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掌柜的胡铁花拨拉着算盘,心里算着流水,时不时的在账簿上记上一两笔,突然斜着眼睛看了一眼。

    他是一个有眼力劲的,否则也不会经营这么大的酒楼。见胡庭玉喝到正酣,酒已经见底,急忙让小二搬了两坛子陈年佳酿送过去。

    几个身穿甲胄的军士,因为不胜酒力歪斜在桌子上,嘴巴无意识的张合。

    一身青色道袍,头上插着木簪的王老吉,啃了几口烧鸡,拍开泥坛的封口,淡淡的酒香飘出,让他不由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王老吉端起酒坛虚敬胡庭玉后,仰头就是一顿牛饮。

    甘冽的白酒下肚,白酒入口柔,一线喉,但是下肚之后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霸道,一股子的热气升腾仿佛是一条巨龙在他的胸腹之中飞翔。

    王老吉闭着嘴吧,任凭巨龙在自己的胸腹间翻云覆雨。

    “没想到你个杂毛老道,倒是能喝。”

    胡庭玉也抱着一个泥坛,歪着眼睛瞟了眼闭着嘴,面色赤红的王老吉,有些打趣的说道。

    “一点也不像清修之人,倒像我等军营莽汉。”

    “这饿了大口吃肉,渴了大碗喝酒的日子有什么不好?只有脑子有问题的人,才会放眼前着荣华富贵不要,为了虚无缥缈仙道去深山老林里清修。”

    王老吉嘴巴张开,白色的酒气仿佛利剑一般喷出老远,在空中久久不散。舌头有些发硬,醉眼迷离看了一眼胡庭玉,有些不屑的说道。

    胡庭玉看着空中的酒气,眼角不由的一跳,吐气凝而不散,这王老吉好深的修为。

    突然他的面色一滞,有些诧异的问道:

    “外面怎么这么亮?这一顿酒喝到天明了?”

    “军爷,不好了,城里着火了,听说是进来了妖人。”

    掌柜的胡铁花看着外面的红光,脸上也流露出诧异的神色。差小二出去出门打听,一会,就见小二面色发白的跑了来。

    “妖人!”

    “大事不好了,城里进了妖人,正在用妖法焚城。”

    正在喝酒的众人,脸色无不大变。有胆小的,扔下酒钱就跑了出去。剩下没走的,脸上或有惊色,或者流露出牵挂忧愁之色。还有人用眼睛的余光,偷偷打量胡庭玉的脸色,不管何等心思,众人再无心思喝酒,偌大的酒楼,死一般的寂静。

    听到妖人这两个字,巡检胡庭玉的酒瞬间醒了大半,大乾立国三百载,对妖人一直是深恶痛绝,防备抓捕妖人一直是官府的重中之重,如果他的辖区出现妖人作乱,定然会让他在上官那里留下不好的印象,甚至会影响升迁。

    胡庭玉陡然站起身,一把抓住身形单薄的小二,仿佛拎小鸡一样把他单手提起,大声断喝。

    “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休要胡言。这是大乾治下,朗朗乾坤,哪里有妖人敢在这里作祟?再敢胡说,老子剥了你的皮。”

    “军爷,小的可不敢胡说,外面的人都在这样说。”

    小二看着胡庭玉凶神恶煞的表情,脸上流露出委屈恐惧的神色,喏喏的说道。

    “好你个狗东西,还敢胡说。”

    胡庭玉怒目圆睁,仿佛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你这个狗东西,这里是知北县城,哪个不开眼的妖人敢来此地放肆?让你胡说。”

    掌柜胡铁花上前狠狠的给小二一巴掌,打的小二头昏眼花,这才有些讨好的说道:

    “胡爷,孩子还小,不懂事,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今天这桌算我们酒楼的。”

    “哼!”

    胡庭玉深深的看了一会掌柜胡铁花,这才冷哼一声,将店小二掼了出去,重重的摔在桌子上。

    掌柜的胡铁花不由的眼睛一跳,见小二没有大碍,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大家该喝酒的喝酒,该家的家,大乾鼎盛,国主圣明,哪里有什么妖人作祟?”

    “那是!“

    “那是!”

    剩下的几个酒客,虽然面色还有些难看,但是心神镇定了不少。

    “起来,起来,都给老子起来。”

    “妖人。”

    道士王老吉迷醉的眼睛也是大睁,顾不得胡庭玉,还有宿醉的士卒,扔下酒碗就向外面跑去。

    等巡检胡庭玉,还有士卒都走出酒楼,剩余的几个酒客仿佛惊弓之鸟,扔下酒钱瞬间一哄而散。

    店小二听没了动静,睁开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确定没有人之后,从地上一跃而起,说不出的敏捷。

    “已经和你说过多少次,你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不要随意显露武功。”

    掌柜胡铁花斜了一眼,继续拨拉手里的算盘,头不抬眼不睁的说道。

    “这个狗东西,要不是有任务在身,我一定做了他。”

    店小二的眼睛冷冽,杀气腾腾的说道。

    “我们现在的任务是潜伏,在没有接到启动的命令之前,我们都是普通人。”

    “在我们这些人里面,数你的性子最活跃,这也是最令人放心不下的地方。”

    胡铁花仿佛是一个真正的酒店掌柜,不紧不慢的打着算盘记着帐。

    “头,我们要潜伏到什么时候?”

    小二有些焦躁的问道。

    “这么多年了,上面的人对咱们不管不问。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一个头。”

    “要么被启用,要么老死在这里。一入三法司,没有头路。”

    掌柜胡铁花停下笔,拿着账册,不过上面记得却不是什么流水,而是而是用密语记录的胡庭玉和王老吉的对话,其中细节之处更是一字不差。

    “我们是大乾的耳目,为了大乾牺牲了青春,大乾也忘不了咱们,以后少不得荣华富贵,封妻荫子。”

    胡铁花想到这么多年的潜伏,有的老兄弟已经撒手人寰,有的已经结婚生子,传了数代。还有的实在耐不住寂寞,隐姓埋名彻底的人间蒸发。心中不由的唏嘘万分,眼睛也有几分发红,但是想到最初的信念,他的心陡然变得坚硬起来,眼睛更是变得冰冷。

    “头,赶紧做记录吧,现在的地方官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一个个都是该杀。”

    小二心里也有几分难受,小声嘟囔着。

    胡铁花走到酒架近前,按顺时针转动其中一个酒坛,只听见前方方传来一阵阵齿轮咬合,机关启动的声音。

    高大的酒架向两旁移开,露出一个黑黝黝的门户。

    店小二又抱怨了几句,紧跟着胡铁花走了进去。酒架慢慢的合拢,再没有一丝痕迹。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