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陈虚彦看着状若疯魔,拳如流星的司徒刑,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震惊和惧怕的神色。

    司徒刑的武技越来越纯熟,招式还偶尔打破常规,如同羚羊挂角,让人无迹可寻。

    司徒刑已经完全掌控了战斗节奏,陈虚彦只感觉自己的压力越来越大,这样下去战败只是时间问题。

    他竟然将我当做磨刀石,通过战斗磨砺自己的武技。

    他凭什么,他怎么敢!

    陈虚彦的瞳孔收缩,看着战力越来越强的司徒刑,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暴虐。

    “嗷!”

    陈虚彦怒吼一声,全身血气沸腾,旺盛到极致,面色赤红,眼睛如血,眉梢尾端更有一滴滴血珠滚落。他的头顶,更好似开了锅的沸水,一丝丝热气升腾,聚拢成柱。

    在微风之中不停的摇曳,背后气血凝聚,隐隐有一头恶魔正在狰狞的笑着。

    陈虚彦不由的感觉自己精神大振,不论力量还是反应速度都瞬间提升了不少。

    “爆!”

    司徒刑全身肌肉绷紧,身上的衣服被肌肉撑碎,一片片飞落,仿佛蝴蝶一般落入四周。露出棱角分明,健壮的好似钢铁铸造的上半身。背后气血凝聚,一头巨蛇昂起头,对天长嘶。

    啪!

    司徒刑双眼流露出兴奋的神色,双拳紧握,手掌捏爆空气,发出鞭炮爆炸一般清脆的响声。

    “再来!”

    两人目光交错,仿佛有一股看不见的电流在空中对撞,形成一个巨大的力场,不论是草木,碎石,都被这种力量掀开。露出光秃秃,仿佛被清扫过的地面。

    嘭!

    嘭!

    嘭!

    没有言语,两人有些发疯似的挥动着拳头。手臂碰撞,不停的发出金铁之音,令人感到胆寒。

    山谷中的野兽都夹着尾巴,趴伏在地上,畏惧的低着头,不停的小声呜咽。

    随着拳头的碰撞,声音竟然诡异越来越弱,到最后更是好似鞭炮闷响,弱不可闻。

    但是陈虚彦和司徒刑脸上的神色却越发的紧绷,声音变小,不是他们撞击的力量变小,而是他们撞击的力量太大,产生的声音已经超过了某种极限。

    大音若希!

    司徒刑的眼睛微微眯着,脚下成弓形,身体后撤,腰身下压,脊柱弯曲,好似一条活过来,随时想要飞天而起的神龙。

    全身的力量都积聚在拳头之上。

    噗!

    司徒刑的拳头打破空气,产生的声音却很小,小到就连对面陈虚彦都听不到。

    和前面的刚猛相比,司徒刑现在的拳头很慢,看着好似小孩的拳头一样柔弱。

    但是陈虚彦眼睛却收缩成了一条直线,全身毛孔都大张开,一丝丝白气射出,留下一道道痕迹,看上去好似刚揭开锅的蒸笼。

    “噗!”

    陈虚彦脚底死死扒在地上,脚趾仿佛鹰爪一般,全身的力量精神凝聚成一拳。

    噗!

    两人的拳头对撞。没有想象中的惊天动地,只是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但是相距两人十米左右的一块巨石,好像被装上了炸药,陡然粉碎四射。

    嘭!

    嘭!

    嘭!

    这一次司徒刑倒退了五步,而陈虚彦倒退了七步。

    陈虚彦的脚印也要比司徒刑深上半寸,并且四周隐隐有开裂的痕迹。他用青铜和秘银打造的机械手臂,在刚才的对撞中,发出令人牙酸的响声,仿佛随时都要被打爆一般。

    并且,他周身气血翻滚,嘴巴里有淡淡的腥味,这是内脏受伤的表现。

    牛魔顶角!

    司徒刑仿佛是一头愤怒的魔牛,巨大的牛角闪烁着寒光,顶向天空,仿佛要把苍天刺穿。

    牛魔大力拳虽然是一个基础拳法,但是配合司徒刑的速度和巨力,发挥出令人难以想象的破坏力。

    嘭!

    陈虚彦有一种被锁定的感觉,这一招他躲不过去,也不能躲,只能硬抗。

    虽然不愿,但是陈虚彦只能和司徒刑再次硬碰硬。

    陈虚彦机械手臂被巨力撞击,再次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一根铆钉陡然崩飞,裸露出里面机关弹簧。

    司徒刑的成长实在是太快了,不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对自己形成了压制,如果继续,自己今天肯定会被活活的打死在这里。

    “该死!这个小子怎么不知道疲倦,战斗到现在,力量速度不仅没有降低,反而越来越强。”

    “真是一个怪胎。”

    陈虚彦看着崩裂分解的机械手臂,心里暗暗骂道。

    嘭!

    嘭!

    嘭!

    司徒刑体内仿佛有一个汹涌燃烧的熔炉,一股股热流随着血液布满全身,全身皮肤赤红,一股股热气被从毛孔中排出。

    气血燃烧,给司徒刑带来了无穷的动力,他好像是一台不知道疲惫的机械,双拳越发凶猛,好像一个个流星,带着耀眼的光和热。

    没有了机械手臂的陈虚彦更是不堪,左右躲闪根本无济于事。

    在仿佛风暴一般的拳头面前,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用自己的手臂来进行格挡。

    嘭!

    嘭!

    嘭!

    久防之下,必有闪失。

    司徒刑的拳头仿佛雨点一样砸向陈虚彦的身躯。

    嘭!

    嘭!

    嘭!

    司徒刑拳头仿佛狂风骤雨一般落下。陈虚彦的身体被强大的力量瞬间击飞,一个个拳头好似炮弹一样落在他的身上,黑色的衣服瞬间被撕成碎片,全身骨骼也被打的多处错位断裂。

    陈虚彦的嘴巴中涌出黑色的鲜血,还有黑色的血块随着鲜血流出。那是内脏破碎的表现。

    “呵呵。。。”

    陈虚彦肺部被伤,呼吸不畅,只能通过快速的起伏给自己提供足够的氧气,看起来像是一个破旧的风箱。

    他的嘴巴大张,仿佛是一条即将干死的鱼,有些自嘲,又有些疯狂的笑着。

    一丝丝鲜血随着他的狂笑,喷涌而出,染红地面。

    司徒刑有些戒备的看着陈虚彦,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陈虚彦这种宗门天才弟子,定然有保命手段。

    在没有确定陈虚彦彻底死亡之前,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是你逼我的。”

    陈虚彦看着司徒刑,神色疯狂,脖子上青筋崩出,歇斯底里的吼道。

    “是你逼我的,我不想的。”

    “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司徒刑看着歇斯底里的陈虚彦,下意识的后退半步,警觉的观察着四周。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