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乾治下,墨家子弟陈虚彦,上不思报效国家,下不思安抚黎民。投靠异族,倒行逆施,屠杀苍生两千余口,罪大恶极,罪在不赦。”

    “按大乾律,当施以斩刑!”

    看着被困在牢笼中,面色仓皇的陈虚彦,司徒刑站直腰杆,以某个特定的频率,大声的宣判道。

    嗷!

    司徒刑的话语刚落地,大乾龙气所化的赤龙怒目圆睁,发出阵阵愤怒的咆哮。

    化作一条赤色的绳索,将陈虚彦捆绑。

    绳之以法!

    陈虚彦的身体陡然被一种力量制住,不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更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下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探出白皙的脖子。

    仿佛是一头待宰的羔羊。

    陈虚彦牙关紧咬,青筋暴起,一脸屈辱的看着司徒刑脚上的青靴。而他的头顶上空,赤气翻腾,陡然出现一柄寒光闪闪,重达千斤的刑刀。

    “这是法家神通,绳之以法,象征了律法的威严,只要人道昌盛,大乾治下,就是武道宗师,也要被压制。”

    “当今大乾立国三百载,圣人在世,政通人和,乃是难得的盛世,龙气最烈。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武师境,怎么可能挣脱?”

    司徒刑看着不停挣扎的陈虚彦,面色淡然的说道。

    “我是墨家弟子,你不能杀我!”

    陈虚彦挣脱几下,赤色绳子不仅没有松动,反而越勒越紧。全身骨头都嘎吱作响,好像马上就要散架一般。

    “我是墨家弟子,是宗门天才,你没有权利审判我。”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就算宗门弟子,也要遵守大乾法度,这是规矩。”

    司徒刑面色不变,冷冷的说道。

    “不杀汝,怎么对的起枉死的三个村子两千口,你在屠杀他们的时候,可曾想到今日?”

    “我祖父是墨家的长老,是四阶机关师,你若杀我,必定会被墨家视为仇敌!”

    陈虚彦感受着司徒刑仿若实质的杀气,大声吼道。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司徒刑的眼睛没有任何波动,悬挂在陈虚彦头顶的法刀缓缓的落下。

    这也是司徒刑刻意为之,要知道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他要让陈虚彦感受到死亡的恐惧,只有这样才能对的起枉死的两千多口。

    “不!”

    “不,你不能这样!”

    陈虚彦的脑袋低垂,看不到缓缓下落的铡刀,但是他能感受到死亡的临近。这种等待死亡,却没有丝毫办法的感觉,让他内心充满了崩溃。

    “只有宗门才能审判我。”

    “司徒刑,你不过是一介秀才,就算是大乾官员也不敢审判我,能够审判我的只有宗门。”

    “我要求你将我移交给宗门执法队。”

    陈虚彦抓住救命稻草,声音急促的说道。

    “宗门执法!”

    “哼!”

    司徒刑脸上挂着冷笑,不屑的冷哼一声。大乾朝廷和宗门形成默契,宗门弟子在世俗犯法,会被统一转交给宗门。

    由宗门执法队,根据罪责轻重进行处罚。

    将陈虚彦交给宗门执法队,以陈虚彦的背景,绝对是放虎归山。

    宗门对他屠杀村民的问题,只会是高高的举起,轻轻的放下。

    这种不合理的制度,让司徒刑想到了大清王朝末期列强横行的年代,洋人在大清的土地上犯罪,但是却要被引渡国,接受本国法律审判。

    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不了了之。

    大乾虽然国力昌盛,但是宗门力量太过强大,已经凌驾王法之上。

    朝中很多有良知的大臣冒死上,呼吁朝廷限制宗门的发展,以免形成尾大不掉之势。

    但乾帝盘也有他的苦衷,宗门的势力遍布朝野,根深蒂固,贸然发动,只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司徒刑昔日也分析过朝廷局势。

    大乾的开国皇帝,将领多是宗门出身,起事之初,也多得宗门扶持。也正是这个原因,很多重要的岗位都被宗门弟子把持。

    大乾立国之后,太祖坐稳江山,也试图减弱宗门的影响力,但是宗门势力早已经遍布朝堂。就连军中将领也多宗门出身,盘根错节,早就成了气候。

    开国太祖都没有办法驱逐宗门力量,后面的几任皇帝更是不堪。宗门势力最大的时候,甚至能够影响太子人选。

    直到乾帝盘登基,成为大乾中兴之主,组建镇魔军,监视天下宗门,并以铁血冷酷的手段攻山伐庙,才恢复了些皇道威严。

    也正因为此,宗门和大乾之间的矛盾也愈发的激烈。

    “今日不论是谁也救不了你,汝必死!”

    司徒刑不为陈虚彦言语所动,眼睛里闪烁着寒光,高空铡刀落下的速度陡然加快了不少。

    陈虚彦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绝望的惨淡,还有一丝疯狂。他被缚住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块赤红色的晶石。

    “这是墨家机关傀儡兽的能量核心赤晶石,它爆炸产生的能量,可以轻易的撕碎先天武者的躯体。”

    司徒刑看着陈虚彦手里散发着红光的赤晶石,瞳孔收缩,面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晶石是一种高能结晶体,常被墨家用来做核心反应炉的能量。

    根据结晶体颜色,被分为白晶石,赤晶石,蓝晶石,黄晶石,已经等级最高的金晶石。

    赤晶石是第二等的晶石,爆炸的威力足足能够摧毁一个几百人居住的村落。

    看着一脸戒备,身形快速向后移动的司徒刑。陈虚彦的脸上不由升起一丝不屑,在铺天盖地的爆炸面前,就是先天强者也会被撕碎,何况他司徒刑只是一个拥有武师力量的武徒。

    “就算死,我也不要死在你的手中。”

    陈虚彦面色疯狂,手掌使劲捏着赤晶石,一丝丝红色的能量波动从他指缝间渗出。把他整个人都染成了红色。

    “今日吾必斩汝,斩仙飞刀,斩!”

    司徒刑面色冷峻,一道白芒从司徒刑的头顶飞出,在陈虚彦的脖子上转了一圈,头颅没有了支撑,瞬间跌落在地上,赤红的鲜血冲出三尺,仿佛是喷泉一般,到死的时候他眼里还有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