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听着身后清晰的呼吸声,知道彭万里和他之间的距离在不停的缩小,但是他的神情并没有任何的慌张,反而有一种智珠在握的感觉。

    司徒刑看着眼前不远处劫气浓郁的地方,还有身后紧追不舍的三人,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计谋得逞的笑容。

    啪!

    司徒刑在奔跑中竟然一脚踏空,身体摔倒在地,巨大的惯性让他的身体瞬间变成了滚地葫芦,不停的翻滚。

    “真是天要亡你。”

    彭万里看着摔倒在地,头巾掉落,全身狼狈不堪的司徒刑,心中不由的狂喜。

    身体高高跃起,手起刀落,长刀对着司徒刑凌空劈落。

    一刀两半!

    生死两难!

    摔倒在地上的司徒刑并没有束手就擒,而是在地上不停的翻滚,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司徒刑翻滚的中心竟然是一棵碗口粗细,枝叶垂落,看起来绿意盎然的藤类植物。

    呼!

    呼!

    两个衙役手中的铁尺从空中砸落,司徒刑双手使劲,身体仿佛弹簧,又好似跳蛇,瞬间向后窜出一段距离。

    两把铁尺砸落在地上,顿时土石乱飞,出现两个凹陷。

    拨草寻蛇!

    彭万里的鬼头刀贴着地面横扫。

    司徒刑双手用力,身体陡然跃起地面一尺。

    彭万里的长刀堪堪贴着他的衣服扫了过去。

    咔!

    彭万里的鬼头刀,在司徒刑戏谑的眼神中狠狠的砍在藤类植物的主干上,但是那看似娇弱的枝干,并没有和彭万里预期的那样,被销成两截。

    反而有一种出奇的坚韧。

    彭万里只感觉自己的鬼头刀好似砍到了败革之上,有一种不受力的感觉。

    彭万里的全力一击,只在藤类植物身上留下一道不算太深的伤口,一丝丝绿色的汁液从伤口处淌下。

    绿色的藤类植物仿若活人,也能感觉到疼痛,被击伤后,枝干树叶不停的颤动,发出莎啦啦的声音。枝干更是诡异的扭曲抽搐着,仿佛正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疼痛。

    司徒刑面色诡异的看着彭万里等人,冷冷的一笑,身形仿佛是离弦的箭,看了一眼藤类植物,有些逃难似的陡然向着远方电射而去。

    “刚才他是装的?”

    彭万里有些面色呆滞。他身后的两个衙役,看着一骑绝尘的司徒刑,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有这样的身手,他为什么要跑。”

    “不好!”

    看着已经消失的司徒刑,彭万里仿佛想到什么,有些惊惧的看着四周。

    轰!

    轰!

    轰!

    一根根粗壮的树根破开地面,电射而出,仿佛是一条条巨大的触手。

    “这是什么鬼?”

    两个衙役用手中铁尺拨打着树根,还有碧绿色的藤条。

    彭万里手中的鬼头刀挥落,一截藤条被斩断在地,那截藤条落地后仿佛是小蛇一样扭曲着身体。

    彭万里上前又是一刀,将藤条切碎,这才没了动静。

    让人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怖。

    “大家快后退,植物不能移动,只要走出他的根系范围,我们就安全了。”

    看着越来越多的根系,还有藤条,彭万里大吼一声,用鬼头刀拨打着藤条,向后方移动。

    两个衙役背靠背,手中铁尺挥舞,听到彭万里的话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始后退。

    嘭!

    嘭!

    藤类植物也发现了几人的意图,一根根粗壮好似蟒蛇的根系从地而出,翻滚着狠狠的抽打着地面。

    地面的土壤仿佛被铁犁耕过一般,一些低矮的植物也遭了池鱼之殃,被粗壮的根系打翻在地。

    彭万里等人面色凝重的看着四周,根系遮天蔽日,封锁四周,根本不给他们逃跑的空间。

    “快想办法,否则今天我们都要做这个植物的养料。该死的司徒刑,他定然是故意的。”

    衙役格挡了一根粗壮的根系的偷袭,巨力让他的虎口开裂,一丝丝鲜血滴落。就连手中的铁尺也有些拿捏不住,有些焦急的吼道。

    “木类植物都害怕火焰,此地干燥,枯木野草不少。只要我们引燃,也许能够有一线生机。”

    彭万里也是狼狈,身上的衣服被藤条撕成一片片,好似乞丐装,斩断了一根藤条,有些力竭的说道。

    “藤条根系无穷无尽,如果不逃出去,我们都会力竭而死。”

    “你们俩掩护我。”

    衙役也知道彭万里说的有道理,从怀里掏出火折子,大声喊道。

    “好!”

    彭万里手持鬼头刀站在前方,好似一尊门神,不论是树根还是藤条都被他的长刀斩断。另一名衙役手持铁尺护在后方。

    “快点,这个畜生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看着攻击越来越凶猛的藤类植物,彭万里的嘴里已经见血,有些焦急的喊道。

    另外一名衙役更是不堪,一根手臂被藤条抽到,露出白色的骨茬,软绵绵的挂在肩膀上,显然是已经断了。

    如果不是强烈的求生欲望,恐怕那名衙役早就被藤条,树根撕成碎片。

    “好了!”

    看着弱小的火苗点燃了枯草,形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衙役的嘴角升起一丝大难不死,兴奋的的笑容。

    藤类植物也仿佛感觉到了烈火的炎热,藤条和树根的攻击就是一滞,并且发出一种诡异的颤抖,好似十分畏惧一般。

    “果然有效,让火焰更猛一些。”

    彭万里看着收缩的藤条,有些兴奋的喊道。

    衙役没有答,只是用脚把火焰踢的哪里都是,枯草和干木瞬间被引燃,在微风的吹拂下,火焰越来越大,一些弱小的植物瞬间被火焰烤焦。

    藤条有些惧怕的颤抖,更用藤条拍打着地面,试图用土将火焰熄灭。

    但彭万里等人岂能让他如愿,用枯草做成火把,向四周不停的飞射。火把落地后,瞬间将四周点燃,形成一大片火场。

    藤类植物的根系和藤条不停的拍打四周火焰,但是还是有火焰燃烧起来。

    甚至有的火焰直接落在藤类植物的枝干上,说来也怪,看似绿油油,充满水分的藤类植物油性出奇的大。

    一点火焰点燃枝干,竟然在油性的助燃下,瞬间变成一个大大的火把。

    火焰沿着枝干不停的向上燃烧,任凭藤类植物如何的翻滚,都没有办法熄灭。

    “烧死你。”

    看着被点燃,因为疼痛疯狂舞动,好似火炬的藤类植物。火的衙役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

    但是,他的笑容很快就僵硬了,因为他感觉心口一疼,胸口不知何时竟然探出一节刀头。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