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用绊马索!”

    巴图鲁看着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的司徒刑,大声吼道。

    “喳!”

    “喳!”

    “喳!”

    “喳!”

    几个身材高大,整体胖了一圈的士卒越出众人,将一根根粗大的绳索打好结,做好扣,在空中抡圆,轻轻的一松手,绳索撑开,在空中变成一个大大的圆圈,倒扣而下。

    司徒刑看着从天而降的绳索,身体本能的想要躲避,但是他体力消耗太巨,躲过了两个绳索,还是被套住了腿脚。

    巴图鲁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欣喜,拽着绳子的士卒,双手用力,使劲的一拉。

    司徒刑腿死死的钉在地上,试图站稳。但是他实在是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只是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身体就瞬间失去平衡,有些狼狈的摔倒在地。

    巴图鲁看着狼狈摔倒的司徒刑,眼睛里流露出狂喜的神色,高高跃起,仿佛是一头来自草原的雄鹰。

    从高空扑下,双手抓住司徒刑的腰带,凭借巨力,瞬间将司徒刑举过头顶,重重的摔下。

    嘭!

    司徒刑的身体仿佛是陨石一样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全身骨头都好似散架一般,全身上下就连一个指头都动不了,头脑更是一阵阵昏沉。

    就在司徒刑绝望的时候,他的脑子里竟然诡异的出现了一套招式狠毒的武功。

    九幽鬼爪!

    心魔挥动着自己肉呼呼的翅膀,隐藏在天际,看着躺在地上,面色绝望的司徒刑,眼睛里流露出看好戏的神色。

    司徒刑躺在地上,虽然知道这是心魔洒下的诱饵,但是他并没有抗拒,而是静静的体悟脑海里的九幽鬼爪,眼睛里不时有人影闪现。

    几个身穿毛皮的异族武士,面色狰狞的看着司徒刑,身体跃起,壮硕的体型遮住了阳光,留下一块不小的阴影。

    杀!

    司徒刑看着扑过来的士卒,腿上用力,陡然翻身而起,他的手掌显得有些苍白,仿佛幽灵一般,说不出的诡异。

    噗!

    一个外域士兵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的手掌,一颗红色仿佛桃子一般的心脏正在有力的跳动着。

    而他的胸腔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一个大洞。鲜血仿佛不要钱一般涌出。

    “杀!”

    司徒刑的手成爪型,狠狠的抓着一个异域士兵的头颅。不论是裘皮的帽子,还是坚硬的头骨,在司徒刑的手爪面前都仿佛豆腐一样柔软。

    噗!

    随着一声轻响,士卒的脑袋上多了五个窟窿眼,脑浆混合着血液流了一地。

    “杀!”

    司徒刑仿若鬼魅,双爪在空中翻飞,只要是遇到他的士卒,不是被抓破头颅而死,就是被掏出了心脏。

    鲜血染红了他的手掌和铠甲,每走一步,地上都留下一个深红色的血印,司徒刑仿佛是一尊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魔。

    “力量!”

    “我感受到了力量。”

    司徒刑的手爪每杀死一个人,都会吸收一滴精血,而且他们的灵魂也会被九幽鬼爪囚禁。

    随着杀戮盛宴的开启,司徒刑的力量和速度都大幅度提高,身上的伤口更是诡异的收缩,他仿佛是一台机器,永远不知道疲惫一般。

    “拉倒他!”

    巴图鲁见司徒刑好似光返照一般站起,并且身法诡异,招式狠毒。几个士卒更是被他掏心而死。不由的急声说道。

    手持绳索,体型壮硕的士卒,身体下压,中心后移,咬紧牙关,使出全身的力气,想要将司徒刑重新拖倒在地。

    但是司徒刑的双脚好像扎根土地之上,任凭他们面色赤红,喘着粗气,就像蜻蜓撼柱一般,根本没有办法让司徒刑移动半分。

    “杀!”

    “杀!”

    “杀!”

    司徒刑身形向前,几个士卒陡然感觉一股巨力传来。任凭他们用脚蹬着地,向后拼命的拽着,也没有办法阻止司徒刑的移动。

    战场顿时出现诡异的一幕,司徒刑仿佛是一头蛮牛,不知疲惫的横冲直撞,而他的背后则吊在几个士卒,正在拼命的撕扯绳索,随着越来越多的士卒加入,形成一条长长的人龙。

    司徒刑感受着绳索上的力量越来越强,夺过一把钢刀,斩断拴住腿部的绳索,这才结束了这一场好似闹剧的较力。

    没有了牵绊的司徒刑,移动速度陡然增快,身穿被血液染红的铠甲,司徒刑仿佛是一尊死神,不停的收割着性命。

    噗!

    百夫长巴图鲁面色灰败,藏在人群之后。

    全身被鲜血染红的司徒刑,强大的不像是人类。

    一个个士卒被他杀死,他的体力没有任何的下降,反而隐隐有着不少的提升。

    添油战术已经丧失了意义。

    士卒不要命的围攻,除了徒增伤亡,没有任何好处。

    “射箭!”

    “用重箭,抛射!”

    巴图鲁看着好似狂暴的司徒刑,在也没有活捉的打算,毫不顾忌正在围困司徒刑的士卒,冷酷的说道。

    “喳!”

    “喳!”

    “喳!”

    几个善射的士卒,取下背后牛角弓,从箭筒中取出重箭,慢慢的拉开用马鬃做的弓弦,发出嘎吱嘎吱响声。

    重箭是一种特制羽箭,箭头要比一般的长箭重的多,更有倒刺,不仅具有破甲的能力,而且还能造成流血不止的效果。

    只要被射中,就算不算要害部位,也会造成血流不止。

    是战场上的大杀器,每年死在异族重箭之下的大乾士卒不知凡几。

    因为司徒刑杀伤力太大,巴图鲁顾不得其他,让士卒用重箭抛射。

    可惜,他还是低估了司徒刑。

    在一支支重箭,无差别攻击之下。围攻司徒刑的士卒瞬间死了一片,后背被贯穿,羽箭不停的颤抖。

    几个伤势不重的士卒,转过头,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巴图鲁所在。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没有死在司徒刑的爪下,最后竟然是被同泽偷袭而死。

    他们用蛮语,大声的叱问着,几个弓箭手有些羞愧的低下头。手上的准头,也差了不少。

    司徒刑看着从天而降的飞羽,身体仿佛是一道鬼影,快速的移动着,速度之快,就连羽箭都追不上。

    “原来,你藏在这里!”

    顺着受伤士卒的视线,司徒刑轻易的发现了头上插着着羽毛的巴图鲁,脸上有些玩味,又有些戏谑。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