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我有一个感觉,那人并没有尽全力。”

    段天涯有手掌摸了摸嘴角的鲜血,看着司徒刑离开的方向,眼睛里有着隐藏不住骇色,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呢喃的说道。”

    “青年一代,能够打的铁马银枪段天涯吐血的人可真不多。难道是墨家的阴影刺客陈虚彦?”

    郑世昌不知道听没有听到段天涯的呢喃,脑子里快速浮现一个个青年高手,和司徒刑的背影对比后,又被他逐一否定。

    “不是陈虚彦,他是藏在阴暗处的一条毒蛇,没有这种铁弓硬马的功夫。”

    段天涯虽然没有见到司徒刑的面容,但是毫不犹豫的否定了陈虚彦的可能。

    “我想也是,陈虚彦的战力和你不过是伯仲之间,不可能七掌打的你吐血。”

    郑世昌点头,对段天涯的分析表示认可。

    段天涯有些头疼的看着摇头晃脑的郑世昌,这位郑大先生以后定然会把段天涯被人七掌打吐血的事情挂在嘴边,让路人皆知,显然是报复他黄雀在后,抢儒家战利品的仇。

    “兵家和儒家的人都在这里,难道墨家这次除了陈虚彦,还有隐藏的底牌?”

    郑世昌摸着自己的下巴,喃喃的问道。

    “某家怎么知道,墨家那些人向来神神秘秘的。”

    段天涯按着胸口,拄着银枪,一脸郁闷的说道。真是流年不利,阴沟翻船。

    “不过,这人虽然以手代刀,刀法大开大合,杀气惊人,但是刚开始的掌法却和陈虚彦那厮倒是有几分相似。。。”

    段天涯忆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你确定?”

    郑世昌眼睛一亮,用籍拍着自己的手掌,一丝灵感陡然出现。

    “虽然给人的感觉区别很大,但是的确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段天涯闭上眼睛,思考了半晌,确定的点了点头。

    “这个人的掌法和陈虚彦九幽鬼爪的确是一脉相承。”

    “也就是说,这个人真的有可能是墨家隐藏的底牌,陈虚彦在明,不知道的高手在暗。一明一暗,相互辅助,怪不得墨家使者那么强的自信。”

    郑世昌眼睛里闪现出一丝了然的神色。

    “段天涯,咱们结盟吧,不结盟我们俩都不是神秘人的对手,最后肯定会被墨家吃掉,全军覆没。”

    “好,我迟早要把他打得吐血。”

    段天涯想到在新人面前,被神秘人打得吐血,面色不由的难看,恶狠狠的说道。

    如果墨家的人知道,就因为这件事,儒家和兵家才结成联盟,枪口对外。

    肯定会大声喊冤,这个锅,我们不背。

    但是,这个锅不是他们说不背就不背的,下定决心结盟的兵家和儒家,是不会在意墨家的想法的,在精于兵法的段天涯统一指挥下,发挥出令人感到震惊的战斗力。

    不论是墨家弟子,还是北郡的家族子弟,都被他们轻易的碾杀。

    。。。

    司徒刑全身气血燃烧,两头远古巨蟒的虚影在他背后浮现,不论是体型庞大的妖兽,还是遮天蔽日的巨树,都经不住他的一拳一脚。

    “虽然刚刚突破武师,但是我有信心对战武师巅峰。”

    今天和段天涯对战,让司徒刑对自己的力量和速度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天蛇吞息功锻炼筋骨肉身,提供远超常阶的力量和速度。

    配合遮天魔手招式的凶残霸道,司徒刑的战力堪称同阶无敌。

    突然,司徒刑好像想到了什么,身后的巨蛇虚影慢慢的隐去,陡然出现了九头魔牛!

    九牛之力!

    这是外界对武师境的评判标准。

    司徒刑感受着全身汹涌的力量,面色有些阴险戏谑。

    以两条吞天巨蟒的力量伪装十牛武师境,实在是太容易了。战斗中,陡然爆发出越阶的力量,对手想要不吃亏都难。

    司徒刑极目远眺,望气查看,四周已经没有劫气。

    这也表明,按照他现在的战斗力,只要不是大意被算计围杀,四周的三家弟子,还有妖兽根本不能对他形成威胁。

    啪!

    司徒刑的身体陡然电射而出。仿佛是一道青烟,在山壁上跳跃奔跑。

    一个骑着机关傀儡兽的墨家子弟正在和一头金刚巨猿进行搏斗。突然,他的耳边传来一声好似炸雷一般的断喝。

    “杀!”

    还没等他过神来,一个巨大的拳头陡然在他身前放大。

    嘭!

    墨家弟子仿佛是被一辆急速行驶的货车撞到,身体不由自主的被抛飞。全身骨骼更是发出令人牙酸的崩坏声。

    嘭!

    嘭!

    嘭!

    断裂的骨骼仿佛是尖锐的匕首,狠狠的扎进肺脏,肝脏之中,造成肝肺破裂。

    墨家弟子看着眼前黑影,意识陷入了永久的黑暗。

    段天涯面色冰冷的将染血的长枪抽出,看也没有看一眼那倒地的尸体。

    “啾!”

    一身白衣的郑世昌从空中落下,长剑如霜,带着无边的寒气,将大地树木都冻住,水气凝聚成冰霜。

    几个躲避不及的江湖游侠,瞬间寒气入骨,脸色煞白,嘴唇青紫。

    “杀!”

    “杀!”

    “杀!”

    身穿儒服和铠甲的弟子从后方涌出,那些江湖游侠本来就不是对手,更何况,现在被寒气所伤,全身僵硬,根本没有办法发挥全力。

    噗!

    噗!

    兵刃入体,几个江湖游侠一脸绝望。

    兵家和儒家在这两大高手的带领下,仿佛蚁群一般,不论是什么样的猎物,他们都有信心打败。

    除了,那个以手为刀,将段天涯打到吐血的神秘人。

    说起那个神秘人,不仅段天涯,郑世昌在满世界找他,就连墨家弟子也在找他。

    段天涯找神秘人,是为了报仇雪恨。

    郑世昌找神秘人,想要铲除潜在危险。

    而墨家找神秘人,则纯粹是被杀怕了,儒家和兵家联手,对没有大师兄保护的墨家子弟来说不亚于一场灭顶之灾。

    就算陈虚彦在这里,面对段天涯和郑世昌的围攻,也力所不逮。

    只有找到那位神秘的师兄,才能摆脱眼前的绝境。

    毕竟那位师兄不仅能摆脱儒家和兵家的围杀,还能将兵家大弟子段天涯打到吐血。

    只论战力,要比陈虚彦强上太多。

    如果取得这位师兄的庇护,想来儒家和兵家也不敢放肆。

    三家弟子都在疯狂的找司徒刑,就差将秘境翻过来。

    而此时的司徒刑则紧紧的缀在一个面色发黄,体型佝偻,全身病痨的中年汉子身后,亦步亦趋,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