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兵家弟子两两配合,攻头,断尾,叉腰。

    刚才还凶焰滔天的机械蜈蚣,瞬间仿佛被打到七寸的长蛇。

    隐藏在机械蜈蚣头部,正在操作机械傀儡的陈虚彦,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焦急的神色。

    见兵家弟子在段天涯的遥控指挥之下,竟然结成战阵,顿时不再犹豫,巨大的机械蜈蚣身体抬起,狠狠的砸向地面。

    巨大的双锷开启,坚硬的土壤瞬间被刺穿,身后百余旁足互相配合。

    机械蜈蚣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电钻,瞬间钻入土壤内部。

    等兵家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只隐隐看到机械蜈蚣的后半身。

    “想跑,没有那么容易。”

    段天涯也打出了真火,身形陡然跃起,手中长枪对着机械蜈蚣的后半身狠狠的劈下。

    。。。

    司徒刑在段天涯在次离开后,并没有贸然离开,因为他发现四周到处都是劫气,更是隐隐能听到刀兵交战的声音。应该是段天涯部和其他试炼者发生了冲突。

    更听到了段天涯包含愤怒的吼声,还有机械蜈蚣特有的嘶鸣声。

    今夜注定要是一个流血夜。不知道多少人见不到明天早晨的太阳,但是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司徒刑不想搀和三家的冲突,索性就静静的趴在那,仿佛是一头老龟,静静的消化“血髓”。一丝丝药力被释放,转换成一丝丝气血,缓慢的滋润着他的五脏六腑。

    司徒刑的呼吸声若有若无,到最后更是微小到细不可闻,就连体温也下降了不少,夜间有动物路过此地,都以为这里趴着的只是一节枯木,一块磐石。

    更有一头两眼冒着绿光的夜狼,独自离开族群后,在司徒刑所在的巨石旁,抬腿撒了一泡气味浓郁的黄汤,用来标注自己的领地。

    第二天清晨,第一缕阳光射下,夜间的动物都隐藏起来。

    五彩斑斓的小鸟在空中,树梢上唱着跳着。

    司徒刑的眼睛慢慢的睁开,有些慵懒,好似老龟一般活动了几下身体,等全身气血畅通之后,司徒刑才慢慢的站起身形。

    漫天的劫气已经消散,厮杀声也杳不可闻。

    用望气之法,寻找到一个劫气最少的方位,司徒刑再次踏上旅程。

    自从遇到突破武师境界的段天涯后,知道两者的差距之后,司徒刑越发的谨慎。

    中间也击杀了几个试图抢夺他的试炼者,但是他一点也没有轻松的感觉,反而有一种越来越紧迫的感觉。对于秘境试炼的规则,司徒刑越发的了解,这里没有正义,也没有邪恶,弱者被淘汰,只有强者才能活下来。

    随着试炼时间进行大半,整个秘境到处都充斥着杀戮的气息。

    “终于找到你了。”

    彭万里全身衣服被鲜血染红,手里的鬼头刀上更有鲜血不停的滴落。看着眼前好似闲田信步的司徒刑,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欣喜的神色。

    他身后的两个武士看到司徒刑,脸上顿时浮现出狰狞的笑容。

    听到彭万里的笑声,司徒刑的头陡然抬起,仿佛刚发现三人,脸上流露出慌张的神色。

    “你们想要做什么?我可是很厉害的。”

    司徒刑双手成牛角状,面色发白,有些色厉内茬的喊道。

    彭万里三人看着司徒刑的慌张的变现,交换了一个眼神,嘴角陡然升起一丝笑容,最后更是放肆的笑了起来。

    “你千不该万不该得罪了严捕头,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彭万里面色,阴沉面色狰狞的说道。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袭杀有功名之人,就不怕国法制裁么?”

    司徒刑用手指着三人,面色有些苍白的怒声喝道。

    “秀才,某家本来就是江洋大盗,做的是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没本买卖。说到这里,我还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某家现在还呆在死牢里,等候秋后问斩。”

    彭万里有些病态的看着司徒刑,仿佛司徒刑越仓皇,越无助,他的内心就会越发的满足。

    外面高高在上,需要仰视的秀才老爷,在这里不过是一个他随意宰杀的羔羊。

    这种身份的转变,竟然让他的心理有着一种病态的快感。

    “哈哈!”

    彭万里身后的两个老兵,从腰间抽出铁尺,露出残忍的笑容。

    他们面色狰狞看着司徒刑,他们竟然不想马上击杀他,而是想要慢慢的羞辱,戏弄,犹如猫戏老鼠一般。

    “铁尺,你们是公门中人。”

    司徒刑看着两个老兵手中制式铁尺,有些意外的说道。

    “好一个蛇鼠一窝,。”

    “好一个大胆的严肃。”

    “竟然敢为了一己私利,私自释放囚徒,更利用公器,买凶杀人。出去之后,我定然要敲响登闻鼓。”

    “定然将他绳之以法。”

    司徒刑面色严肃,威严的喝道。吓得彭万里等人心中不由一滞,身形更是不由自主的微微后退。

    但是想到这是黑山秘境,无法之地。他们的胆气陡然又壮了起来。

    “秀才老爷,你是没有机会了。”

    两个老兵见身份被识破,也不再掩饰,有些不屑的冷笑说道。

    “这个黑山秘境,没有龙气,更没有诸神垂青,就算是死了,也入不得轮。是真正的无法之地,您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真是好大的狗胆,吾必斩杀汝等!”

    司徒刑死死的盯了三人一眼,仿佛要把每一个人都印在心中,毫不犹豫的转身向后方激射。

    “哪里跑。”

    彭万里和两个衙役怒吼一声,抽出兵刃,死死的咬在司徒刑后面。

    “杀!”

    彭万里上前窜了两步,手中的鬼头刀对着司徒刑的后背斜着劈落。

    司徒刑的后脑勺仿佛长了眼睛一般,身在在飞速前进中陡然一扭,竟然巧之又巧的避开,彭万里的鬼头刀贴着他的衣服滑落。

    “杀!”

    彭万里的手臂一扭,鬼头刀变劈为刺,狠狠的扎向司徒刑的后心。

    司徒刑的身体仿佛被什么绊了一下,步伐不由的踉跄两步,也正是因为这几步踉跄,彭万里的鬼头刀竟然又落在空处。

    彭万里有些诧异的看着司徒刑步伐慌张,行动笨拙,好似一个初通武艺的儒生,但是他每每都能躲过必杀一击,心里不由的升起一丝丝狐疑。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