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棋奕之道只是小道尔,若要养命,提高自身运道,可以修文业,可以修兵业,可以修道业,可以修武业。”

    “修文业,可以获得文气洗礼。修武业,可以强健自身。修兵业,可以星力淬体。不论哪一业有成,得到王朝龙气垂青,都可以养命。唯独这这琴,棋,,画,都是奇淫技巧,既不能养命,又不能济道,最终只是分散精力,徒增坎坷。”

    公子有些唏嘘的说道。

    “可惜我明白这个道理实在是太晚了,按照我的天资,只要沉下心思,老实的磨砺几年,让自己的笔锋变得老道,未尝不能中举。可惜我卖弄文才,少年成名,多遭人忌,凭空多了波折,若是才高破诸煞,也能一举成名。可笑我还不专心文业,精益求精。反而将本就不多的心思放在他处,琴棋画多有涉猎,最终耽误了文业。”

    “若年近中年,还不能中举。只能绝了仕途的心思,退居幕后,担任幕僚,依附于贵人,做那苍蝇附骥之举,方能突破青色命格。”

    贵公子把手里的棋子扔掉,面色有些苦涩,又有些自嘲的说道。

    “苍蝇附骥,捷则捷矣,难辞处后之羞;萝茑依松,高则高矣,未免仰攀之耻。

    士君子之涉世,於人不可轻为喜怒,喜怒轻,则心腹肝胆皆为人所窥;於物不可重为爱憎,爱憎重,则意气精神悉为物所制。”

    “公子的话严重了,公子的文章已经有了七八分火候,只要静心雕琢,必定能一举成名。”

    道人将棋盘上的棋子收拢,有些安慰的说道。

    “当今大乾国运鼎盛,我等道派出身,被龙气所忌,按照的我气运,恐怕考上举人都难。更别说主政一方。”

    贵公子看着正在收拾的棋局的道人,有些无奈的说道。

    “公子有大才,教主甚是看重,早为公子准备妥当,花了大的代价向那外域元气教换得一枚百年东珠。凭借东珠之助,定然能让公子的念头通达,神思敏捷,一举成名。”

    道人面色不变,一脸笃定的说道。

    “这百年东珠,甚是难得,在太平广记中只有隐约记载,是难得的奇物,不仅能让人念头通达,思维敏捷,还有抵御杂念,心魔的奇效。一直未得曾见,如果有此物相助,吾中举的机会定然大增。”

    想到即将到手的百年东珠,公子的脸上也流露出欣喜的神色,有些兴奋的说道。

    “教主洪恩,弟子唯以死相效,待我高中之日,定然肝脑涂地以报教主厚恩。”

    “都是为了圣教,都是为了道统!”

    道长碧清面色肃穆,眼中更是流露出一丝疯狂的神色。

    “公子,公子,不好了!”

    就在两人准备再手谈一局的时候,身穿青色道袍的小道士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志清,我平常怎么教育你的,怎么今日这般没有礼数?”

    老道士面色不由的一沉,训斥道。

    “是,师傅,志清知错了。”

    小道士急忙定住身形,深吸几口气,肃声说道。

    “究竟何事如此惊慌?”

    公子白皙如玉的手指捏着黑子,双目紧盯棋盘,仿佛万物不流于心。

    “外域元气教的使者麻五被人斩杀,府邸更是被焚成焦土。”

    志清小声说道。

    “麻五被斩杀。”

    老道士神色大变,豁然站起身形,身前的棋盘被他扫落,黑白棋子撒的到处都是。

    公子手里捏着黑色棋子,有些不渝的看了一眼碧清。

    在他看来,碧清的心性修养还是不够,怪不得年近古稀,还是外门的一个执事,君子当泰山崩而面不改色。

    此人可用,但是不可大用,公子在心中暗暗的说道。

    “百年东珠可还在?”

    老道士陡然盯着志清,目光如刀,森然的问道。

    “麻五的院子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只剩下断壁残桓,哪里还有东西留下。”

    志清咧了咧嘴,一脸的苦笑。

    “该死。”

    “真是该死。”

    “不论是谁,抢夺圣教的宝物,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老道面色阴冷,目光如刀,仿佛一头要择人而噬的猛虎。他对面志清,被老道一瞪,感觉全身不由的一冷。

    啪!

    听到百年东珠被夺,前途受阻。

    公子心不由的颤动了一下,也失去了以往的淡定,手中的黑子被陡然增大的力量捏碎,面目有些狰狞的怒道:

    “该死的,误我大事!”

    “那颗东珠一定要找到。”

    老道见公子暴怒,不由的心惊,急忙进言道。

    “公子休要着急,老道阴神有成,这就下到阴曹地府,寻那麻五鬼魂问个清楚。”

    贵公子听老道的劝解,波动的心情有所平复,挥挥手示意众人退下,自己坐在凳子上闭目养神,让众人琢磨不透他的心思。

    常言道人死如灯灭,死无对证,但是这句话在这方鬼神显圣的世界是行不通的。

    人死后灵魂会进入幽冥,归十殿阎罗管辖,也正因为此,有道行在身的人可以穿梭阴阳两界,或者是沟通神灵,托身言事。

    老道是玉清道的骨干弟子,已经修成阴神,自然能够下的幽冥。

    老道到内室,让众人守住门户。

    “法象天地,咒通阴阳。”

    老道的阴神出窍,沟通阴阳,只见房屋里面陡然出现一个黑洞,再睁眼已经身处阴间。

    阴间没有日月,所以到处都是灰蒙蒙的,孤魂野鬼身穿寿衣,面色苍白,两眼空洞,在一股神秘力量的牵引下,仿佛是没有重量的纸片向前飘荡。

    老道是修道之人,和他们自然不同,只见老道的头顶陡然出现一盏油灯,放出丈大的光芒。

    不论是鬼魂野鬼,还是黑色的阴气,都被灯光挡在外面。

    嗷!

    突然一群面目狰狞的厉鬼,鼻子抽动,仿佛闻到了什么,最后赤红的眼睛贪婪的看着老道。

    “生人,竟然是生人的气息。”

    有几个厉鬼闻到生人的气息,发狂似的向老道士扑来。

    “孽障,尔敢!”

    老道面色大变,口中念咒。只见他头顶油灯中陡然射出一道火舌,几个厉鬼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灯火瞬间烧成灰烬。

    “这火焰燃烧的是众生信仰所化的天银,威力自是不凡,岂是尔等小小厉鬼能够抵挡。”

    见几个厉鬼不停的在地上打滚,试图熄灭身上火焰。老道人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的冷笑。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