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看着司徒刑的目光,巴图鲁的脸色不由的大变,顾不得周身士卒,陡然转身向大本营方向逃去。

    司徒刑鬼魅的一笑,身体好似羽箭一般陡然射出。

    巴图鲁脸色灰败的看着司徒刑远去的背影,赤红的影子在阳光的照射下,拉的老长,老长。。。

    他的肚子上的伤口陡然崩裂,肠子脏器都滑落在外面。

    “强,实在是太强了。”

    不论是异域的士卒,还是将官,都一脸绝望的看着正在疯狂杀戮的司徒刑,士气已经降到了最低。

    心魔隐藏在云端,看着下方好似血肉磨盘一样的战场,眼睛里流露兴奋的神色。

    他有些享受的舔着自己的嘴唇,贪婪的吮吸着战场上空的死气,血气,以及绝望,愤怒等负面情绪。

    不过半个时辰,司徒刑已经杀死了几百个士卒。而真正让异族人感到绝望的是,司徒刑的体力不但没有因为杀戮而耗损,反而有越战越强。

    因为他杀戮的速度已经明显的加快。

    噗!

    噗!

    噗!

    几个身穿兽皮的士卒,一脸绝望的用手捂着自己的脖子,炽热的鲜血还是和喷泉一样到处溅射。

    噗!

    噗!

    噗!

    几颗红色心脏被司徒刑黑漆漆的手掌捏碎,一丝丝精血被他吸收。

    鲜红的血液,让他本来就血腥的铠甲变得更加的鲜红。

    司徒刑仿佛妖魔一样游荡在战场上,只要他出现的地方,四周瞬间就会一静。

    “杀戮已经足够了,是该来一点贪婪了。”

    心魔肉呼呼的翅膀挥动着,两个细小的胳膊抱在胸前,仿佛正在看一幕史诗大剧,自言自语的说道。

    “斩杀敌将者,赏千金,封万户侯!”

    一个武士,站在王旗之下,在众多武士的护卫下,将象征王权的金牌高高举过头顶,声音洪亮的大声吼道。

    “大王有令,擒杀对方敌将者,赏千金,封万户侯!”

    “大王有令,擒杀对方敌将者,赏千金,封万户侯!”

    “大王有令,擒杀对方敌将者,赏千金,封万户侯!”

    随着王令的下达,一道代表王者命令的赤色气运陡然降下,异族军队本来有所萎靡的士气陡然变得高昂起来,散乱的军气重新汇聚成一头苍狼,对天长啸。

    一丝丝伟力从天而降,武士们的士气陡然大振。

    “赏千金,封万户!”

    士兵和将官的眼中,都流露出贪婪的神色,他们的脸色赤红,鼻孔大张,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仿佛是一头头斗牛。

    就连刚被俘虏,还穿着大乾制式铠甲,面色悲苦的降卒,看向司徒刑的眼神里,也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人心本恶,财帛动人心。

    司徒刑静静的站在那里,感受着空气中诡异的气氛,眼神不变。

    在功名利禄面前,就是昔日的袍泽,也有可能反目成仇。

    “大王有令,击杀敌方将领者,不论身份,哪怕是大乾将官,赏千金,封万户侯!”

    站在王旗之下的武士,捧出一个卷轴,声音洪亮,一字一顿的吼道。军气在王气的崔动下,变得更为炽烈。

    “世袭书包网www.bookbao2.com替!”

    本就楚楚欲动的异族武士,听到最后几个字,眼睛陡然变红,仿佛刚被打了鸡血一般,心中再无畏惧,咆哮着冲出,生恐被别人抢先一般。

    就连大乾本方阵营,有的士卒看向司徒刑的目光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更有甚者,更是抽出兵刃,悄悄的绕到司徒刑背后。

    司徒刑感受着四周微妙的变化,体悟着人心浮动,心中不由的冷笑。

    这就是人心,这就是人性。

    人心本就贪婪,否则也不会有人心不足蛇吞象之语。

    永远不要去考验人心,也不要去考验人性。

    因为人性是最经不起考验的。

    眼前的场景就是最好的例子,为了高官厚禄,异族武士可以忘记生死,拼命搏杀。

    为了高官厚禄,就连大乾的士卒,也可以抛弃袍泽,为虎作伥。

    如果是奉行“人本善”儒家在此,必定会痛心疾首,大喊“人心不古,小人如鬼”,甚至对自己的信仰都会有所动摇。

    但是司徒刑却不会,因为他本就是法家,奉行“性本恶”,反而感觉人性本就如此。

    这是劣根性。

    法家对于人性的论点,完全推翻了儒家的“人之初,性本善”。

    而是遵循了荀子的“人之初,性本恶”思想。

    到了韩非子时候,更是在性本恶基础上加以延伸。提出:

    医善吮人之伤,含人之血,非骨肉之亲也,利所加也。故舆人成舆,则欲人之富贵;匠人成棺,则欲人之夭死也。故舆人仁而匠人贼也,人不贵则舆不售,人不死则棺不买,情非憎人也,利在人之死也。故后妃、夫人太子之党成而欲君之死也,君不死则势不重,情非憎君也,利在君之死也。

    医生原已吸吮病人的伤口,口含病人的污血,不是因为有骨肉之亲,而是因为利益所在。

    同样车匠造好车子,就希望别人富裕;棺材匠做好棺材,就希望别人早死。

    这并不是车匠仁慈而棺材匠狠毒:别人不富裕,车子就卖不掉;别人不死,棺材就没人买。甚至是亲如一家的人也如此,一旦后妃、太子结称一个利益集团就会希望君主早死,如果君主不死,自己权势就不大。

    这些并非因为憎恨君主,而是因为只有君主死亡他们才能进一步获得最大利益。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高官厚禄之下,必有勇夫。这就是人心,人性本恶,故而需要严刑峻法来束缚。

    司徒刑看着眼睛赤红,被欲望所掌控的众人,心中对法的理解更加的深入。

    “民之性,饥而求食,劳而求佚,苦而索乐,辱则求荣,此民之情也。”

    “人生有好恶,故民可治也;人情者有好恶,故赏罚可用。”

    想到精彩之处,司徒刑的嘴角不由升起淡淡的微笑。

    “妖孽,吃某一刀!”

    就在司徒刑体悟法家经义的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粗壮,身穿白虎皮,头戴王冠的勇士,手持弯刀的异域武士从天而降。白色的刀锋狂卷而至,仿佛是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