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七杀枪!”

    段天涯单手持枪,身体后拉,脊椎弯曲,好似一张立着的长弓。

    七杀星的光芒落下,银色的长枪陡然变得耀眼。

    段天涯冷静的看着暴怒的黑熊怪,等它前进到自己百丈范围之内,段天涯的身体仿佛是一根巨大的弹簧,陡然弹。

    “射!”

    长枪带着银光,化作一条蛟龙,张牙舞爪,怒目圆睁的向黑熊怪巨大的身躯撞去。

    黑熊怪有些恐惧的看着一抹银光逼近,他试图扭转身躯。

    但是那一抹银光看似很慢,但是速度却出奇的快,还没等他的身体做出反应,就已经刺破他的皮肤。

    噗!

    长枪瞬间刺穿黑熊怪的身体,尖锐的枪尖裸露在他的背后,猩红的鲜血一滴滴滴落。

    嗷!

    黑熊怪用最后的力气,把青铜三叉向着段天涯的方向抛飞,身体仿佛是一座倒塌的城墙,跌落在灰尘当中。

    “强弩之末!”

    段天涯看也没看,黑熊怪最后抛飞的青铜叉,身体化作一道银光,瞬间出现在黑熊怪的身前。单手抓着枪杆,使劲的一拽。

    青铜三叉从高空落在地上,发出轰鸣之音,更是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几个兵家弟子有些后怕,咂舌的看着眼前的深坑,

    银色的长枪发出阵阵轻鸣,一道炽热的鲜血从黑熊怪的体内喷出,仿佛喷泉一般。

    “段天涯,你个龟儿子,竟然抢怪!”

    见段天涯杀了两头妖兽,郑世昌再也顾不得什么风度,咬牙切齿的咒骂道。

    看段天涯还有猎杀第三头妖兽的想法,郑世昌在也按耐不住,拔出腰间的宝剑低声喝道: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一股股文气涌出,郑世昌仿佛化身为一个行侠仗义,仗剑天涯的剑客。一粒粒寒霜在剑刃上凝聚,就连四周的温度都明显的降低了不少。

    “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随着最后两句轻语,郑世昌身形陡然射出,仿佛是一条银线,在空中曲折徘徊。

    “杀!”

    郑世昌双手握剑,身形陡然加速,在临近巨大妖兽的瞬间,剑匣中的宝剑陡然出鞘,好似一道银光,又好似一道闪电。

    让人下意识的闭上双眼,等众人再度把眼睛睁开的时候,只见郑世昌身体前倾,宝剑向后朝天。

    巨大的妖兽仿佛呆傻一般站在那里,静静的不动。

    “怎么事?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陆大有有些茫然的看着,其他人也一脸的呆傻。

    段天涯眼睛收缩,郑世昌在战诗的加持下,爆发出令人感到心悸的战斗力。

    轰!

    巨大妖兽的头颅从中断裂,断口好似镜面一般光滑,更让人感到震惊的是,妖兽的脖子里竟然没有一丝血液射出。

    凝血成霜!

    血液还没有喷出,就被寒气冻结,从而形成镜子一样光滑的断面。

    “师兄,好样的!”

    “凝血成霜,唯我郑大先生。”

    刚才气势有些低沉压抑的儒家弟子,陡然爆发出一阵阵喝彩。

    “段天涯,你太过分了。”

    看着段天涯枪尖上挂着的熊掌,还有两颗圆滚滚的熊胆,郑世昌的心就在滴血。

    “郑大,我们可是盟友,我怎么可能看着你们吃亏,而袖手旁观呢?”

    段天涯看着面色赤红的郑世昌,眼睛一转,有些无赖的说道。

    “段天涯,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吃亏了?”

    郑世昌被段天涯的无耻惊到,伸出手指,嘴巴颤抖的吼道。

    “好吧,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洞窟中,还有一个更加强大的家伙。”

    段天涯用手指了指薄雾包围的洞窟,脸色陡然变得阴晴不定。

    “你刚才的凝血成霜虽然惊艳,但是按照你的身体,还能使用几次?”

    郑世昌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到其他地方,面色有些惊疑不定。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贴身肉搏并不是儒家的强项,刚才之所以爆发出这样惊人的战力,全是因为被战诗加持的缘故。

    按照自己的文气储备,还是肉身的强度,最多能在发出两次这种级别的攻击。

    想要面对未知的强大,还是要依靠兵家的力量。

    “哼!”

    想到这里,段天涯在郑世昌眼中也不是那么的可恶。

    “你们兵家负责正面抵挡,我们儒家在后面进行压制。所有的收获,一家一半。”

    “好!”

    段天涯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答应,兵家锻炼肉身,擅长近身肉搏。儒家肉身孱弱,擅长以文气战诗进行远程对敌。

    这样的分配最是合理。

    “这薄雾有些古怪,能够误导感知,你们用战诗把它吹散!”

    段天涯没有立即带人冲锋,而是让郑世昌先把薄雾吹散。

    “好!”

    郑世昌自然也发现了薄雾的蹊跷,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答应下来。

    “长江悲已滞,

    万里念将归。

    况属高风晚,

    山山黄叶飞。”

    郑世昌以手指弹着剑身,发出阵阵轻音,仿佛九天神龙长吟,说不出的清越,和着剑鸣,大声唱道。

    段天涯听着郑世昌的吟唱,不由暗暗的点头,君子有六德,君子有六艺,六艺之中就包含了“乐!”

    郑世昌以“乐”技发动诗词的力量,绝对会事半功倍。

    一股股文气升腾,在空中形成一道道风痕,猛烈的狂风吹的山川呼号,树木凋零,薄雾更仿佛遇到天敌一般,慢慢的消散在空气当中。

    噗!

    司徒刑写在石壁上的诗词陡然破裂,崩碎。

    “这个郑大先生,倒也不是酒囊饭袋之徒。”

    司徒刑全身血液奔涌,血液在心脏的推动下,发出咆哮之音,仿佛蛰伏在地上的蛟龙,随时都能冲天而起。

    洗经伐髓,换血破障!

    司徒刑感受着自己新诞生纯净的血液,还有澎湃的力量,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段天涯,看你们的了。”

    郑世昌见薄雾被吹散,身体倒退,大声笑着说道。

    “结阵!”

    段天涯长枪指天,大声断喝道。

    “盾阵!”

    “诺!”

    “诺!”

    “诺!”

    随着段天涯的大声呼喝,一个个兵家弟子有序的围成一团,最外围的高举着一人高,拳头厚的的盾牌。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