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怎么可能,这三头妖兽,这是要离开,他们不需要天材地宝了么?”

    看着全身带伤的妖兽,竟然停下攻击,非常有默契的慢慢退出山谷,陆大脸上带着惊色,有诧异的问道。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天才地宝已经凋零,失去了价值或者是被另外一个更加强大的妖兽吞食。”

    “他们自认为差距太大,不是那个妖兽的对手,才会自动放弃。”

    郑世昌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可惜的神色。

    如果自己刚才不犹豫,悍然出手将这几头妖兽斩杀,是不是就有机会摘取灵药?

    “师兄,那我们怎么办?”

    听说天材地宝已经消失,陆大有的眼睛里也流露出难掩的失落。

    “杀!趁着这几头妖兽身负重伤,杀死他们。”

    郑世昌没有任何的犹豫,一脸冷酷的说道。

    “是!”

    郑世昌身后几个穿着儒服的年轻人抽出随身宝剑,低声应道。

    这方世界的儒家,虽然是以诗词御敌,但是经过文气灌顶,罚筋洗髓,不论力量还是身体反应能力,综合素质要远超常人。

    他们腰间的宝剑可不是装饰,而是真正的杀人利器。

    “汉甸初收羽,燕城忽解围。

    影随流水急,光带落星飞。

    夏列三成范,尧成九日辉。

    断蛟云梦泽,希为识忘归。”

    郑世昌站在树荫之下,以指头为笔,凌空疾,随着文字形成,一道道文气陡然升腾,在空中聚成文章。

    一枝枝流矢好似流星,带着炽热的光从天而降。

    嘭!

    嘭!

    嘭!

    流矢坠地,形成一个个炽热的坑陷。

    冰霜巨狼,黑熊怪,还有体型巨大的妖兽恐惧的看着空中,他们不停的奔跑,试图躲避从天而降的流矢。

    但是,在仿佛雨幕一般的流矢面前,他们几个就好似不设防的靶子。

    噗!

    噗!

    噗!

    星光缠绕,从天而降的流矢,轻易的撕碎他们的皮毛,斩断他们的经络。

    嗷!

    冰霜巨狼有些恐惧的对天嚎叫,蓝白色的冰晶从脚步升起,快速的覆盖全身。冰霜巨狼在阳光的照射下,好似水晶雕成一般。

    流矢的威力虽然惊人,但是冰晶的仿佛也不差,凭借冰晶的保护,冰霜巨狼撞飞几个挡路的野兽,眼看就要冲出山谷。

    “杀!”

    一身铠甲,手持银枪的段天涯从天而降,沉重的身体好似一块陨石砸落,地面以他脚为圆心开裂。

    “七杀枪法!”

    空中陡然出现一颗明亮的星辰,源源不断的星力落下,段天涯的枪尖在星力的灌溉下,更仿佛是一颗闪烁的星辰。

    噗!

    噗!

    噗!

    噗!

    噗!

    噗!

    噗!

    段天涯的枪很快,众人只看到一点点星光闪烁。

    冰霜巨狼有些绝望的低着头,它的身体上陡然绽放出七个血点,随着时间的推移,血点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七个血洞。

    蔚蓝色的妖血不要命的涌出,落在地上,结成一层厚厚的冰霜。

    嗷!

    冰霜巨狼最后悲鸣一声,陡然倒地。身上的冰晶瞬间破碎,露出白色的皮毛。

    “段天涯!”

    看着倒地而亡的冰霜巨狼,郑世昌面色有些苍白,咬牙切齿的低声吼道。

    “你这样截胡,不符合规矩。”

    “郑先生,不用感谢,我们三家是盟友,理应守望共助。”

    段天涯微微一笑,仿佛没有听懂,露出洁白的牙齿,看着郑世昌的方向,一脸真诚的喊道。

    “你们几个,还不把这头冰霜巨狼的尸体扛走。冰霜巨狼天生有操纵寒气的能力,它的皮毛,清凉无比,更能够抵御炽热,深受达官贵人,大家闺秀喜欢,价值千金。”

    看着还没过神来,有些发呆的兵家新人,段天涯上前狠狠了踢了一脚,压低声音喝道。

    “诺!”

    几个兵家新人本在心中腹诽,大师兄吃相实在是太难看了,竟然公开抢儒家弟子的猎物。

    真是有些不当人子。如果是我等,定然不会做出如此下作之事情。

    但是当他们听闻冰霜巨狼皮毛的价格之后,眼睛不由的一亮,刚才心中的腹诽豪言瞬间被抛到脑后。

    有些兴奋的上前,围城一个圆圈,将狼尸紧紧的护在身后,一脸戒备的看着儒家众人。

    “大师兄放心,没有人能够抢走咱们的战利品。”

    郑世昌看着三言两语将战利品据为己有,用戒备眼神看着他的兵家新人,脑门不由的跳了几下。

    真是有什么样的大师兄,就会有什么样的师弟。

    兵家弟子,从上到下,就是一窝土匪,怪不得夫子曾云:兵匪,兵匪!

    穿上铠甲是兵,脱了铠甲就是匪。

    “郑大先生,你不会和新人抢夺战利品吧?那样可真是不要脸皮,失了大义。”

    段天涯见几个新人将冰霜巨狼的尸体护在当中,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言语挤兑的说道。

    “真是岂有此意,真是不可理喻!”

    郑世昌嘴巴欲张,但是看着段天涯那无赖的脸庞,竟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总算体会到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段天涯嘿嘿冷笑,兵法有云,上兵伐谋。儒家弟子,最在乎面皮,自己以大义挤兑拿捏,就算郑世昌心中再有不甘,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嗷!

    体型壮硕的黑熊,见冰霜巨狼被杀,心中顿时升起兔死狐悲之感。

    用青铜三叉不停的拨打,一支支箭枝被磕飞,但还是被几个箭枝洞穿胳膊,大腿等非要害部位。

    受伤之后的黑熊,陡然暴怒发狂,双目赤红,全身肌肉隆起,充满爆炸性的力量。行动速度更是陡然变快。

    “嗷!”

    大量吸气后导致黑熊胸脯鼓起,随着嘴巴大张,巨大的声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四周扩散,不论是花草还是小的石块,都被音波震成粉末。

    “师兄,那头发狂的熊怪向着我们这个方向来了。”

    感受着黑熊滔天的煞气,一个新入门的兵家弟子有些胆怯的说道。

    “不过是一头小熊,有什么好害怕的。”

    段天涯看了一眼怯懦的新人,不屑的撇了撇嘴,在心里暗暗给他打上一个不堪重用的标签,这也预示着这个新人除非以后立下什么大功,否则在兵家上升之路已断。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