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陈虚彦实在想不明白,司徒刑究竟哪里来的胆子,竟然在知道他的身份背景后,还敢斩杀他。

    没有头颅的身体摔倒在地上,赤晶石赤红的光芒慢慢的在收缩。

    司徒刑这才走上前,用力把陈虚彦的双手掰开,不再炽热的赤晶石就仿佛是一颗普通的石头。

    确定没有爆炸的危险之后,司徒刑这才敢将赤晶石拿在手中把玩,又有谁能够想到,就这块看似普通的石头,释放的能量,竟然可以把一个村落炸成深坑。

    “芥子腰带,墨家不愧是能工巧匠,也是大乾最富有的宗门。”

    看着陈虚彦腰上仿佛魔晶雕成的腰带,司徒刑的脸上不由流露出振奋的神色。

    墨家的祖师是墨子和公输盘,秘传的鬼斧神工最是巧妙,锻造装备,冶炼法器的本领独步天下。

    陈虚彦身为宗门天才弟子,又有很深的背景,同一般弟子相比,自然能够获得更多资源倾斜。

    芥子腰带,是墨家利用空间石,结合特殊的工艺,做出一个便携式的空间模型,每一个在市场都是有价无市,一根难求。

    陈虚彦的腰带是空间最小的,只有一个立方,但是就这样,在黑市上也能够卖出千金的高价。

    “这个陈虚彦的来历真是不简单。”

    “其祖父在宗门必定是实权长老。”

    司徒刑随手翻看着战利品,越看面色越严肃。最后甚至感觉有些烫手,不是收获不好,而是太好了。

    纹银千两,宝珠两颗。

    九幽鬼手的秘籍,墨家剑法的秘籍,最关键是,还有一个通透的水晶瓶,里面有一条赤红色的蛟龙在不停的游动翻滚。

    再仔细看,里面哪里是什么蛟龙,而是一颗血红色的宝丹。

    丹药到达一定等级之后,丹气会变成走兽,飞禽,等级在高,甚至能够凝聚成人形,具有自我意识,和正常人一样修行。

    这颗丹药凝聚成蛟龙,药性自然非比寻常。

    换血破障丹!

    这颗丹药虽据司徒刑所知,这种破障换血丹只有一个用处,那就是帮助武者提前换血,增加突破先天武者的几率。但就算是远古大派的嫡传弟子,都未必有幸吃上一颗。

    按照陈虚彦的能力,根本没有资格拥有这样的宝丹,那么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陈虚彦的祖父在宗门内必定掌握实权。

    虽然都是宗门长老,级别相当。

    掌握实权的长老和务虚挂名长老,不论是权利还是影响力,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自己好像惹上大麻烦了。”

    看着身首异处的陈虚彦,司徒刑不由的苦笑一下,但是很快他的神色又恢复了坚毅。

    杀都杀了,有什么好后悔的。

    而且就算在让他选择一次,他还会毫不犹豫的斩杀陈虚彦,维护律法的威严。

    捏着代表陈虚彦身份的令牌,随手敲打着掌心。

    陈虚彦死亡在秘境,在外界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定然会有人进行搜查报复。

    按照自己的实力,如果被陈虚彦背后的人盯上,定然难逃身死道消之劫。

    司徒刑用望气之法观察,发现身份令牌,还有空间腰带上都有黑色仿若实质的劫气,墨家手段神秘莫测,里面隐藏了追踪之术也说不定。

    其他物品上没有劫气,想来只要自己小心,定然不会引起麻烦。

    “东西再好,也没有安全重要,毕竟人没了,就是真的什么都没了。”

    想到这里,司徒刑眼中的贪婪之色尽去,只剩下无尽的清明。没有任何犹豫的将令牌还有墨玉腰带扔到一边,好似弃履。

    “雁尽难寄,愁多梦不成。

    愿随孤月影,流照伏波营。”

    将陈虚彦的尸首埋到地里深处,并用巨石做了掩藏。又仔细观察一番,没有发现什么漏洞。

    司徒刑才将一首闺怨被写在土地之上,文气凝聚成一只灰白色的鸿雁,弯曲着脖子,用鸟喙整理着自己的翎羽。更时不时用圆溜溜的眼睛打量着司徒刑,有一种说不出的机灵。

    “去吧。”

    司徒刑把空间腰带和令牌挂在鸿雁的爪子之上,用手抚摸着鸿雁的脖颈,羽翼。待鸿雁眯着眼,流露出享受神色之后,才淡淡的说道。

    啾!

    鸿雁轻鸣,在司徒刑的注视中扑棱着翅膀,双脚使劲,仿佛是离弦的箭,瞬间窜出。

    啾!

    脚上拴着墨玉空间腰带的鸿雁在山谷的上方盘旋了一遭,轻鸣几声之后向远方电射,不大一会就成了一个不大的黑点,最后更是彻底不见。

    陈虚彦的尸体被掩埋,战斗的痕迹也被消除,云雾飘起,被打开的洞窟重新闭上,一切都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

    九幽鬼爪的密卷材质非常特殊,竟然是以先天武者的人皮为纸,血液为墨,以怨恨,诅咒,绝望,残忍为文字。

    “好一个邪门霸道的爪法。”

    司徒刑闭着眼睛思考了一会,心里不由的升起一丝忌惮。

    九幽鬼爪据说传自于鬼蜮,练法更是邪恶,需要亲手虐杀生灵,提取痛苦的灵魂。

    恶念,杀念,绝望的力量越强,爪法的威力也就越强。

    就在司徒刑观看白骨巨手的时候,一段段文字陡然游走,丝丝黑气凝聚,最终变成一只长有肉呼呼翅膀,头有犄角的小恶魔。

    司徒刑有些诧异震惊的看着,黑色的小恶魔出现后先是慢慢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有些贪婪的舔食着空气中的血煞之气。

    人皮黑气中的邪恶,杀戮,诱惑,堕落等仿佛是找到了归宿,不停的向黑色恶魔涌去,小恶魔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丰盈起来。

    “又一任主人陨落了。”

    “只屠杀了三个凡人的村落,真是一个废物,活该被杀死。”

    小恶魔露出尖锐的牙齿,有些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又是一个可口的猎物,没有人能够抗拒来自力量的诱惑。”

    “陈虚彦修炼魔功,屠戮苍生是因为受到你的诱惑,你才是罪魁祸首!”

    司徒刑看着肆无忌惮的小恶魔,面色冰冷的怒声呵斥道。

    “陈虚彦固然该杀,你这个邪物更是该死!”

    司徒刑的手掌陡然伸出,将肉呼呼的小恶魔紧紧攥在手中,五指用力,狠狠的一捏。

    噗!

    肉翼小恶魔被巨大的力量瞬间捏碎,变成一团游离不定的黑烟。

    不过这团黑烟并没有立即消散,而是好似流星一般顺势一扑,司徒刑抬起手掌,下意识的想要格挡。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