许存在,但是不纳入国家体系,道门诸真就是这样的体系。

    赐爵,是国家恩典,但是未必纳入官方祀典,如果不纳入,就是一次性的恩典。

    官方祀典是国家年年给予祭祀,分享龙气。

    诸神祠应旌封者,无爵号者赐庙额,以赐庙额者加封爵,初封男子伯,次封侯公,再封王,生有爵位者封其本。女神封夫人,在封妃。

    司徒刑通过武道司的考核,获得了武师认证,获得赐额,先人只要没有悖逆重罪,都会获得龙气赦免,建立的祠堂也将脱离淫祀范围,而且随着司徒刑以后功名提高,先人也会获得各种恩封殊荣。

    按照大乾体制,只要获得三品官职,不仅先人就会获得朝廷恩封,死后也会获得恩荣,成为一方神灵。

    担任一品官职,更会获得朝廷的追谥,成为高品阶的大神。

    如果获子嗣中有人获得伯爵以上爵位,先人更能享受国家公祀,在阴间开府建衙,成为一方鬼王。

    将各种手续都交接完毕,司徒刑在少年羡慕的目光中走出武道司衙门,他手里有不少浮财,又得到了朝廷敕封,正好购买土地,圈养下人,扩大宅院。

    司徒刑的想法和做法,也许和乡下土财主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最是养望。

    养望,养的是人望。

    有了足够的人望,自然能够获得龙气垂青,朝廷敕封,从而改变自己的命格。

    比如说乡里推举的孝廉,因为德行被乡邻认可,获得推举。

    不需要经过朝廷科举制度,就可以出仕做官。

    司徒刑身为法家,科举之路比普通的儒生要困难不少,必须要才高破诸煞才能一举成名,所以前期积累足够的人望是必不可少的。

    而积累人望最好的办法,除了诗词练达,传唱天下之外。在就是购买土地。

    不过购买土地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司徒刑亲自出面,在酒掌柜帮忙下,很快就找来几个专门从事土地交易买卖的商人。

    司徒刑根据望气,选了一个看着精干,气运最浓厚的,将剩下的工作都托付给他。在司徒刑看来,于其把时间耽搁在这种琐碎小事上,还不如抓紧时间温习功课,通过春闱,获得举人学位才是正途。

    “司徒兄,原来你在这里逍遥。座师傅先生举行流觞诗会,就差你一个。”

    司徒刑还没走出酒楼,就和几个秀才打扮的生迎面碰到。

    说话的秀才是知北县主簿公子李承泽,少学文,通过童生试,秀才试,正在埋首故纸堆,准备举人试,没想到在这个地方遇到。

    司徒刑和李承泽虽然同拜在知北学政举人傅谏言座下,有着同年同窗之谊。

    但是因为家境悬殊,司徒刑更无有文胆,两人一直不是很亲近。

    “司徒兄,这次不打算又不参加吧?”

    其中一个秀才有些轻视的问道。

    “既然是傅先生举办的流觞诗会,自然要参加。”

    既然决定要通过科举出仕,这种文人聚会自然避免不了。而且傅学政虽然和自己没有多少往来,但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座师,如果不去参加,少不得被扣上不尊师重道的帽子。

    “那是最好不过,司徒兄大才,必定能够在诗会上一鸣惊人。”

    李承泽没想到司徒刑竟然会参加流觞诗会,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是司徒刑还是从他的眼睛里发现了一丝惊讶。

    “同去,同去。”

    既然被称作流觞诗会,自然是在有水的地方举行。傅举人一直以雅人自居,诗会选址自然讲究。

    在风雅僻静之处,文人墨客按秩序安坐于潺潺流波之曲水边。一人置盛满酒的杯子于上流使其顺流而下。酒杯置于某人面前即取而饮之,再趁微醉或啸吟或援翰,做出诗来。

    一代圣王羲之,就曾经在兰亭流觞曲水之际,挥毫写就万世圣兰亭集序,王羲之也凭此,一步封圣,光耀千古。

    后人为了纪念王羲之,每到春暖之时,都会举行流觞诗会。更时不时有文气冲霄,佳作面世,其中上佳之作,更会被刊载文以载道之上,流传诸国。

    司徒刑因为很少参加诗会,所以认识的人不多,没有几人上前打招呼。

    这也随了他的愿,独自找一个偏僻的角落,盘膝坐在水边。听着旁边的秀才或者引经据典,或者互相吹捧,互相驳斥,听到妙处,抄起流水上的酒盏,痛饮一杯,念头通达,全身竟有一种说不出的通透。

    穿着宽服,头戴高冠,颇有魏晋遗风的傅举人满脸严肃的端坐上首,白子聪,李承泽等得意门生围绕左右。

    见众人已经就位,傅举人站起身形,清声说道:

    “大乾昌盛,圣人有道,方有今日文风鼎盛。知北县各界贤达,文子墨客皆聚于此。”

    “斯是盛会,铭记县志。”

    傅举人见众人的眼睛全都聚在他的身上,这才大声宣布流觞诗会正式开始。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