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杂鱼,你只会跑么?可敢出来和我一战。”

    陈虚彦看着没有动静的山谷,不由怒声吼道。他的声音在山谷的折射反弹下,显得非常的宏大,好似雷音一般。

    “你若战,那便战。”

    感受着身体内强大的力量,还有蠢蠢欲动的战意,司徒刑的眼睛陡然射出一道寒光。

    墨家的最高首领是矩子,但是却由两股势力掌控,分别是墨家和公输家。

    墨家的祖师是墨翟,精于机关之术,剑法盖世,门下弟子多为匠人。师徒传承,薪火相传。

    公输家的祖师是鲁班,鬼斧神工,所著鲁班经是墨家机关术最高典籍,但公输家注重血缘,非本家子弟不得传授,传人较少。

    这两个势力代表了大乾王朝机关傀儡术的巅峰,研究出不知道多少令人瞠目结舌的黑科技。

    号称永不陷落巨大的移动战斗堡垒机关城是他们的大本营,这是墨家和公输家智慧的结晶。

    墨家子弟研究方向不同,称呼也各不同,一般被分为天,地,人三墨。

    天墨指是天象级机关傀儡兽,以阴阳为炭,天地为炉,日月为药,据说这种天象级机关兽可以劈山碎城,战力比拟武圣。但是消耗也是惊人,需要以星核作为燃料,现在墨家还在正常运转的天象级机关兽,只有那一座号称永不陷落的战斗堡垒机关城。

    地墨指的是地上机关傀儡术,各种战斗型机关傀儡兽,还有辅助性的机关傀儡兽,他们的战斗力不如天象级机关兽惊人,但是普通的晶石能源就能维持运转。

    人墨指的人体机关傀儡术,在墨家中这一类人数量最少,但是性格最是偏执,也最是难缠。他们将人体和机关术,或者异兽进行融合,从而形成全新的生命形态。

    陈虚彦用机械手臂替代了以前的血肉之躯,不用问,肯定是以偏激难缠著称的人墨。

    啪!

    司徒刑使劲踏在青石上,脚底好似装了弹簧,身体仿佛是一个跳蛇,瞬间弹跳起来。

    白皙的拳头仿佛是出膛的炮弹,撕碎空气,发出尖锐的啸声,狠狠的砸向陈虚彦的胸膛。

    他身后气血凝聚,拳意显现,一头身形巨大远古巨蟒虚影,带着莽荒的气息,仰天长啸。

    司徒刑向来是一个害怕的麻烦的人,所以,他喜欢把麻烦扼杀在原始状态。

    人墨性格偏激,喜欢报复,那么只要把他变成死人就好了。

    陈虚彦有些发愣,他没有想到司徒刑来势如此之快,更没有想到司徒刑会一言不发,就下死手。

    这不符合规矩,不是应该言语交锋之后,再拳脚相加么?

    好在,他也不是刚出茅庐之辈,战斗经验丰富,愣神之后,不惊反喜。

    “九幽鬼爪!”

    陈虚彦的机械手臂击碎空气,发出爆裂的声音。他的手指弯曲,带着九幽的森森鬼气,无数的冤魂在痛苦的嚎叫。在他的背后,拳意凝聚成一个身形高大,黑气缭绕的恶魔。一双白骨巨手出奇的扎眼。

    嘭!

    两人的拳头对撞。

    巨大的力量让陈虚彦脚下的土地下沉开裂。仿佛是一张张恶魔巨嘴,想要择人而噬。

    陈虚彦有些诧异的看着司徒刑,他没有想到司徒刑拳头上的力气会如此之重。

    十牛之力!

    武师境才具有的力量。

    司徒刑竟然突破武师境了?

    他看着脚下的裂痕,眼睛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想到。

    嗷!

    嗷!

    嗷!

    一个个白色的灵魂从陈虚彦的惨白的拳头中冒出,诡异的叫声让人瞬间不寒而栗。

    司徒刑的心神被鬼魂所摄,眼睛不由的一滞,这是九幽鬼爪的精神攻击。不仅能够撕裂虎豹,还能把敌人拉入鬼蜮幻境。

    陈虚彦看着两眼无神的司徒刑,脸上不由流露出得意的笑容。

    啪!

    陈虚彦的机械手狠狠的向司徒刑的头顶抓去,如果抓实,司徒刑必定会脑浆奔流。

    啪!

    就在陈虚彦认为猫抓耗子的游戏即将结束的时候,司徒刑一个手掌陡然抬起,格挡住陈虚彦下落的骨爪。另一个手掌趁势狠狠的拍在陈虚彦的胸口。

    嘭!

    陈虚彦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被大象撞到一般,巨力传来,脚不由的离开地面,身体更好似风中的浮萍,瞬间被拍飞。

    陈虚彦的眼睛里闪现出疑惑之色,他实在想不明白司徒刑究竟是怎么摆脱鬼蜮幻境的。

    就算司徒刑达到了武师境,也绝没有可能摆脱鬼手营造的精神幻境。

    “牛魔踏蹄!”

    司徒刑有些后怕的看了一眼挂在脖颈上的东珠,如果不是随身携带这个异宝,今日自己必定会陷入幻境。

    他的身体仿佛炮弹一样射出,后发而先至,单脚下压,仿佛是一头巨大的魔牛伸出了他巨大坚硬的蹄子。

    陈虚彦看着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的牛蹄,瞳孔不由的收缩成针尖大小。他的双臂交叉,仿佛是一个大大的十字。

    “嘭!”

    陈虚彦被司徒刑的腿踢中,整个人仿佛炮弹一样飞出。

    但是司徒刑并没有放松的神色,因为他知道,刚才的打击被陈虚彦双臂格挡,根本没有攻击到要害。

    “啪!”

    “啪!”

    “啪!”

    司徒刑的身形快速靠近,拳头仿佛狂风暴雨一般砸落。

    陈虚彦也收敛心神,两个手臂快速移动,在空中留下道道残影。拳头碰撞产生的气流,吹得山间白雾不停的翻滚。

    从外面看,仿佛有两个怪兽正在白雾中厮杀翻滚,白云浓雾随着他们的拳脚四处飞散。

    嘭!

    一块磨盘大的石头被陈虚彦的机械手臂击中,瞬间四分五裂。

    司徒刑的小腿,仿佛是一根粗壮快捷的铁鞭,狠狠的扫在一棵粗壮的榕树上,巨大的力量让树冠剧烈摇晃,绿色的树叶掉落一地。

    嘭!

    两人的拳头在一起剧烈的碰撞,巨力传来,两人都忍不住倒退五步,坚硬的土地上留下一个个深邃的踏痕。

    陈虚彦的面色说不出的冷峻,巨大的力量撞击,让他气血翻滚,五脏移位,说不出的难受。

    而对面的司徒刑却和他恰恰相反,面色红润,周身热气升腾,最主要的是,脸上竟然带着享受的神色。

    “真是一个变态!”

    陈虚彦看着司徒刑流露出享受的神色,心中暗暗吐槽道。

    司徒刑发现,和陈虚彦对战,是一种难得的磨砺,身体内积存的药力源源不断的变成力量,不论是力量,反应速度,还是对敌经验,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受强烈战斗的刺激,他的气血在不停的燃烧,身体仿佛是一头永远不知道疲惫的机器。

    战斗!

    战斗!

    战斗!

    只有战斗才能释放他内心的炽热。

    而陈虚彦的体能随着战斗在不停的消耗,此消彼长之下,才有了眼前的一幕。

    “再来!”

    司徒刑感受着身体内气血的流动,力量的增长,不由眼前一亮。双臂如锤,狠狠的砸向陈虚彦。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