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护卫在司徒刑四周的侍卫也冲了上去,两个方阵瞬间冲撞在一起。

    身穿制式铠甲的侍卫和身穿毛皮的异族战士捉对厮杀起来。

    噗!

    一个侍卫长刀竖劈,将一个外域士卒劈成两半,眼睛里流露出振奋之色。

    一把长枪仿佛毒蛇,斜刺过来,瞬间洞穿他的是肺部,大量的鲜血从口鼻处喷涌。

    “去死!”

    头戴翎羽的百夫长巴图鲁双臂用力,侍卫的身体陡然被挑了起来,仿佛是被串在竹签上的冰糖葫芦。

    “哈哈!”

    “真是孱弱。”

    侍卫的身体仿佛麻袋一样,被瞬间被挑飞,一个躲避不及的士卒被重重的砸倒。还没等他起身,外域特有的弯刀已经落下。

    “死!”

    “你们都该死!”

    看着一个个卫兵因为保护自己,而被敌人虐杀。司徒刑的心中陡然升起一股难言的杀意。

    杀!

    杀!

    杀!

    司徒刑手持长刀,身体陡然窜出,蔚蓝色的刀痕划过,在空中留下一个大写的z字,一个个异族武士不是被斩落头颅,就是被划破胸腹,内脏横流而死。

    随着杀戮,司徒刑四周,竟然形成一块不小的空地。

    但是异族武士好像潮水一般,仿佛永远都杀不尽。

    一个战士被斩杀,马上就会有新的战士替补位置。

    巴图鲁并没有莽撞的冲过来,和司徒刑决一死战,而是像一条毒蛇,又像一匹头狼,隐藏在士卒背后,时刻用蛮语指挥战斗。

    一个个士卒互相配合,进退有序,刀枪配合,绽放出惊人的战力,仿佛罗织了一张巨书包网.bookbao2,将司徒刑困在其中。

    又像是一个配合默契的狼群,通过添油战术,不停的消耗司徒刑的体力。

    司徒刑看着仿佛潮水一般,永无止境的敌人,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苦笑。

    敌人超乎想象的狡猾难缠,就好像是狼群狩猎一般,团队协作,通过不停的添油战术,把猎物的体能消耗殆尽。

    他虽然知道巴图鲁的想法,但是却没有办法改变什么。只能通过手里的钢刀不停的厮杀,希望可以打开一个缺口,逃出敌人的包围。

    杀!

    司徒刑的身形陡然前突,通过战场的生死磨砺,司徒刑的刀法升华了不少,已经放弃华丽的招式,只保留简洁,快速,有效,一连八刀,刀刀致命。

    “杀!”

    异族士兵并没有被司徒刑的凶狠所慑,反而被激发出骨子里的狼性,更加的疯狂,紧紧的吊在他的身后不远处,互相配合,成合围之势。

    司徒刑趁着这个功夫,以长刀拄地,喘着粗气,脸上尽是疲惫之色,手中的长刀因为杀人太多,全身已经被鲜血浸透,血腥味冲鼻,刀锋已经倒卷,早就没有最初的锋利。

    “不要让他有丝毫休息的时间,给我围上去,如有违抗,军法处置。”

    看着露出疲态,试图休息恢复力气的司徒刑,巴图鲁眼睛中流露出欣喜的神色,没有任何犹豫的大声吼道。一个个异族士兵,看着仿佛杀神一般的司徒刑,虽然有些惧怕,但是更害怕军法,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杀!

    看着再次冲上来的异族士兵,司徒刑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无奈,使劲的吞咽了一口唾液,滋润了一下干燥的口腔。变被动为主动,身体跃起,双手持刀狠狠的劈下。

    一个异族战士躲避不及,被从中劈成两半,五脏鲜血流了一地。

    杀!

    司徒刑的长刀顺着长矛上挑,刀尖划过士卒的肚子,留下一道长长狰狞的伤口,肠子等物顿时流了一地。

    那个士卒有些绝望的用手抓着自己的肠子,试图塞去,最终只是徒劳。

    杀!

    杀!

    杀!

    一个个士卒被斩落,但是司徒刑的体力也被消耗了七七八八,出刀的速度越来越慢。

    噗!

    一根长枪擦过司徒刑的腰肋之间,尖锐的枪头刺破衣衫,在他的腰间开了一条小口,虽然不深,但是非常的疼痛。

    因为疼痛,司徒刑的眉毛不由的一皱。

    这是司徒刑战斗到现在,第一次受伤。

    嗷!

    司徒刑的长刀掷出,卷了刀刃的长刀,瞬间将手持长枪的士兵贯穿,钉死在地上。

    杀!

    司徒刑夺过一把长枪,好似一头暴怒的独狼,疯狂的舞动。

    猩红的枪头,一时间不知划破了多少喉咙。

    还有几个士卒被枪身打断腿上的胫骨,抱着腿,在地上痛苦的打滚哀嚎。

    嘿!

    又是一个士卒被司徒刑的长枪挑飞,仿佛是一个巨大的麻袋重重的摔在地上。口鼻之间有猩红的鲜血溢出,眼见是活不成。

    异族伤亡惨重,司徒刑自己也不好过。这些士兵骨子里有一种狼性,根本不惧怕死亡。

    在围攻之下,司徒刑身体多处受伤,血流不止,力气更是去了七八,四周的敌人面色狰狞的围着他,眼睛中都带着绿光,仿佛是一头头饥饿已久的野狼。

    “将军!”

    身穿大乾制式铠甲的士卒试图救援,但是还没等他们接近,就被凶狠的巴图鲁用长矛刺死。

    司徒刑这次真的是孤立无援,陷入绝地。

    心魔隐藏在空中,眼睛幽幽,看着一个个大乾士卒倒下,就连身为主将的司徒刑都被敌人围困,正在做困兽之斗。嘴角不由升起一丝计谋得逞的笑容。

    他就是要让司徒刑经历这种困境。

    “只有人真正到了绝望的时候,才会将灵魂出卖给恶魔。”

    “噗!”

    司徒刑将长枪掷出,刺穿一个异族武士的身体后去势不减,接连贯穿两三个人的躯体,才停了下来。

    司徒刑身体前倾,拳头仿佛铁锤一般砸出。

    一个士卒瞬间胸前肋骨被砸断,五脏崩裂而死。

    再次以巧劲扭断了一个试图偷袭他的异族士卒脖子,异族武士的脑袋瞬间耷拉下来。

    四周难得的露出一块空地,司徒刑也获得了一丝休息时间。

    但是他身上的伤口因为剧烈的厮杀,再次崩裂,赤红的鲜血染红衣衫。看起来说不出的狼狈。

    因为大量缺血,司徒刑的视线有些模糊,如果不是有强大的毅力做支撑,恐怕他就死在乱军之中。

    “真是让人敬佩,但是不知你还能支撑多久?”

    “不要用弓箭,抓活的。”

    巴图鲁藏在士卒身后,看着体力不支,摇摇欲坠的司徒刑,突然看见几个异族武士正在张弓搭箭,不由急声大吼道。

    那几个武士看了一眼巴图鲁,将手中弓箭放下,巴图鲁还不放心,用蛮语大声吼了几句,大体意思是,对方已经筋疲力尽,一定要活捉。

    围困司徒刑的士卒得到命令,刀枪不再攻击要害部位。但就是这样,司徒刑身上伤口还是在不停的增加,鲜血如注。

    真是元气大神庇佑!

    看着陷入绝境的司徒刑,巴图鲁心中暗暗得意的说道。

    汝之绝境,吾之富贵。

    斩杀敌方主将固然大功,但是活捉敌方主将,更能换来泼天富贵。

    真是人心不同,想法各异。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