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嘭!

    嘭!

    嘭!

    嘭!

    嘭!

    嘭!

    两人以快打快,不过是呼吸的功夫,枪头和折扇已经碰撞了六次。

    自己肋间传来火辣辣的感觉,还有被刺穿的折扇,王世充知道,他究竟慢了一线,还是比不过段天涯。

    “既然受伤,你今天就留下来吧。”

    段天涯见王世充受伤,没有丝毫的怜悯,长枪一抖,好似一头翻滚的巨蟒。带着呼啸声,向王世充攻去。

    啾!

    王世充感受着腰间的疼痛,眼睛里流露出一狠辣癫狂之色。脚上用力,双臂张开,好似白鹤大张的羽翼。

    白鹤冲霄!

    王世充在空中盘旋,看起来好像是一头巨大,正在盘旋觅食的白鹤。

    “上,他只是一个人,大家一起上,围死他。”

    王世充的童抓住机会大声乎喝道。其他几个武者听到童的话语才如梦方醒,手持兵刃围拢上前。

    段天涯眼睛紧盯着在上空盘旋,好似白鹤捕食,伺机发作的王世充,身形下蹲,膝盖向内,仿佛正在骑在奔跑的战马背上,又好似蹲在正在激流中的船上。

    骑马蹲船!

    这是兵家的基本功,可以提升修习者的耐力还有爆发力。

    蓄力!

    段天涯的气血不停的咆哮,气势不停的上升,仿佛他的体内有一头巨兽正在苏醒。只要给他一丝机会,段天涯就会毫不犹豫的将王世充用长枪撕成碎片。

    突然正在盘旋的王世充眼睛陡然一眯,身形大张,仿佛是一头白鹤想要俯冲而下。

    “七杀枪法。”

    段天涯看着作势欲扑的王世充,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的冷笑,手掌中的长枪抖动,天地之间陡然出现一颗颗繁星。

    “鹤舞!”

    王世充的身体在空中陡然的停止。

    他的双脚探出,好似一头全身白羽的仙鹤在空中闻乐起舞,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美到让人感到心悸的弧线。

    “这是什么声音,好美。”

    王世充的手指微微颤抖,好似白鹤展翅,又好似玉手弄琴。

    王世充的手指撕破空气,发出一阵阵好似琴音的靡靡之音。

    叮咚!

    叮咚!

    四周的武士陡然听到一种美妙的琴音,这一道道琴音仿佛有着一种特殊的魔力,让人能够被心中欲望所掌控,最终长醉不醒。

    段天涯被琴音入脑,神智不由的一昏。

    “不好,遭算计了。”

    长期的军旅生涯,让段天涯的心像铁石一样坚硬。在意识到被算计的瞬间,就清醒过来。手中的长枪狂点,在自己周身形成一道光幕。

    噗!

    噗!

    噗!

    段天涯的长枪和王世充的纸扇对撞,发出一阵阵脆响。

    “我今天就要焚琴煮鹤!”

    段天涯被王世充压制,不由的怒火冲天,手中长枪陡然燃烧起来,无穷的热量,让四周的空气都变得灼热起来。

    “就是这个时候!”

    包围段天涯的武者仿佛得到了某种信号,刀剑带着寒光向段天涯的四周砍杀。

    啾!

    又是一声清亮的鹤鸣。

    王世充双手拍打空气,浮力陡然大增,下冲的趋势陡然一滞,段天涯下意识的将长枪护在身前。

    “鹤鸣九霄!”

    王世充的眼睛里充满了暴戾,因为愤怒,就连脸庞看起来都有些变形。

    王世充的双臂收拢,身体仿佛箭枝一般陡然拔高,在上升到顶点,接触到空中的云层,一只飞鸟恰巧从空中飞过,王世充的脚狠狠的踏在飞鸟的背上,借助微弱的反弹力,他的身体陡然反转。

    头部向下,腿部向上,他的双手合拢,好似一个巨大的鸟喙。刺破空气,带着尖锐的啸声,从天而降。

    噗!

    噗!

    剧烈的罡风被王世充的双手分开,吹的王世充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露出流线型的线条。

    王世充的速度越来越快,因为速度太快,他的身上出现了一抹红色,仿佛整个人都燃烧了一般。

    “好强的力量!”

    段天涯脸上没有了轻松神色,双手死死的攥着长枪,身体下蹲,脚部十指弯曲,好似雄鹰的爪子,牢牢的抓在空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段天涯一只手抓住枪杆的尾部,一只手抓住枪头,以背部为触点,使劲的用力。银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弯曲,仿佛是一张被拉弯了的巨弓。

    啪!

    随着一声脆响,枪头仿佛蛇头一样被瞬间弹出。

    超乎想象的速度,瞬间将空气撕碎。

    嘭!

    王世充的双手和段天涯的枪头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就像火星撞击地球一般,释放出难以想象的能量。

    巨大的冲击波不仅将四周的草木向四周倒伏,就是想要袭击段天涯的武士被这股力量一冲,步伐不由的一乱。

    段天涯的被巨力撞击,身形不由的下沉,双脚更是深陷黑土之中,足足有一尺。巨大的力量还让土壤翻滚,好似被铁犁耕过一般,露出里面黑黝黝的肥沃。

    王世充面色有些发白,面色说不出的狰狞和疯狂。

    “再来!”

    他的嘴巴开张无声的说道,一丝丝鲜血滴落,有一种说不出的壮烈。

    王世充的身形再次拔高。甚至比刚才的高度还要高上不少。

    段天涯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双手死死的攥住枪杆,心脏发出发动机一般的咆哮声,汹涌的血液在心脏的推动下,仿佛大江大河一般,一波强过一波,因为血液太过汹涌,手臂上的血管都突出,好似一条条青筋。

    段天涯手中银色的长枪不停地颤动,发出阵阵龙吟一般的啸声。

    王世充接下来的一击,必定会石破天惊!

    所有的武士都屏住呼吸,生恐发出一点动静。

    王世充的身体升到了最高点,但是他并没有反转身形,从高空俯冲。

    而是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中,王世充以更快的速度向远方电射而去。

    谁也没有想到,北郡名门望族王家的大公子,王世充在最后时刻竟然逃了。

    就连段天涯也是一滞,显然这样的结果也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

    老子裤子都脱了,你竟然说不来了。。。

    段天涯看着远去的王世充,积蓄了全身的力量,竟然击打在棉花上面,这种心情,让段天涯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崩溃,就连气血也浮动起来。

    “噗!”

    段天涯强忍着吐血的冲动,有些恼怒的看似四周围攻的武士。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