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长剑有刀的沉重,重刀则尽显剑的飘逸。

    两者看似混乱,但是却乱中有法。

    如果只是一个,虽然诡异,但是并不是难解。

    但是刀剑合璧之后,剑法补充刀路,刀路补充剑法,好似一张编织的大书包网.bookbao2,出奇的严密。

    司徒刑有些欣赏的看着,真是奇思妙想,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匪夷所思,如果不是在幻境里对刀法的了解深入骨髓,他还真没有办法破解。

    以前真是有些小觑天下英雄了。

    发明这套刀法剑法的人,在武学上必定有很高的造诣。

    他甚至在其中看到了阴阳乱刃,参差不齐的影子,可惜,彭万里根本没有得到完整的传承,未得神髓。

    “阴阳乱刃!”

    彭万里的刀剑乱舞,一道道寒光交织。

    司徒刑面色不变,身形仿佛鬼魅一般进退,彭万里的刀剑虽然犀利,但是和司徒刑总是差之毫厘。

    “咔!”

    刀剑合击,锋利的寒光闪过。一棵大腿粗细的树木被拦腰斩断,而司徒刑的身体却好似一片风中落叶。

    不论彭万里如何出刀,刀尖总是差一线,怎么也碰触不到司徒刑的身体。

    “杀!”

    彭万里的长刀直刺,长剑横劈。

    看着彭万里招式重复,司徒眼睛里浮现出了然的神色,这个彭万里只得了一十八招的传承。想到这里,司徒刑身形旋转,避开刀剑,身体不退反进,手掌如刀,从彭万里刀锋中切入。

    司徒刑一只手掌好似利剑直刺,另外一个手掌则像重刀横劈。

    一正一奇,参差不齐,正是阴阳乱刃的精髓!

    彭万里瞳孔收缩,一脸难以置信,好像见到鬼一般。

    司徒刑手上的功夫,竟然如同沉浸十几年一般。

    “怎么可能?”

    “你怎么可能会这套剑法?”

    噗!

    司徒刑嘴角挂着冷笑,没有答,身体旋转,手掌似刀非刀,似剑非剑,手掌狠狠的砍在彭万里的手腕之上。

    彭万里只感觉一阵巨力传来,手中的长刀再也拿捏不住。

    司徒刑的身体陡然一转,绕到彭万里的身后,一个手刀砍另一条手臂之上。

    咔嚓!

    只听一声脆响,彭万里的手臂顿时被打折,软塌塌的挂在肩膀之上。

    彭万里等人围杀司徒刑的时候,其中一个衙役手臂被打断。彭万里借此机会翻盘,独杀两个公门中人。

    现在他自己的手腕和手臂都被司徒刑打断,不得不说是一饮一啄都是天定。

    “这门刀法,还有一重变化,那就是见刀是刀,见剑是剑!”

    司徒刑冷笑一声,手掌如刀,如剑,一长一短,正中有奇,奇中含正。

    既有剑法的堂皇之势,又有刀的偏锋之险。

    彭万里竟然有一种不可匹敌之感。

    你怎么可能会。。。

    彭万里恐惧的看着司徒刑。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司徒刑的手掌再次落下,顿时人事不省。

    黑山秘境上空的圆形通道再次打开,也预示着一个月血色试炼结束。

    儒家,墨家,兵家三家的强者杨凤仪,陈九宫,莫自行,目光炯炯的注视着通道。

    一身白银将军铠,手持银枪的段天涯最先跃出圆门,随后一个个周身被煞气缠绕的兵家子弟列队走出。

    兵家虽然比进去的时候,人员锐减不少,但是出来的每一个人身上都多了一种铁血。

    一身铠甲,全身气血升腾,仿佛洪荒巨兽一般的陈九宫站起身,满意的点了点头,递给段天涯一个奖赏鼓励的眼神。

    “诺!”

    段天涯低头拱手,眼睛里有一种难言的喜色。

    一缕白衫,手持折扇,仿佛谪仙一般的郑世昌带领儒家弟子也从圆门中走出。

    儒家强者杨凤仪虽然没有站立起身,但是他的眼睛眯着,不停的抚摸自己的胡须,显然对儒家子弟在秘境中的收获很是满意。

    一身渔翁打扮的墨家强者莫自行,用手指轻轻的弹着手中的长剑,淡淡的轻音和着音律,说不出的风轻云淡。

    轰!

    轰!

    轰!

    墨家出场的动静最大,几头体型巨大的机关傀儡兽从圆门中探出身形,一个个哭丧着脸的墨家子弟端坐在机关傀儡兽的上方。

    因为儒家和兵家联合起来,又没有陈虚彦的保护,墨家这次损失很大,不少亲朋都惨死在秘境当中。

    故而面色中都带着悲色。

    看着为数不多,各个带伤的墨家子弟,莫自行的脸陡然微微的一沉,眉毛也立了起来,眼睛好似两把尖锐的匕首。

    “嘿嘿!”

    “嘿嘿!”

    得到弟子汇报的杨凤仪和陈九宫,自然明白怎么事。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不着痕迹的将两家子弟护在身后。

    “血色试炼,生死有命。老莫,你说是也不是?”

    杨凤仪摇晃着折扇,笑着问道。

    “我兵家也损失不少种子,但是玉不琢不成器。”

    体型高大,仿佛远古巨兽一般的陈九宫也上前一步,大声说道。

    “陈虚彦呢?他是怎么照顾新人的,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莫自行看着损失惨重的墨家弟子,不由的火气上升,有些咬牙切齿的低声吼道。

    “大师兄进入秘境后就和我们分开,因为没有大师兄的庇护,很多弟子都惨死在秘境当中。”

    想到陈虚彦的不负责任,还有惨死的弟子,剩下的墨家弟子脸上都挂着悲愤怨恨之色。

    “到宗门后,吾定然禀告长老,治他之罪。”

    莫自行满脸的怒容,冷声说道。

    杨凤仪和陈九宫隐晦的交换了一个眼神,陈虚彦可是墨家重点培养的青年一代,如果能折损在这里,那实在是太好不过了。

    莫自行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的眼睛好似两根匕首,直勾勾的盯着圆形的门户。他在等陈虚彦出来。

    一身青衣的司徒刑从圆门中走出,他的手里还倒提着一个双手被缚,脸色枯黄的病痨汉子。

    “这。。。”

    不论是杨凤仪,陈九宫,还是胡不为等人,还是三家弟子都一脸诧异的看着司徒刑。

    司徒刑面色如常,但是全身煞气腾腾,眼睛却仿佛匕首一般,让人不敢对视。本就有鬼的严肃,看着杀气腾腾的司徒刑,心中更是惴惴,嘴巴有些发干。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