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段天涯手持长枪看着狗头人的尸体,眼睛微眯,仔细的观察四周打斗的痕迹。战斗场景仿佛剧情放一样在他的心头浮现。

    追溯,这是段天涯在长期战斗中养成的一种本能。

    这个不知名试炼者先是用牛魔顶角将狗头人击飞,然后用牛魔踏蹄一击必杀,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武道修为定然突破练皮境界,否则拳头上的力量不会超过千斤。

    但是,此人修为绝对不会达到武师境。

    如果是武师境强者,只需要一拳,狗头人的身体就汹涌的拳劲打烂。根部不需要画蛇添足的一脚。

    这个武者定然是三家弟子之外的武徒境,为什么段天涯这么笃定司徒刑不是儒家,兵家,墨家弟子呢?因为三家弟子拜入宗门之后,都会被传授进阶武艺,进行系统的培养。

    他们根本不会用牛魔大力拳这种基础粗浅拳脚对敌。

    这也是宗门弟子看不起散修的原因。在他们看来,散修的修行没有任何体系,更没有强大的底蕴做支撑,注定只能作为宗派弟子进阶的踏脚石。

    段天涯看着地上的痕迹,眼神幽幽,虽然只是一瞬间,司徒刑对阵的过程已经被他猜出了七八。

    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会,段天涯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恍然,运足力气,声音仿佛炸雷一般,大声喝道:

    “出来吧朋友,我已经看见你了!”

    司徒刑趴在石头缝隙之中,被段天涯一吓,全身的肌肉陡然绷紧,尾椎的汗毛都是根根立起,本能的想要逃窜。

    如果不是挂在脖子上的东珠陡然传来一丝凉意,司徒刑必定会窜出。看着手持长枪,严阵以待的段天涯,司徒刑的眼睛流露出后怕的神色。

    “太可怕了,仅仅是一声断喝,如果不是有东珠安神,自己定然会自投罗书包网.bookbao2。好厉害的兵家神通。”

    司徒刑不敢有丝毫异动,全身毛孔紧闭,仿佛枯木磐石一般,不让自己的一丝气息流露出去。

    生恐被段天涯感触到什么。

    段天涯静静的站在那里,全身毛孔都张开,仿佛雷达一般搜索着周围每一寸土地。

    突然,他的眼睛陡然盯住司徒刑所在巨石,脸上流露出自信的笑容。

    在他的感知中,此地有着细微的生命波动,如果不是他运用秘法仔细搜查,还真难以发现。

    司徒刑虽然眼睛紧闭,但是触觉出奇的敏锐,就在段天涯盯着他的瞬间,他心中就有了感应。但是司徒刑并没有窜出,也没有妄动,而是将全身的气息更加的收缩,就连心跳都变得可有可无起来,仿佛是一头沉入深海的巨龟,将自己隐藏的更深。

    段天涯看着毫不动静的巨石,在他的感知中,此处微弱的生命痕迹正在快速的减少,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狐疑的神色。

    难道是自己判断错误,此处根本就没有人藏身?

    啾!

    就在段天涯思索的瞬间,一只灰色的身影迅速窜出。

    “往哪里跑!”

    段天涯下示意的长枪横扫。

    噗!

    段天涯尖锐的枪尖瞬间将黑影刺穿。

    一只体型肥大的兔子被挂在银枪之上,鲜红的血液喷洒了一地,腿使劲的蹬了几下,瞬间毙命。

    原来是一只兔子。

    段天涯看着肥胖的兔子,脸上露出一丝莞尔。

    “原来是一个兔子,今天晚餐有着落了。这个秘境妖兽不少,但是能够吃的真不多。”

    几分钟后,见没有动静。段天涯身后的人笑着说道:

    “大师兄,那人定然不在此地,否则怎么可能扛得住师兄的狮吼功。”

    “就是!”

    其他人附和道。

    司徒刑趴在石头阴影处,听的真切。原来段天涯怒吼,用的是兵家神通狮吼功,怪不得让人有一种被狮子盯上,胆战心惊的感觉。

    传闻兵家圣人张翼德曾经凭借此法,一声大吼,让河水倒流,吓破敌胆,更让百万敌军退避三舍。

    幸亏自己有东珠这样定神的宝物,否则必定会被惊吓而出。就算不落荒而逃,也会露出破绽,司徒刑知道只要有细微的破绽,就会被段天涯发现。

    “那个人已经离开,我们去围杀其他人。”

    段天涯看着枪尖上挑着的兔子,饱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四周,大声说道。

    “诺!”

    “诺!”

    其他的士卒低声道。

    司徒刑的耳朵微动,再次听到甲胄碰撞的声音,大约一分钟后,甲胄声还有人声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仿佛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但是,司徒刑并没有从藏身的地方出来,因为他发现上空的劫气不仅没有消散,反而有越聚越浓的趋势。

    他一动也不动的趴在地上,仿佛是一节枯木,又好似一个石块,和四周的环境完美的融为一体。

    一只小鸟扑棱棱的从天上落下,有些好奇的打量了趴在地上的司徒刑一眼。见没有什么危险,用鲜红的鸟喙整理了下鲜艳的羽毛再次飞起。

    过了不大一会,小鸟嘴里衔着枯草再次飞。

    司徒刑苦笑不得的看着在自己巨石上筑**巢的小鸟,但是他并没有移动,也没有驱赶,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

    啾!

    羽毛鲜艳的小鸟高亢的歌唱着,枯树枝,干草,动物的毛发,这些看似非常普通常见的东西,被它灵巧的搭建成一个椭圆形鸟巢。

    啾!

    啾!

    看着越来越完美的鸟巢,小鸟兴奋的歌唱着。

    嘭!

    身穿亮银甲,手持长枪的段天涯仿佛是一块巨大的陨石,从天而降,狠狠的撞击着地面。一道道黑色的裂痕,以他的双脚为圆心向四周延伸。

    段天涯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司徒刑藏身的巨石。

    正在筑巢的小鸟因为受到惊吓,扑棱棱的挥动翅膀,发出惊恐的叫声,仿佛是一支离弦的箭向高空飞去。

    “呼!”

    见到向空中飞射的小鸟,还有巨石上的鸟巢,段天涯心中不由的自嘲的摇了摇头。

    自己真的是太多虑了。

    击杀狗头人的试炼者真的早就离开了。

    这种小鸟最是机警,如果巨石阴影处有人潜伏,它定然不会在这里筑巢。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