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衙役红色的鲜血喷射而出。

    为什么?

    衙役困难的扭转脖子,看着面色狰狞的彭万里,鲜血已经堵住了他的气管,只能无声的张合。

    “汝等不死,吾怎么可能真正的自由。”

    彭万里面色冷酷,将鬼头刀抽出,衙役的鲜血仿佛喷泉一样激射。

    “你。。”

    另外一个衙役见彭万里暴起发难,不由的面色大变,眼睛闪过一丝犹豫,瞬间又变的果决。

    没有在意同伴的生死,断臂衙役转身向司徒刑离去方向掠去。

    “哼!”

    彭万里嘴角冷冷的一笑,没有任何犹豫的大步追了上去。

    断臂衙役听着后方的风声,眼睛里不由的闪现出焦急的神色。论武道,自己本来就不是彭万里的对手。

    更何况,现在一只臂膀被藤条所伤,根本用不上力气。

    “杀!”

    彭万里眼睛里闪烁着凶光,两步并作一步,追上前搂头盖脑就是一刀。

    叮!

    断臂衙役手中铁尺上扬,鬼头刀撞击在铁尺上,冒出一串火花。

    巨大的力量,让衙役的虎口开裂,面色不由的一白。

    “杀!”

    彭万里得势不饶人,斜着又是一刀。

    嘭!

    鬼头刀再次挥舞。

    衙役的脸色更加苍白,手掌更是开始发抖,铁尺都有些拿捏不住。

    “死!”

    彭万里身形跃起,狠狠的一刀劈下。

    断臂衙役十分狼狈的翻滚,才没有被一刀切成两半,但是铁尺早被丢到一边。

    “你不能杀我,严捕头不会放过你的,司徒刑才是我们的心腹大患。”

    断臂衙役面色绝望的看着彭万里,大声焦急的吼道。

    “我和司徒刑无冤无仇,追杀他,只是应付严捕头的权宜之计,哪里算的上心腹之患。”

    彭万里一脸不屑的看着断臂衙役,有些冷冷的说道。

    “倒是你,你不死,我心真是不安。”

    “你,你,你不能这样做,严捕头是不会放过你的。”

    断臂衙役有些惊惧的用腿蹬着地面,身体扭动,在地上蛇行,试图和彭万里拉开一丝距离。

    “你杀了我,你也活不了。”

    “你不知道江湖上有一门手艺,叫易容术么?”

    彭万里不屑的冷笑一声,有些怜悯的看着断臂衙役。嘴角上翘,冷冷的说道。

    “现在,你该安心上路了。”

    “不要!”

    断臂衙役的脚在地上踢打着,扬起一大片沙土,试图影响彭万里的视线。而他的身体则是有些狼狈的向后翻滚。

    单臂按在地上,借助反弹的力量向前窜出。

    哧!

    彭万里的鬼头刀横扫,划破断臂衙役的衣衫,露出一个白色狰狞翻开,仿佛婴儿嘴巴一样的伤口,鲜血瞬间涌出,将后背全部染红。

    “嗷!”

    断臂衙役顾不得看背后的伤势,咬着牙,迸发出全身的力量,拼命的向前狂奔。

    “杀!”

    彭万里的鬼头刀飞出,刺穿衙役的皂衣,从后背贯穿整个身体,在胸口露出一节刀身,鲜血一滴滴的摔落在地上,激起一片粉尘。

    “你竟然敢杀官差,严捕头是不会放过你的。”

    断臂衙役扑到在地,咕咕的鲜血冒出,染红了一大片土地。

    “不过是一个没有品阶的衙役,你算什么狗屁官。”

    彭万里看着死不瞑目的衙役,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抽出了带血的钢刀,在衙役的衣服上蹭了蹭,有些不屑的说道。

    “打家劫舍,袭杀官差,你的罪孽,真是罄竹难,该杀。”

    “虎兜出于押,龟玉毁于匣中,是谁之过也?”

    司徒刑站在远处的土丘上,看着正在处理尸首的彭万里,不由想到论语中的一句话,虽然是儒家典籍,但是在司徒刑看来,其中也有几分法理。

    猛虎跑出笼子,宝玉在盒子里损坏,是谁的错误呢?

    这是看守,还有保护者的问题。

    这个彭万里固然该杀,但是释放他的捕头严肃更是该杀。

    彭万里也仿佛感觉到了司徒刑的存在,微弓的腰陡然挺直,抬起头,眯着眼睛,有些狐疑的看着远处的土丘。

    有人窥视。

    敌意!

    做为独脚大盗,彭万里的直觉非常灵敏,也正是凭借这种直觉,让他躲过了官府数次围捕。

    “难道司徒刑还没有离开?”

    彭万里看着小土丘,心中有些惊疑。

    “还是说严肃还安排了后手。”

    “究竟是谁?”

    看着全身浴血,杀气腾腾的彭万里,司徒刑转身消失在阴影之中。

    就如同论语所说,猛虎跑出笼子,不是猛虎的责任,而是看守的问题。

    现在还不是诛杀彭万里的时候。

    彭万里有些诧异的看着远处的土丘,那种令他感到心悸的感觉竟然消失于无形,过了一盏茶时间,土丘处都没有动静。

    他这才壮着胆子挪了过去。

    土丘面积很小,不过方圆几丈,而且没有树木遮挡阻碍,一眼就能通观全局。

    司徒刑早就离开,他自然没有见到。

    但是他还是在阴影处发现了一双脚印。

    他本来有些放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

    司徒刑手里抓着一根哨棒,拨开前面的枯草。

    偶尔有一两条颜色斑斓的毒蛇,被他瞬间击碎脑袋。

    担心毒蛇运动神经没有死绝,暴起伤人,司徒刑用木棒的顶端,将蛇头按入沙土当中。

    一身黑衣的陈虚彦站在高达千刃的断崖之上,极高远眺,看到悬崖下方,如惊弓之鸟的司徒刑,嘴角升起残忍嗜血的笑容。

    “劫气,好浓郁的劫气。”

    司徒刑的身体陡然一僵,他的眼睛里出现了黑漆漆的劫气,而且这股劫气死死的缠绕在他的身上,任凭他如何躲闪,都没有办法摆脱。

    “生死大劫!”

    司徒刑看了一眼远处高达千刃的悬崖顶部,隐隐能够看到一个人的身影。

    劫气正是来自此人。

    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他的身体陡然射出,仿佛是一只灵巧的猿猴,在树木之中窜纵跳跃。

    “好灵敏的嗅觉,可惜。。。”

    看着仿佛羚羊一样,仓皇逃窜的司徒刑,陈虚彦冷笑一声,竟然从悬崖上一跃而下,身上不知什么材料制成的黑色的斗篷,瞬间一片片张开,形成两个巨大的羽翼,在气流的推动下,好像是一个黑色的蝙蝠,从高空滑行而下。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