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城隍知道碧清到来,但并没有放下手头的工作,用朱笔在一个个卷宗上写着评语。

    牛大陆,生前与人和善,多有善功。

    死后当往生福地。。。

    “将此卷宗交由文武判官,着他们火速处理,不得延误。”

    城隍写完之后,盖上官印,见整个卷宗散发着一种神性特有的光辉,这才向下一抛,声音威严的说道。

    “诺!”

    一个鬼兵跪倒在地,双手高捧着卷宗,行礼快速离去。

    “大人,这是我教搜集万民香火锻炼的天银,对神魂最是滋补!”

    道士等了一会,见城隍还是没有抬头的意思,有些肉疼的从怀里取出一个瓷瓶,里面有三十滴天银。

    这天银是教派搜集万民信仰,经过提炼而成,一滴天银需要一万信仰才能提炼。

    就算是玉清道统有地仙福地,信众过百万,每日也没有多少秘银产生。

    这三十滴天银,是碧清老道一年的配额。

    想到只有明年,教中才会有天银送来,碧清老道心中不由的一阵肉疼。

    “哦!”

    城隍看着碧清老道手里的天银,手里的笔一顿,眼睛里闪出一丝暖意。

    “玉清道果真底蕴深厚,不愧是成就了地仙福地的道脉。”

    “玉清祖师踏入地仙境界已经百年,挪移地脉,栽种花草,圈养生灵,建立凡人城池,地仙福地已经成熟。只要再有机缘,领悟天道法则,必定能够成就洞天,踏足天仙境。”

    碧清见城隍感叹,有些骄傲的说道。

    “成就天仙,修成道果,不在三界内,不在五行中,非此方天地大劫,不会陨落。”

    “哪像我等,要受到天条约束,人道管辖,稍有不慎,就会被打落神位,丧失神格。”

    城隍目光幽幽,有些羡慕的说道。

    碧清见城隍陷入沉思,不敢打扰,恭敬的站在一旁。

    “你来何事?”

    “我有一个师弟名叫麻五,前几日被人所杀,现归城隍管辖,希望能够见上一面,并且城隍多为照顾。”

    道士碧清见城隍主动问询,急忙说道。

    “文判,你去查一下,麻五此人可曾被羁押。如果在,就把他带上来。”

    城隍十分自然的把瓷瓶收到怀里,转身吩咐道。

    “诺!”

    随侍在城隍身边的文判官退下,不大一会就见两眼呆滞,周身黑气的麻五被拖了上来。

    “道兄,救我,道兄,救我!”

    见到道士,麻五空洞的眼神中多了一丝神光,面色激动的喊道。

    “你肉身已经被斩杀,更被一把大火烧成灰烬,你让我如何救你?”

    碧清道人看着麻五,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说道。

    修道人肉身被杀,只有转世夺舍,比如传说中的八仙之首的铁拐李,就是肉身被毁,不得不重生成一个丑陋的瘸子。

    宗门遇到这种情况,多是让弟子转生鬼仙,在洞天福地中修行。或者是付出大的代价,为其谋求一个神位,享受众生香火。

    像麻五这样没有成就阴神的人,宗门是不可能付出那么多资源进行培养的,只能和城隍求情,让他在阴间少受点罪罚。

    道士看着全身只有一点清光护持清明不灭的麻五,恨其不争的骂道:

    “让你潜心修炼,不要惹祸,就是不听,现在身陷阴曹,为之奈何。”

    麻五也知道宗门的规矩,站在那里,不再喊请碧清老道救他之语,一脸的无助。

    “是谁杀的你?”

    道士训斥之后,见麻五面色难看,放缓语气问道。

    “是一个秀才,叫司徒刑。”

    “道兄,公子一定要为我报仇啊!”

    麻五想到自己被杀的经过,全身黑气更重,嚎叫道。

    “恩,我会转告公子,必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东珠现在何方?”

    道士看着麻五认真的说道。

    “我被司徒刑所杀,东珠一定落在他的手上。”

    麻五的脸上流露出仇恨的神色。

    “你说的,我已经记下了,会如实转告公子。”

    碧清老道点头,表示明白。

    文判官见两人事情谈完,吩咐左右将麻五带了下去。

    “大人,麻五虽然是域外元气教教徒,但是和玉清道曾经有过香火情分,尚请尊神法外开恩,多多照顾。”

    老道上前躬身,一脸谦卑的说道。

    “此人不知生前做了何等罪孽,竟然被龙气所忌,就算送到鬼蜮,也定然不得超生,吾只能在法界中适当照顾。”

    知北城隍摸了摸自己怀里的瓷瓶,有些试探的问道。

    “我这个师弟不了事,竟然和茂才公发生冲突。以术法害人,最终被龙气所忌,身死道消。”

    碧清老道见城隍眼睛中有一丝狐疑,苦笑一下急忙解释道。不过他的话真真假假,水分不少,就是城隍也一时不能分辨。

    “春闱将近,龙气复苏,万千学子都被大乾龙气所庇,就连吾等神灵,也要多方照应,这时候竟然敢以术法伤人,当真不知死活。”

    城隍看了一眼碧清老道,声音冷冽的说道。

    “那是,那是,所以被龙气反噬,身死道消。”

    碧清老道将头低下,仿佛应声虫一般答道。

    “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处理。”

    城隍看碧清老道如此模样,再也没有交谈的兴趣,低头开始翻阅文章。

    道士得到城隍肯定的答复,心中有事,自然不想多留。

    在文武判官的护送下出了法界,出了城隍法界,在天灯的护持下,化作一道流光还阳去了。

    碧清老道的阴神归位,下垂的眼帘再次打开。

    从窗户看出去,发现天色已经暗淡,已经到了掌灯时分。

    一个个小道士手脚麻利的将一盏盏点燃的灯笼用钩杆挂起,亭台楼阁,曲折的走廊,都被挂满灯笼,整个院子被照的好似白昼一般。

    整个道观所挂明灯有一百零八盏,彻夜长明,耗费灯油近百升。

    足够寻常百姓家一年的用度。

    这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庙,如果是弥陀寺等天下闻名的庙宇,每日耗费更是惊人。

    寺里的僧人点灯的时候,需要几十个小和尚骑着骏马,才能在一盏茶的时间内将灯火全部点燃。

    无怪有士人抨击和尚道士等宗门之人,不事生产,以众生为羊群,生活极度糜烂,挥霍更是无度,是大乾最大的硕鼠,理应革除。

    否则日久,必有祸端。

    乾帝盘建立镇魔大军,攻山伐庙,威慑宗门,未尝没有这个意思。

    公子端坐在凉亭之中,石桌上放着一盏八角宫灯,灯光明亮,让整个凉亭须发可见,他正在兴趣盎然的看着一本古籍。听到碧清的脚步声,头没没的问道。

    “事情做的如何?”

    “已经询问清楚。”

    碧清老道低声将麻五的话转述了一遍。

    “好一个秀才公,好一个司徒刑,敢坏我大事,挡我前途,吾必杀之。”

    被称作公子的年轻人,阴测测的说道。

    “公子,春闱将近,大乾龙气抬头,百神注目,这时候用术法击杀有功名在身的人,容易被龙气反噬,麻五身死道消,没有龙气赦免,永世不得超脱就是前车之鉴。”

    碧清老道看着暴怒的公子,面色有些为难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