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法家神通,秩序之力,不愧是诸子百家中最为神秘,也是战力最强的宗门。如果是在外面那方世界,人道龙气任凭你调度,本尊只有一缕神念降临。大意之下,还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可惜,这里是无法之地,没有人道龙气,你的法家神通好比那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又能奈我何?”

    有些不屑的看着被秩序之力笼罩的牢笼,陈虚彦嘴角慢慢的升起一丝笑容,最后更是放肆的大声笑了出来。

    陈虚彦笑的很大声,癫狂放肆,甚至连眼泪都渗出眼眶。随着张狂的大笑,他的手指伸出,看似随意的指点,而律法牢笼竟然好似正承受着万钧之力,黑色栅栏,发出嘎吱嘎吱痛苦的响声。

    “如果我愿意,只要轻轻的一点,就能将这个牢笼打碎。”

    “司徒刑,你是黔驴技穷了么?”

    看着只要加上一根稻草,就随时会崩溃的律法牢笼,陈虚彦嘴角上扬,邪魅的一笑。

    司徒刑挣扎着站了起来,用手捂着伤口,让血液流失的速度变慢一些。他的头脑也会恢复了一丝清明。

    因为此方世界没有人道龙气,更没有秩序之力让他调动。

    法家神通威力大减,陈虚彦才敢如此的放肆。

    如果是在外面的那方世界,如果陈虚彦被律法牢笼困住,司徒刑必定要用飞刀斩其头颅。

    冷静!

    冷静!

    冷静!

    司徒刑在自己心中暗暗的说道,随着催眠似的话语,他的心神竟然真的冷静下来。

    眼睛缓缓的闭上,好似一潭静谧的潭水,四周的一切都映照在心。

    等他再度睁开之时,眼睛里充满公平,正义,以及耿正不阿的堂皇气象。

    “陈虚彦,汝身为武者,不思保境安民,报效朝廷。汝竟然为了一己私利,投靠魔族,做出屠杀平民这种猪狗不如之事,按照大乾律令,当诛!”

    司徒刑面色肃穆,腹腔共鸣,声若雷鸣宣判道。

    “司徒刑,别傻了,这里是无法之地,根本就没有大乾龙气。”

    陈虚彦看着堂皇气象的司徒刑,眼中有些狐疑惊惧。

    但是想到无法之地的特点,瞬间就释然。

    现在的司徒刑,在他想来,就是一个装腔作势的小丑,说不出的可笑。

    “这里是无法之地,没有秩序。这里是洞天福地,不归大乾管辖,更没有龙气。所以你才敢如此的放肆。”

    司徒刑脸色肃穆,身体笔直,好似标枪一样初立在那,声音如雷,更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威严。

    本肆无忌惮,状若疯癫的陈虚彦内心不由的一滞,本能的感到恐惧。

    “但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里虽然是洞天福地,但也是大乾管辖治下!”

    司徒刑一字一顿的说道,他的声音仿佛触动了某种法则,出奇的宏大,在山谷之中不停的荡。

    山谷中所有的野兽都跪倒在地上,向着西北方向,以头触地,仿佛是在拜见王者。

    就连山谷中的顽石,都神奇的摇晃着,好似正在点着头。

    万兽朝拜,顽石点头!

    看着山谷野兽,还有点头的顽石,陈虚彦面色不由的有些难看。

    “斩仙飞刀,给我斩!”

    长着三对翅膀的斩仙飞刀划破空间,留下一道白痕。

    陈虚彦下意识的用机械手臂护住自己的头颅和要害部位。

    但是斩仙飞刀根本就没有落下斩杀他,而是飞到空中,对着暗不见天日的苍穹斩落。

    吱!

    斩仙飞刀银色的刀身滑行,好像是在黑色的布幔上划开一道口子。

    外界七彩的阳光,还有新鲜的空气顺着这道口子倒灌而入,在有些灰暗的秘境中,看上去好似北极的星光,又好像倒垂的银河,说不出的震撼。

    一丝丝龙气落入秘境之中,兴奋的发出一声声龙吟。

    龙气化作一条碗口粗,身长过丈,马头鹿角,身披鱼鳞,仿若长蛇的赤龙,有些亲昵的缠绕在司徒刑身体四周,远远看去,司徒刑身上就像是披了一根柔软的丝绸。

    龙气所眷,万法不沾。

    司徒刑能够感觉到,龙气对他比以前亲近不少,以后调动大乾龙气会更加的得心应手。就连自己法书包网.bookbao2的权柄也随着提升不少。

    想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句话让王道龙气获益匪浅,故而才会流露出如此亲近的姿态。

    段天涯,郑世昌等历练弟子有些震惊的看着空中裂开的缝隙,阳光聚成光柱射下,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神圣美感。

    “这是怎么事?”

    “秘境要破碎了吗?”

    “究竟是怎么事?”

    当龙气进入秘境,每一个心中都升起一丝奇怪的感觉,仿佛身上突然间多了一个看不见的隐形的枷锁。

    就连不拘小节,形骸放浪的段天涯都不由的身体一直,做事再也不敢像以前那么荒唐。

    在秘境之外的杨凤仪,陈九宫,莫自行等人看着好似一个巨大的漏斗,不停吞噬的口子,心中的震撼无以言表。

    “这究竟是怎么事?”

    “秘境怎么会突然间破裂,而且和外界贯穿!”

    按照宗门推算,这个秘境寿命至少还有百年时光,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秘境提前破碎。

    “这件事,究竟是喜,还是忧愁。”

    杨凤仪,陈九宫等人眼睛无声的交流一下,心中都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知北县县尊胡不为面色有些发苦的看着秘境,怀里的官印在不停的颤动,不论是龙气还是法书包网.bookbao2,他都无法感触。

    又是那种感觉,自己的权柄又被人掠夺了。

    而且这一次更加的彻底。

    “现在,你还敢说这里是无法之地么?”

    感受着久违的秩序之力,还有澎湃的大乾龙气,司徒刑的脸上鲜活起来。而陈虚彦的则是面如死灰。

    他有些不死心的攻击着律法囚笼,但是刚才还不堪一击的囚笼,现在仿若金刚铸成,不论他如何攻击,都无法撼动半分。

    “没有用的。律法牢笼代表的是大乾法度,是秩序之力凝聚,凭你的修为根本无法撼动。”

    司徒刑从怀里取出药瓶,涂抹在伤口之上,看着癫狂攻击律法牢笼的陈虚彦,不屑的摇头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