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嘭!

    嘭!

    嘭!

    段天涯手中长枪翻转,仿佛是一条怪蟒,围着腰间旋转一周。

    武士只感觉一股巨力传来,虎口瞬间崩裂,手中的刀剑在也握不住,瞬间被磕飞。

    彭万里些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枪尖,一股股寒气让全身的汗毛炸立,皮肤上更是起了一个个小疙瘩。

    “别轻举妄动,否则我怕手滑,一枪扎死你。”

    段天涯看着彭万里等人,有些戏谑的说道。

    “不敢,不敢。”

    彭万里看着尖锐的枪头,后背感到一阵潮湿,有些讨好的说道。

    “公子,等我!”

    童见王世充电射而去,顿时慌了手脚,在也不管被制住的武士,身形纵起,仿佛是一只猿猴在林间跳跃,向王世充离去的方向追去。

    “想走,没有那么容易。”

    段天涯的胯下仿佛有一匹看不见的千里良驹,长枪所指,带着重重幻影,向前方追去。

    “公子,救我。”

    童的速度不慢,但是比段天涯来说,还是差了不少。眼见就要被段天涯追上,童声音凄厉的大声喊道。

    “废物,留你何用!”

    王世充头见童快要被追上,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狠辣,折扇反转,一道精钢扇骨射出。

    噗!

    童没想到王世充会暴起发难,在想躲避已经是来不及,他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胸前喷涌而出的血花。

    “为什么?”

    童永远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了,因为随着血液的流失,他的眼睛也慢慢的没了神采。

    段天涯有些恼怒的看着远去的王世充,童倒地之后慢慢失去气息,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本想抓一个舌头,没想到王世充如此狠辣,连自己人都杀。

    “外表仁义,实则寡恩而少义。”

    “此人不除,必成祸害。”

    段天涯恨恨的说道。

    “我们愿投降。”

    看着陆续赶来的兵家弟子,被王世充抛弃的武者彭万里等人顿时心灰意冷,再也没有厮杀的动力,大声喊道。

    “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竟然敢围杀大师兄,真是胆子肥。”

    后来的兵家弟子见这么多武者围攻段天涯,不由的大怒。上前给几个武者重重的就是几拳,几个本就有伤的武者,更是被打的吐血。

    但是在场的武者却没有一个人敢抱怨,更不敢反抗。

    一个段天涯就能击杀他们所有,更何况,还有十多个兵家子弟在场。

    “朋友,看了这么久,也该现身了吧?”

    段天涯长枪陡然反转方向,枪尖颤抖,仿佛有一朵朵梨花盛开。

    众人大惊,不由的看向段天涯枪尖横指的地方,一颗参天巨树仿佛是一把大伞,遮拦住光芒,形成一片面积不小的阴影。

    在阴影里,土壤相对潮湿,有几颗好似菌类的生物在顽强的生长着。

    但是任凭他们如何观察,都没有发现有人隐藏的迹象。

    “朋友,还不出来,打算让某家请你出来不成?”

    段天涯的眉毛微微抖动,声音冰冷的说道。

    “真是一出精彩的好戏,段天涯不愧是段天涯。”

    就在众人以为段天涯即将动手的时候,静止的树影之中诡异的冒出一个全身漆黑,头戴斗笠的武者。

    “阴影刺客陈虚彦!”

    看着武者带着黑皮手套的右手,还有脸上明显的疤痕,段天涯古井不波的脸上也有了一丝诧异。

    “你不去指引保护墨家新人,到这里做什么?”

    全身黑衣的陈虚彦嘿嘿一笑,脸上仿佛蜈蚣一样的伤疤显得格外的狰狞。

    “我不想和你发生冲突,我接了委托,有人出重金要我在这里碾死一个杂鱼。”

    阴影刺客陈虚彦发现段天涯眼睛里的怀疑,急忙解释道。

    “我不想和你发生冲突。”

    “真的么?”

    段天涯看着陈虚彦,眼睛的怀疑之色并没有尽去。

    “我虽然不想和你发生冲突,但是并不代表我们墨家惧怕你们兵家!”

    阴影刺客陈虚彦举起自己被漆黑手套包裹的右手,眼睛里冒出一道诡异的红光,控制不住的杀气四溢,仿佛有无数的冤魂在杀戮中痛苦的嚎叫。

    树林中栖息的飞鸟,仿佛遇到天敌一般,成群结队的扑楞着翅膀冲天而起。有些仓皇的向远处飞去。

    “好强的杀气。”

    “纵然是身经百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将军老兵,身上也未必有这样强的杀气,这个陈虚彦究竟杀死了多少生灵,才积攒了如此多的杀气?”

    段天涯感受到了陈虚彦的杀意,身体不由的一僵,身体本能的做出防御的姿势。看向陈虚彦的目光,也变得狐疑幽幽。

    陈虚彦看着摆出防御姿势的段天涯,眼睛赤红,有些贪婪的添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但是还在他还有几分理智,没有贸然和兵家发生冲突。

    “杀!”

    段天涯身后的一个师弟,被陈虚彦强大的杀意一激,本能的伸出长枪指着陈虚彦。

    “不好!”

    看着陈虚彦邪气的目光,段天涯本能的感觉有问题,下示意的将几个师弟护在身后。

    “嘿嘿!”

    陈虚彦看着段天涯等人,嘿嘿冷笑几声。手法非常隐蔽的扔出一个球形物体,圆球落地在上后,里面的机关瞬间被触发,陡然从中央裂开,分出八个莲瓣,五彩斑斓,仿佛是一朵娇艳的鲜花,说不出的妖艳。

    几个兵家弟子有些好奇的看着慢慢绽放的花瓣,目光中流露出好奇思索的神色。

    “快躲开,是墨家的暗器怒火红莲。”

    段天涯看着绽放的花瓣,脸上陡然大变,将长枪舞动成一道巨大的光轮,大声喝道。

    嘭!

    就在段天涯话音落地的瞬间,一声爆炸的声音响起,莲花瓣陡然被炸成无数的碎裂,仿佛无数的子弹瞬间攒射而出。

    叮!

    叮!

    叮!

    段天涯手中的长枪舞动到了极致,肉眼中根本看不到枪身,只能看到一个巨大的银色光轮。

    一枚枚碎片都被段天涯的银枪击飞,但是其他人就没有这个能力了。有几个动作慢的兵家子弟,被碎片刺穿铠甲,顿时鲜血横飞。

    “伤我同泽,我要让你死!”

    段天涯看着被碎片击中,全身鲜血,不知死活的兵家子弟,眼眦迸裂,身体陡然加速,银枪刺破空气,带着爆裂音狠狠的刺向陈虚彦。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