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王老吉的速度很快,但是胡庭玉也不慢,两人差不多前后脚到了着火的宅院。

    “官府办案,大家都让一让!”

    一个炸雷一样的声音从众人背后传来,全身酒气的胡庭玉带着几个士卒,用刀鞘把众人拨开,有几个反应慢的,身上被狠狠的抽了几下,被打的抱头鼠窜。

    剩下的人哪里还敢迟疑,哗啦啦的向两边分开,露出一条可以几人通行的道路。

    “巡检大人,这里的火压不住。”

    “这个火透着诡异,不见雨水还好,一沾雨水烧的更旺。”

    “妖术,定然是妖术。”

    见胡庭玉到场,众人围拢过来,七嘴八舌的说道。

    “散了吧,都散了吧,不过是平常走水。哪里有什么妖法,更没有什么妖人。”

    胡庭玉面色阴沉看了一眼在雨中燃烧的烈火,挥挥手,声音有些冰冷的说道。

    “诺!”

    得到胡庭玉指示的兵士,用刀鞘抽打推搡着。有几个闲汉还还想看会热闹,被几个士卒上前狠狠的暴打了一顿。剩下的人哪里还敢凑热闹,仿佛鸟兽一般瞬间走的干干净净。

    刚才还人声鼎沸的巷子,陡然变得肃清起来。

    白子聪在几个小厮的陪同下,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不认为胡庭玉做错了什么,儒家固然是开民智,但也有愚民之策,有的事情还是控制在小范围内最好。

    士卒见过他,自然知道他是知北县新科案首,倒也没有为难。

    “妖术。”

    身穿道袍,头插着木簪的王老吉,看着看着燃烧的大火,眼睛幽幽的说道。

    “还真的有妖人胆敢在我知北县作乱不成?”

    胡庭玉听到王老吉的话,脸上有些讶色然后陡然变得发青,目光中迸出惊人的杀气。

    “我看他们是好日子过够了,真是该杀。”

    “虽然火焰炽烈,但是我感觉到了一丝地狱特有的气息,是域外元气教的地狱骨矛。”

    “域外元气教,乱我大乾之心不死,当真该杀。”

    胡庭玉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心中仿佛也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恨不得带人立马平了域外元气教的总坛。

    不过,这个只是胡庭玉内心的一个想法。

    不说域外元气教和北方诸国之间的关系,本身也是高手如云,更有神秘莫测的妖术,别说胡庭玉只是一个武师境,就算是武道宗师也不敢轻探。

    想要剿灭域外元气教,必须调动镇魔大军。倾全国之力,才有可能将其铲除。

    “火焰不熄,不是因为妖术。而是文气助燃的缘故。”

    白子聪丝毫没有顾忌王老吉的颜面,打脸道。

    “真是老眼昏花,道法司的都是酒囊饭袋么?”

    虽然王老吉统领知北县道法司,位列九品,是正经的官身。

    但是白子聪并不惧他,反而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优越感。道士虽然具有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异能,但是在朝堂之上的地位并不是很高。特别是大乾王朝,对宗门势力更是打压,有明文道士羽客不得立于朝堂之上。

    所以,他的本心,下意识的认为儒生就是要比道人高一等。

    王老吉被白子聪奚落,脸色陡然变得阴沉。

    “白公子的意思,此事是儒生所为?”

    “不知白公子可有办法让烈火熄灭?”

    胡庭玉有些诧异的看着白子聪,笑着问道。胡庭玉此问,也有些多此一举,如果白子聪有办法,烈火早就熄灭,怎么到现在还是火光冲天。

    他这么问,完全就是打脸,你白子聪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更是新科案首,但是然并卵,某个不知名人物,随手写的一首小诗,你都没有办法,有什么好吹嘘的。

    “此诗等级颇高,我也没有办法。”

    白子聪自然也明白胡庭玉的心思,面色不由的大变,胸膛起伏几下,脸上浮现出不正常的潮红,最后有些羞赧无奈的说道。

    王老吉见白子聪被打脸,眼角微微上挑,面色中带有一种难言的喜悦,就连气息都感觉顺畅了不少。

    “老道虽然是方外之人,但是也听人云,白家公子一岁能言,六岁能诗,十五岁一举夺魁,成为新科状元。才华文章,知北县无人能及,但是今日看来,传言难免有误。”

    白子聪面色阴沉,感觉自己的脸庞被狠狠的甩了一巴掌,嘴巴有些发苦,心里更是气恼,但是又没有办法反驳。索性一摊手,有些挑衅的说道:

    “我不行,你道家手段就能力挽狂澜不成?”

    “我有行云布雨两块令牌,可以瞬发风雨。”

    王老吉从怀里掏出两块银色,刻着符文,神文敕的令牌,有些得意的说道。

    行云布雨本来是龙族的职责,但是大乾朝廷联合神道特制了一批行云布雨令牌,只要晃动令牌,就能通过王朝龙气,沟通天地,形成小范围降雨。

    感觉职权被削弱的龙族,为此还对大乾发起了报复,有几个城池被洪水淹没,生灵涂炭。

    但是行云布雨令牌最终还是被大乾朝廷强势的保存了下来。

    每一个县城道法司,都有这样的令牌。

    王老吉拿出一道令牌对着空中晃了几晃,口中念念有词,只见一道白光直冲斗牛。刚才还满天星斗,瞬间就乌云密布,雷声大作起来。

    “咔!”

    “咔!”

    “咔!”

    几道银蛇点亮夜空,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形成一道道雨幕,打在地面上,冒起一片片云烟。

    “没有用的。”

    看着满天的云雨,白子聪的脸上升起一丝嘲讽。

    “这样的凡水根本就熄灭不了文气点燃的火焰。”

    果然,就在他的话音落地瞬间,燃烧的大火又发生了变化。

    嗷!

    嗷!

    瓢泼一样的大雨倾泻而下,但是火焰虽然被压了下来,并没有和大家想的一样熄灭,反而顽强的打着卷,鲜红的火舌伺机吞噬一切。

    “真人,这。。。”

    几个想要趁机进入火场的士卒,被烈火浓烟逼了出来,脸上手上都变得黑漆漆的,头发也被烧焦不少。

    “王真人的法术也不灵了,要我说,麻五是得罪上天,遭报应了。”

    “我看也是,要不怎么别人家不着火,单单就烧他家呢。”

    “不过道法司也够窝囊的,连这么点火都压不住,要是哪天县城失火怎么办?”

    “别瞎说,你没听王真人说么。这火是妖术所致。”

    王老吉听着士卒的酸话,胡子不由的抖了几下,脸似锅灰。

    “胡巡检,这不是凡火,只有借助龙气镇压,方能熄灭。”

    龙气是万民信仰凝聚,更是人道气运,万法不沾,自然也能破万法。神都人口过百万,龙气最是炽烈,别说平常法术,就是成就地仙,建立福地的真君,也不敢轻犯。

    知北县虽然只是一个边陲之地,人口也是稀疏,但是毕竟是大乾管辖,自然有一丝龙气镇压。

    只要调动大乾龙气,自然能够以力破巧,将这诡异的火焰镇压清除。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