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盾牌不知何种材质制成,竟然出奇的沉重。手持盾牌的士卒身体不由下蹲,重心下移,中间的士卒将盾牌平举过头顶,遮住头顶空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移动的城堡。

    “军气!”

    司徒刑看着外方结成阵势,被盾牌护的严严实实的兵家子弟,有些诧异的说道。

    士卒方阵上空有赤色的军气凝聚,在升腾的军气当中,有一头巨大的玄武在里面时隐时现。

    “不愧是兵家精锐,虽然只有几十人,竟然堪比数千大军,军气宁而不散,显现异象,真是了不得。”

    感受到来自阵势的加成,士卒和兵家众人的士气陡然大增,在段天涯的带领下,向洞窟扑去。

    站在远处的儒家弟子看着进退有据,配合有序的兵家弟子,也不由的在心中暗暗点头。

    有这样的精锐在手,怪不得段天涯底气十足。

    “冲锋!”

    阵势张开,一丝丝军气垂下,段天涯不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增强了不少。这就是战阵的优势,战阵中人数越多,主将被赋予的力量会越强。

    “来的好!”

    司徒刑看着全身大了一号,气势如虹的段天涯,丝毫没有畏惧,反而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兴奋。

    正好通过段天涯还有兵家子弟,来检验自己的修为究竟达到了什么层次。

    轰!

    碎石封住的洞窟陡然炸裂,一枚枚人头大小的石头,仿佛流星一样狠狠的砸落。

    “起阵!”

    段天涯睚眦崩裂,手中银枪电射,把一颗颗飞石击碎。后面的兵家传人将手中的盾牌高举,人头大小的石头重重的砸在盾阵之上,让士卒的身体不由的倒退一步,脸色不由的一红。

    不过他很快就挺直了身体,重新到自己的位置,仿佛根本就没有受伤一般。

    司徒刑的瞳孔收缩,有些诧异的看着,因为他发现在石块击打在盾牌上的瞬间,战阵上空的玄武陡然嘶鸣,将巨大的力量分摊到战阵中的每一个人身上。

    石块上的力量被巧妙的化解。

    “好一精妙的战阵!”

    “竟然能够将攻击分摊!”

    “除非自己的攻击超过战阵的承受范围,否则兵家弟子很难受伤。”

    嘭!

    为了试验兵家战阵的承受,更大的石块被司徒刑扔出。

    “欺人太甚!”

    看着更大的飞石,段天涯眼睛收缩,身形陡然向前,手中银枪直刺。

    嘭!

    枪头撞在飞石上,飞石仿佛没有硬度,瞬间被刺穿。

    嘭!

    嘭!

    嘭!

    几块体型巨大的飞石撞在兵家的阵势之上,巨大的力量,让兵家弟子集体后退了几步,脸上也有一种病态的潮红。

    但是,不论是阵势,还是军气都没有涣散的迹象。反而有所凝聚。

    看的段天涯不由的暗暗点头。

    “短枪,投掷!”

    段天涯身后的兵家弟子,从腰间扯出一根根泛着寒光的短枪,随着段天涯的口令,仿佛流矢飞羽一般向洞内攒射。

    “遮天魔手!”

    司徒刑看着攒射,带着寒光的短枪,嘴角不由升起一丝淡淡倨傲的笑容。

    一个磨盘大小,魔气森森,骨节分明的手掌陡然出现在短枪前方,魔手看似随意的向前一捞,一根根让人心寒的短枪,瞬间被魔手包裹。

    “还给你们!”

    一枝枝短枪,以更快的速度向反射,段天涯人把兵器狂舞,异常狼狈的躲闪,才没有被自己的短枪所伤。

    其他兵家弟子则高举盾牌,如实体会了一把,什么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叮!

    叮!

    短矛撞击在盾牌之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嗷!”

    段天涯想到自己刚才的狼狈,顿时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面色赤红,怒吼一声,手中长枪仿佛是一条恶龙,翻滚着向洞窟冲去。

    “天刑十二式!”

    天刑十二式是司徒刑在杀戮空间中获得的传承,招式大开大合,是一门难得的沙场武学。

    见段天涯直冲过来,嘴角升起一丝冷笑。以手为刀,向前横劈。一道道刀气凌空,仿佛要劈开天地。

    七杀枪法!

    段天涯看着直面而来的刀气,瞳孔不由的收缩,不敢大意,手中长枪仿佛雄鸡点头一般。

    嘭!

    嘭!

    嘭!

    嘭!

    嘭!

    嘭!

    嘭!

    一道道刀光段天涯的银枪在空中不停的撞击。

    众人有些诧异的看着交战的两人,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黑衣人,以手做刀,竟然和段天涯斗了个不分上下。

    “爽!”

    随着战斗的进行,司徒刑全身有一种说不出的爽利。

    “杀!”

    司徒刑的身体诡异的向前滑动一步,手掌如刀狠狠的斩向段天涯的头颅。

    “大好头颅,某来斩之!”

    “杀!”

    段天涯也被激起了凶性,手中长枪仿佛活了过来。全身更是沐浴在星光当中,每一击都带着千钧之力。

    嘭!

    白色的刀气和银枪撞在一起。

    段天涯只感觉一股巨力传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五步。而司徒刑却仿佛磐石一般,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

    司徒刑看着身形倒退的段天涯,眼睛里有一种难掩的喜色。

    吞食换血破障丹之后,强大的药力不仅打通了他淤堵的经络,让他正式晋升武师境,更让他的力量和反应远超同阶。

    在刚才的战斗中,司徒刑感觉自己根本没有用出全力。

    “好强!”

    段天涯看着脸颊隐藏微丝不动的司徒刑,瞳孔不由的收缩。

    “嘿嘿!”

    司徒刑冷笑几声,身形仿佛离弦的箭,在众人茫然的眼光中电射而出,在山壁上几个跳跃就彻底消失不见。

    “段天涯,你傻了啊,为什么要让他跑了?”

    一身白衣的郑世昌,一脸气呼呼的走到段天涯的身前,抱怨道。

    噗!

    段天涯的脸色陡然变得苍白,一滴滴汗珠滚落,他的嘴巴紧闭,试图压下翻滚的气血,但是郑世昌的责难,让他心神波动,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都显得萎颓了几分。

    “嚯,以肉身强悍著称的兵家弟子段天涯竟然被同阶被打得吐血。”

    “那人得多强?”

    郑世昌有些惊吓的倒退一步,段天涯虽然腹黑猥琐,但是实力却是实打实的武师高手。得到军阵加持,同阶少有人能敌,竟然被人瞬间打得吐血,不由的他不震惊。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