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共生契约建立,不要忘记我们以前的约定。”

    陈虚彦擦干嘴角的鲜血,感受着身体的虚弱,眼睛中闪过一丝决然,随着话语落地,他的瞳孔陡然变得银白,狰狞的脸上更是长出一些黑色的纹路,说不出的诡异。

    全身上下四万八千个毛孔更有黑气冒出,形成一根黑色的气柱,气柱中有无数的灵魂,无数的人脸浮现,或老或少,或男或女,脸上充满痛苦之色。

    “真是一个废物,竟然只屠杀了三个村落,两千多口人,怪不得会被人打成死狗。”

    陈虚彦站起身,抹了抹嘴边的五脏碎块,声音有些诡异邪恶的说道。

    “你不是陈虚彦,你究竟是谁?”

    听着那充满邪恶的声音,司徒刑全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漆黑如墨的怨气,魔气,让他本能的感到厌恶。

    “蝼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尊者的名字。”

    “天蛇虚影,上古天蛇教的镇派典籍,天蛇吞息功,真是尊者的造化。”

    “谁又能想到,令中古无数大能趋之若鹜的金,竟然藏在这个荒芜之地。”

    陈虚彦的身体站立,泰然自若的整理好破碎的衣服,看着司徒刑,仿佛是一个未开采的金矿,脸上充满了贪婪之色。

    说话的功夫,他身上骨骼肌肉诡异的蠕动,被司徒刑打断的骨头,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连接生长。

    “卑微的人类,只要你把金献给我,本尊就放你离开。”

    陈虚彦颐气指使的看着司徒刑,仿佛他是家里圈养的奴仆,任凭予夺。

    司徒刑心中不由的一惊,心中仿佛有雷霆炸响。

    金玉册是他最大的秘密,重要性可想而知。没想到竟然被这个未知的存在一眼看出。

    自己还是大意了。在金玉册的事情上,自认为做的小心谨慎,天衣无缝。

    但是却忽略了拳意凝聚的天蛇虚影,在有心人看来,真好似黑夜中的火把,大海上的灯塔,根本没有任何秘密而言。

    这里幸亏是秘境,地广人稀,更没有大能关注,如果自己在外面贸然使用,被有心人注意,恐怕将会迎来无穷尽的追杀。

    司徒刑在心中暗暗说道。

    “什么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陈虚彦你真是罪大恶极,竟然为了修炼魔功,屠杀三个村落二千余口,真是该杀。”

    司徒刑面色不变,好似根本没有听懂,怒发冲冠,声音冷冽的喝问道。

    “汝眼中,可有朝廷,可知法度森严?今日誓必斩汝!”

    陈虚彦看着表情肃穆,一脸威严,作腔作势的司徒刑,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的笑容。

    “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搜魂夺魄,本尊有的是手段。”

    “这里是无法之地,龙气不兴,法度不明,你又何必虚张声势。”

    “只要你臣服本尊,本尊会赐予你想象不到的力量。”

    “藏头露尾,不人不鬼的东西,竟然也敢称作本尊。”

    司徒刑面色不变,用拳头答了陈虚彦的问题。他的两个拳头好像炮弹,又好像流星一般,背后气血凝聚成一头全身长满鳞甲,眸似铜铃,头上的角旋转扭曲,带着螺旋纹路的魔牛。

    “牛魔顶角。”

    司徒刑仿佛化身为一头全身长满鳞甲的魔牛,两只拳头就是尖锐无双的牛角,狠狠的向陈虚彦的腰腹挑去。

    “有两下力气,可惜拳法太过简陋粗糙。”

    陈虚彦眼睛幽幽,看着司徒刑的拳头撕碎空气,脸上流露出一丝轻蔑,嘲讽的说道。

    “九幽鬼爪!”

    同样九幽鬼爪,却有着天壤之别。

    陈虚彦的拳法只得其形。

    而这个自称本尊,未知的存在,却是真正的掌握了其中的精髓。

    只见陈虚彦的手掌在空中划过,仿佛是一把利刃,撕碎了空间,在空中留下一道道黑痕,就好似被打碎了的玻璃,裂痕满满。

    通过裂痕的缝隙,司徒刑看到了另外一个未知的空间。

    一个个大乾治下村民打扮,男女老少的灵魂,在业火当中炙烤,正在承受着不可承受的痛苦,绝望嚎叫着。

    在业火的最中央,有一座用人骨堆砌的地狱大门,随着骨门的打开,象征着贪婪,欲望,杀戮的恶魔化作一道道黑烟,从空间缝隙中钻了出来,他们目光赤红,狰狞的笑着。

    嘭!

    两人的拳头碰撞。

    司徒刑的神智幻觉丛生,感觉自己仿佛堕落到无间地狱,到处都是赤红着双眼的恶魔。

    嘎嘎!

    地狱中的恶魔难听的笑着,化作一道道黑影,围绕在司徒刑四周,仿佛是附骨之疽,司徒刑脖子中的东珠发出一丝丝温润的感觉,让他神智变得安定。

    司徒刑虽然知道这是幻觉,但是少不得受其影响。

    嘭!

    就在司徒刑发怔的瞬间,陈虚彦的鬼爪重重的拍在他的身上,留下五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赤红的鲜血瞬间涌出。

    “真是该死!”

    因为痛苦,全身被鲜血染红的司徒刑从幻境中醒来,眼睛也恢复了清明。

    “你为了修炼魔功,屠杀苍生,内心就没有丝毫不安么?”

    “不过是一些蝼蚁,死了就是死了。”

    陈虚彦看着胸口被抓伤,不停有血液流出,试图通过手臂支撑而站立的司徒刑,一脸不屑的冷笑道。

    “收起你那些廉价的同情心吧,否则你会死的更惨。”

    “我只恨心还是不够歹毒,杀的不够多,否则岂能被你这个蝼蚁所伤。”

    陈虚彦揉着自己正在恢复的胸口,面色阴沉,声音冷冽的低声吼道。

    “司徒刑,今日你必定要死在我的魔爪之下。”

    “没有人能够凌驾律法之上。”

    “律令,囚!”

    司徒刑看着毫不在意的陈虚彦,不由的怒火攻心,手指轻点。法家神通发动,一个巨大的牢笼瞬间从天而降,将陈虚彦罩在其中。

    一根根手臂粗的栅栏,蕴含着强大的秩序之力。

    陈虚彦看着从天而降的律法牢笼,并没有躲避的意思,任凭牢笼将他关在里面。

    他的面上没有丝毫担心,反而用欣赏的目光看着黑色的囚笼,嘴巴时不时发出啧啧之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