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弱,就是罪。”

    杨凤仪的话仿佛是一个大锤,狠狠的砸在司徒刑的心头。

    司徒刑看着面无表情的杨凤仪,狠狠的攥着自己的拳头。

    杨凤仪说的很直白,但也很现实。

    只要够强,就能获得想要的一切,身份,地位,金钱,美人,只要你够强,一切都唾手可得。

    司徒刑眼睛幽幽的看着。

    刑不上大夫。

    只要你足够强大,法对你来说就是一张空文。

    因为不够强大,所以自己才会被人算计,不得不在秘境中搏命。

    因为不够强大,杨凤仪等人才敢如此无视,活的仿佛是一只卑贱的蝼蚁。

    只要大人物愿意,轻易就可以将他碾死。

    一切都是因为弱,一切都是因为不够强大。

    只要足够强大,就可以无视规则,肆意践踏法律。

    只要足够强大,就可以高高在上,颐气指使,众生都会成为他们的羊群,任凭予夺。

    真是一个黑白颠倒的世界。

    既然如此,那还要法何用?

    既然如此,那还要法家何用?

    法,本来就是为了制约强者,保护弱者而存在的。

    法家,作为法的传承者,自然有责任维护法的威严。

    如果不够强大,自己不仅不能维护法家的威严,给没有办法保护弱者,制裁强者。

    如果自己足够强大,一定会澄清环宇,还这个世界一个朗朗乾坤。

    让这方世界强者不敢再肆意妄为,让这方世界的弱者不再仰人鼻息。

    如果自己足够强大,一定要让法的威严深入人心,让弱者受到保护,强者受到制裁。

    做为一名法家弟子,司徒刑咬着嘴唇,一种耻辱的情绪在他心中暗暗滋生。

    也许是感受到了他的心情,斩仙飞刀不停的颤抖着,凝聚出一丝丝法痕,司徒刑对法理的体悟更深入一层。

    司徒刑在心中一字一顿的默默说道。

    法者,公平也。

    这五个字仿佛有千钧之重。

    王子犯法,和庶民同罪。

    司徒刑的目光深邃,一道肉眼看不到的赤气直冲云霄。

    知北县上空的法书包网.bookbao2陡然颤动起来,一丝丝龙气激活,一条鳞爪分明的神龙,仿佛被激怒一般,在不停的仰天咆哮。

    越来越多的赤气被凝聚,整个知北县的龙气都被聚集起来。

    司徒刑有一种感觉,只要他愿意,暴怒翻滚的龙气定然会发出惊天一击。

    就算杨凤仪是翰林境的高手,也定然不能躲避。

    但是司徒刑还是将这种诱人的想法按了下去,杨凤仪只是特权阶级的一个典型代表。

    杀了他并不能改变什么,反而会打草惊蛇,引来不可测的后果。

    县尊胡不为怀里的官印不停的震颤,他的脸上再也没有了谄媚和圆滑,有的只有恐惧和苍白。他虽然看不到龙气,但身为地方主官,对龙气最是敏感。

    究竟是谁,在调动龙气的力量?

    他究竟有什么样的意图。

    最可怕的是,作为地方主官的他,竟然丧失了龙气的控制权。

    任凭他如何命令,就好似石沉大海,龙气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感受着越来越狂暴的龙气,胡不为脸色越来越差。

    杨凤仪的头微微的仰起,看着空中,因为惊惧,他的眼珠已经收缩成一个点。

    在他的感知中,空中仿佛有一头洪荒巨兽正在盯着他,并随时可能发出石破天惊的一击。

    因为恐惧,他的头皮有些发麻,尾骨处更是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司徒刑见杨凤仪已经警觉,强行按下心头的杀念。

    愤怒的赤龙看了一眼司徒刑的方向,咆哮一声化作云烟消失于无形。

    空中聚集的龙气也慢慢的在空中散掉,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杨凤仪有些惊惧的看着四周,但是不论他如何用神念观察,都没有发现丝毫的蛛丝马迹。

    越是如此,他心中的惊惧越重。

    随着龙气的散掉,县尊胡不为重新恢复了法书包网.bookbao2的控制权,心中不由的长长出了一口气。下意识的用手摸了一下脑袋,竟然早就湿漉漉一片。

    “这究竟是怎么事?”

    “为什么会有心血来潮,头皮发麻的感觉,究竟是谁在算计自己?”

    杨凤仪的眼睛里流露出狐疑的神色,眼睛的余光在陈九宫和莫自行的身上扫来扫去,甚至他连县尊胡不为也没有放过。

    他虽然看不到龙气,但还是感受到了那种堂皇之势,这种气势,是龙气所独有的。

    胡不为身为知北县主官,是有权利调动龙气的。

    至于站在底下的司徒刑等人,被他下意识的忽略掉了,也正是这种忽略,让他错过抓住司徒刑的机会。

    司徒刑站在那里,低着头,久久不敢看台上。

    他不敢赌。

    不敢赌杨凤仪会不会发现他身上的杀气。

    “我们开始吧。”

    陈九宫看杨凤仪脸色发白,神情更是不自然,但是也没有多想,大声的说道。

    莫自行点了点头,面色郑重的从怀里取出一块玉珏,杨凤仪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和陈九宫一样从怀里取出一块外型相似的玉珏。

    当三块玉珏拼在一起,玉珏仿佛活了过来,如同血肉一般蠕动,形成一块完整的玉璧,根本看不出一丝拼接的痕迹。

    “开始了!”

    看着圆形中间有孔洞的玉璧,杨凤仪等人眼中流露出兴奋的光芒。

    一点点的光慢慢的汇聚,光柱从玉璧的孔洞中射出,照射在山崖的石壁上,形成一个方圆大小的门户。

    “秘境的门户已经打开,里面有机缘,也有危机,一切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看着越来越大的门户,杨凤仪等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三家弟子面色贪婪的看着洞开的门户。这一次对他们来说是一场血色试炼,更是一场饕餮盛宴。

    这个秘境是儒家,兵家,墨家的先人无意间发现的,三块玉珏合一就是打开秘境的钥匙。经过多次的探索,秘境的资源已经被瓜分。

    里面的造化对举人之上的高手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

    现在更是沦为三家的新人试炼场,虽然有些残忍,但是只有活着出来的子弟,才有资格成长为强者。

    “出发。”

    三家弟子在长辈殷切的目光中依次走入秘境,至于司徒刑等人,又有人真的会在意他们的生死?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