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前几年被你们儒家和兵家拔了头筹,这次必定是我们墨家为尊。”

    莫自行想到试炼队伍中隐藏的王牌,信心满满的说道。

    “试炼比的实力,吹大气没有用。”

    “我们儒家已经蝉联两次冠军了。”

    杨凤仪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骑在机关兽上的墨家弟子,有些轻视的说道。

    “呵呵。”

    兵家的陈九宫没有言语,只是意味深长的呵呵一笑。

    看两人明摆着的轻视,莫自行脸色的兴奋之色顿时一僵。

    也不怪两人轻视,墨家信众主要以下层民众和匠人为主,匠人又因为特殊性,被国家所控制。这就造成墨家这些年发展缓慢,天才弟子更是稀少,势力孱弱已久。

    而儒家和兵家则因为得到世俗王朝的支持,发展最是迅猛,门下弟子在朝廷中身居要职,天才核心弟子更是如同过江之鲫。

    是百家中最强大的两个流派,如果说这次试炼中,墨家能够力压儒家和兵家夺得桂冠。

    别说是杨凤仪和陈九宫不信,恐怕就是墨家弟子自己也是不信的。

    莫自行被两人看轻,面色闪过一丝羞恼,但是随后化作说不出的苦涩,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墨家在朝廷有意的打压下,的确是没落了。

    至于底下的士卒还有身穿麻衣的江湖客,不论是儒家的杨凤仪,还是墨家的莫自行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仿佛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衬托三家弟子。

    实际上,也的确是如此。每一次试炼,三家弟子才是真正的主角,而密密麻麻的士卒,只是为王先驱的炮灰。

    只有幸运的,才能熬到秘境结束,获得一些小的造化。

    “那几个儒生是稷下学宫的,这次带队的是郑先生,已经修成文胆,掌握了唇枪舌剑。”

    一个消息比较灵通的士兵卖弄道。

    “兵家弟子来自边军,是真正见过血的精锐,带队是一个百夫长,铁马银枪段天涯已经沟通七杀星力,七杀枪法已经有了几分火候。”

    “墨家的来自机关城,人数最少,但是他们最是神秘,领队的是阴影刺客陈虚彦,具体能力不祥,但是肯定不会比儒家和兵家弟子弱。”

    众人听到士兵的介绍,不由发出阵阵惊呼。本能的向三个阵营靠拢,希望可以获得高手的保护,让自己生存率提高。

    殊不知,高高在上的三家弟子怎么可能在意这些普通人的伤亡。

    三个门派的弟子听到士兵的介绍,脸上都流露出倨傲的神色,仿佛他们才是天之骄子,纪元主角。

    县尊胡不为正襟危坐,只有一半屁股贴在椅子上,脸上始终挂着谦卑谄媚的笑容,静静的听着几人唇枪舌剑,时不时的点头附和。

    杨凤仪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看着胡不为的奴才相,眼睛里闪过一丝厌恶。

    没有一丝文人的风骨,真是给儒家抹黑。

    这样的人怎么做了知北县的主官,去后少不得要参他一本。

    胡不为眼角的余光扫过下方知北县士卒,眼睛飞快的闪过一丝不忍,但是很快又被冰冷所代替。

    只要能讨的杨凤仪的欢心,让仕途上更进一步。些许伤亡,在他看来是值得的。

    怪不得世人常说,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

    几十条人命,在胡不为看来,只是些许人。。都是棋子,全是数字,衡量利弊之后,随时可以放弃。

    知北县的士卒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被县尊胡不为当做弃子。正在兴高采烈的议论着,在衙役等人刻意的引导下,仿佛秘境中有金山银山,轻易就能攫取大量的财富。

    司徒刑没有出声,静静的看着高台上的几人。

    翰林杨凤仪,先天武者陈九宫,三阶机关师莫自行。

    这三人是在场中实力最强大的,都有百人斩的能力,也是这次秘境的主事人。

    混杂在众人里,司徒刑仿佛是水滴掉落海里,这也正是他想要的。

    不要让你的对手轻易看穿,给自己保留足够的底牌,关键时候可以保命。小心谨慎总是没有错的。

    按照常理推断,加入三家阵营,获得高手保护,是最安全妥当的。

    但是司徒刑这次是被人算计,被迫参加试炼。

    算计者定然不会轻易放过他,肯定还会有其他手段。

    除了自己,司徒刑都不相信,他有些狐疑警戒的看着四周的人群。

    知北县捕头严肃看着刻意隐藏在人群中司徒刑,嘴角不由流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以为这样就能活着走出秘境,真是妄想。

    严肃隐晦的和几个身高体壮的士卒交流了一下眼神,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用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那几个士卒看了一眼司徒刑,眼睛中流露出嗜血的神色。

    杨凤仪,陈九宫等人没有注视下方的变化,在他们看来,这次试炼就是养蛊,物竞天择,只有最强大的人才有资格活着出来。

    只有天才,才值得宗门下大力气培养。

    “这次试炼的时间是一个月,你们要保存好自己的令牌,他会把你们带来。”

    “切记,这次黑山秘境是血色试炼,允许相互攻击。只有最强的人才能活着走出来。”

    看了一下天色,身穿儒服的杨凤仪站起身,和其他几位强者眼神沟通之后。

    听到儒家老者说可以互相击杀抢夺,下面的人群发生不小的骚动,都用戒备的眼神看着四周的同泽,只有那几个儒家,兵家,墨家子弟神色不变,显然是对血色试炼的规则早就了解。

    司徒刑面色如常,但是双拳已经紧握,这次试炼在他看来更像是养蛊,物竞天择,只有最强的才有资格存活。

    “儿郎们,我等你们来喝庆功酒!”

    身穿将军铠,全身气血升腾的武将站起身看着底下的兵家弟子,声音如同洪钟大声喝道。

    “活着来,有我无敌!”

    身穿蓑衣的墨家高手也站起来了。看着几个骑在机关兽上的墨家弟子,眼睛里流露出期盼的神色。

    “兼爱非攻!”

    “物竞天择。”

    杨凤仪看着下方儒家弟子,声音有些冷酷的说道。

    “弱,就是罪。”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